◤行动管制◢疫情当前 阿窿也开恩通融

大马     2020年03月26日

(瓜拉登嘉楼26日讯)疫情当前人人平等,行动管制令连锁效应下,非法放贷亦遭到重击,大耳窿无计可施之下唯有效法本地银行,让借贷者延迟摊还欠债。

行管令一出,高利贷收账员亦不能随意走动,造成向借贷者收账的工作亦受阻,日常定时巡回进行的收账日程也直接被打乱,目前只好暂时鸣金收兵。

知情者披露,一些借贷群以小贩为主的高利贷,原本每日会前往小贩市集收账,在大部分小贩市集都被下令停业后,根本无法逐一登门收账。

“即使收账员要上门收账,也担忧可能不小心受到感染,所以大家都不必去冒这个险。”

“一般借贷的小贩皆收入微薄,只靠每日现买现卖赚取蝇头小利,不能营业相等于完全失去收入来源,根本无法如期摊还借贷款额。”

他指出,小贩借贷的利息多数以天计算,但是他们无法开档就没有收入,如何相逼都是没办法还贷。

“这段时间若逼人太甚,只会将借贷者逼入死胡同,最后只会得不偿失。”

因此,肆虐的疫情让高利贷也束手无策,被逼暂援收账,连带也不敢再放出过于大笔的借贷款项,唯恐最后收账无门,连本带利一起血本无归。

“大家都要等行管期过了,再打算如何收账,到时再看如何计算这段期间的利息,极可能要少收一些利息。”

虽然一般小贩的借贷数额不高,但积少成多,知情者说,面对可夺命的肺炎疫情,高利贷行家遭受的损失也是无法预计。

一些无法摊还欠款的借贷者,情急之下反咬“阿窿”一口报警捉人,使高利贷在贷出款项时也要格外小心,戴眼识人。

知情者说,现代收账员难为,遇上耍无赖的借贷者,为求脱身而向警方报料,让自身难保的“阿窿”再也顾不得追讨欠债。

“一旦落入警网,很快便会被送往外州限制居留,借贷者便不会被追债。”

同时,肺炎疫情带来的深远影响,牵一发而动全身,可预见各行各业在成功抗疫后遭到的沉重打击,高利贷也当机立断收紧借贷数额。

目前批出贷款的目标群体,多以普通的中、低收入者为主,而且贷款额主要介于500令吉至1000令吉,以免承受高风险。

知情者说,针对早前借出的高额贷款个案,收账员也只能通过电话催促借贷者摊还,若对方执意拖欠或以行管令为借口,也只能自叹倒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