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头条】◤行动管制14天◢ 管制令期间 “日薪族” 苦不堪言

大马     2020年03月25日

独家报导:梁展维、郭慧姗

(江沙、曼绒24日讯)行动管制令已迈入一周,各行各业皆受影响,尤其是像茶水工人、德士司机及建筑工人等“日薪族”,更是苦不堪言,随时要挖老本,省吃检用撑日子,有者甚至要向亲友借钱渡过难关!

他们希望政府提供援助计划给“日薪族”,助他们渡过这个难关。

政府颁布行管令一周以来,江沙德士公会的生意猛挫80%,令业者苦不堪言。

江沙德士公会是受影响最大行业之一,该公会坦言,管制期的生意额猛挫80%,一些同行甚至连最基本的燃油费也赚不到,希望政府关注。

受访的德士业者说,从前,只要勤力,如从早到晚开德士,最高能赚到逾200令吉,扣除燃油费,还是可以过日子;如今,一些德士司机从早上7时等到中午12时,都未见“开市”,情况可悲。

他们说,有部分德士属于司机个人产业,不必缴付租金,有者是向德士公会租车及准证驾驶,每天至少要缴付21令吉租金,若是该司机一天赚不到21令吉,还要亏租金呢!

他们披露,一些德士司机都是靠储蓄过日子,若是储蓄用完,被迫向亲友借钱渡过难关。

此外,在茶室捧茶水的工人也寄望政府勿关闭食肆,否则他们将面对“断薪”的窘困。

从事建筑及装修业的工人,也是日薪族,他们在这段时间没有工开,仅靠微簿的储蓄渡日,并希望政府不要延长管制令,否则日子不该如何渡过。

不过,一些雇主也考虑到日薪员工的困境,愿意提供“支薪”措施,助雇员渡过难关,让他们暂缓一口气。

靠储蓄度日

巫焯基(基建维修工人)

我是靠日薪维持一家四口,包括妻子及3名还在求学的孩子的开销。颁布管制令后,老板有工也开不得,这14天没有收入,我只好呆在家里,减少花钱。

巫焯基

举家靠储蓄渡日,每天省吃俭用,微薄的积蓄也越来越少了。我并不是公积金局会员,因此无法从公积金提款帮补家用。

若病毒疫情加剧,政府可能把管制令延长,届时我一家人恐怕难以支撑了,希望政府提供日薪工人援助计划,协助我们渡过这个难关。

会坐吃山空

黄金伦(装修工人,49岁)

我的日薪微薄,而且不是每天都有工开,难以有积蓄,如今,突然颁布行动管制令,我只好无奈遵从。幸亏我是单身,没有家庭负担,过去一周都是省吃俭用,勉强渡日。

黄金伦

希望政府不要延长行管令期限,否则我会坐吃山空。

让员工支粮

拿督黄胜全(发展商)

配合政府的管制令已全面停工,将会根据人力资源部的指示,发薪给受影响的工人。

拿督黄胜全

我的工人中,有者是月薪,有者是日薪,他们是华裔居多,基本上都有储蓄。暂时没有人向我预支薪水。

不过,我也预储了一笔资金让工人“支粮”之用,让他们暂缓一气。

勿关闭食肆

周丽霞(茶水工人)

在江沙文昌小食中心打工,我每天有近40令吉的日薪,一周平均有240令吉收入,都会把部分钱交给妈妈储蓄。

不希望政府关闭食肆,否则会给没有煮食的民众带来困扰,我也会断粮。

周丽霞

目前,老板的食肆还有做外卖生意,我还是有薪水,若是突然被令停业,我只好向妈妈讨钱过日子。

半天只赚RM6

黄志勤(德士司机)

目前的生意额比平时少了8成,真的很惨,必须省吃省用渡日!

管制期前,只要勤力,我试过从从上午至晚上载客,可以赚取逾200令吉,扣除燃油费,尚有不错的收入。

黄志勤

如今,从上午7时到中午12时,我才做了6令吉的生意,叫我情何以堪。

除了生意额减少,执法人员的态度也影响了我们的生意。例如,我近日原本载1名女客,欲从江沙到金宝住家取回遗漏在家的手机,结果遭遇路检被拒绝,我们被逼折返。

生意挫80%

拉马三美(江沙德士公会秘书)

江沙共有50辆德士的准证,其中有约30辆是活跃的,自从政府颁布管制令,减少人们上街,我们的生意额勐挫80%,影响严重。

希望政府正视问题,并提供援助计划给“日薪族”,包括德士行业,助他们渡过这个难关。

拉马三美(左)与阿都拉赛尼。

亏租金油费

阿都拉赛尼(德士司机)

我的德士在一次意外中撞毁,现在每天都以21令吉,向公会租德士及准证,开德士载客。

如果从上午7时至中午12时还未开市,可能要亏掉租金及燃油费。

我曾在国能公司当司机,退休后才转当德士司机,如今每月都领取国能公司270令吉的退休金补贴,若是没有这些钱,日子真的不知如何过。

文章来源: https://www.qiqi.world/show/905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