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确诊和死亡人数攀升 “三脚架”理论看马国行管令会否延长

大马     2020年03月25日

近日马国疯传一段医护人员用垃圾袋充当防护装备的视频,引发网民担忧。(马来邮报)

作者 李国豪

了持续关注新加坡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以及全球抗疫的最新进展,邻国马来西亚的防疫成效,以及该国上周三(18日)开始实施的行动管制令(行管令)是否延长必定也是本地蚁粉关注的焦点。

一旦延长,那些聘请每日往返新马两地的30万名马国客工的本地企业将首当其冲。

大部分没有在本地租屋或拥有住处的马国客工通常是薪水收入较低的群体,企业届时将被迫衡量是否持续补助员工在本地住宿,而人力部给予雇主每个马国客工,每个人头每天50元的津贴是否持续也将是一道难题。

一旦马国行管令延长,对本地经济活动可能带来的冲击,不可不防。30万名马国客工的生计也将雪上加霜。 除此之外,本地来自马国民生用品的供应会否受到影响,亦将成为迫在眉睫的危机。

马国统计局今日(23日)启动了一项耐人寻味的线上问卷调查,里头除了询问有关民众在冠病疫情中,工作和收入开支受到何种程度的影响,更在最后询问,如果疫情直到本月底仍然无法遏制,民众是否已经准备好面对可能实施的全面封城(total lockdown)。

当局是否有意暗示行管令延长的可能性,目前尚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份问卷将持续搜集资料至本月底,而马国首相慕尤丁今日(23日)则表示,国家安全理事会将在本月底行管令结束前召开会议,决定是否延长。

换句话说,现阶段当局尚无定论,最终应该还是会视情况决定是否延长。

行管令是否延长,能否有效遏制疫情是最重要的观察指标。

红蚂蚁在这里引述我国外交部长维文早前接受美国媒体CNBC电视访问时提出的“三脚架”理论,即医疗品质(quality of healthcare)、治理水平(standard of governance)以及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是一个国家防疫的重点。

“三脚架”一旦缺损任何一脚,就有可能导致国家在疫情之前变得不堪一击。马国的行管令是否有效,可从上述面向来进行观察。

治理能力

治理能力是政府应对疫情的能力是否及时、有效,信息的传达是否清楚明了,以及采取措施是否得当。

作为行管令的执行单位,马国政府在颁布行管令初期就已出现资讯不完整,以及配套措施不足的状况,让人质疑其实施行管令的决定是否经过深思熟虑。

冠病肆虐全球之际,马国在2月24日发生了一次夺权阴谋。原本执政的希盟政府垮台,将近一周的时间内只有过渡首相马哈迪一人独撑大局。 慕尤丁在3月1日宣誓就任首相,但为了平衡各方利益,等到他的内阁名单完全出炉已是3月9日的事了。

期间只有来自公务员体系,作为技术官僚的卫生总监诺希山在协调国家的防疫工作。

显然,在疫情当中仓促上台的国家联盟政府在防疫工作方面准备不足。3月16日晚间10点,慕尤丁通过电视直播宣布了行动管制令,但诸多详细内容却没有随之释出。

讲完就转身下台的慕尤丁也没有召开任何记者会让满腹疑惑的新闻媒体作出进一步询问,马国人在惊愕之中掀起了恐慌抢购。

直至3月18日行管令开始实施,关于行管令的细节,众人仍是雾里看花。

许多马国人藉停工的时机返乡,于是路上挤满了车潮,超级市场挤满了人潮,整个局势的发展恰恰和行管令限制人民行动的目的完全相反。直到慕尤丁在行管令实施首日的晚间再度上电视发表谈话,马国人才首次得到明确的讯息:

“待在家。”

马国军警设置路障检查出行人们是否遵守行管令规定。(路透社)

在那以后是各相关部门的神隐。 许多行管令期间和商家及人民相关的指引,包括哪些商业单位能开,哪些不能开?被勒令关闭企业的员工是否能够领取全薪等等……都在行管令已经上路数天后才姗姗来迟亮相。

重中之重的卫生部长阿汉峇峇更是“新官上任一把火”,身为专业医生的他由于在一个电视节目中,发表“喝温水能杀死病毒”的谬论,火了一把。

言论被许多医学专家驳斥的他自上任以来,给人们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上述事件。

马国防疫工作的重要信息宣布则几乎都由作为技术官僚的卫生总监诺希山负责,马国民间因此产生了一种“卫生部长去哪儿”的负面情绪。

身为公务员的诺希山成为马国政府防疫工作的首要发言人。(马新社)

而马国贸消部长亚历山大早前也宣布把口罩顶价一口气从80仙提高至2令吉,但由于一般民众在口罩断货的情况下几乎已无法购买到口罩,涨价决定引起外界的批评。 众怒难平,当局今日又表示会再检讨口罩的顶价。

根据《当今大马》报道,马国政府今日甚至出现互相打脸的现象。慕尤丁稍早曾发表外国人检测冠病19必须付费的言论,但由于这项言论与卫生部的规定相悖而引起疑惑。

卫生总监诺希山下午就打脸慕尤丁,强调现行政策是所有人包括外籍人士的检测都是免费的。

上述事件显然进一步彰显政府官员,尤其是政治任命的官员之间缺乏沟通、对相关政策并未充分理解。

社会资本

社会资本是民众应对疫情的方式以及对相关政策的配合度。

一方面由于官方信息的模糊,另一方面则是民众本身的不自律,导致马国在行管令首日只有六成人口遵从相关规定。

稍微值得宽慰的是,根据慕尤丁今日的说法,遵守的人口已达九成。

更令人担忧的是,作为最大感染群的吉隆坡大城堡回教堂万人宣教集会,仍有大批参与者并未发挥其社会责任与当局联系,以作进一步检测和隔离。

(叶安琪制图)

根据上述图表,马国自3月15日起,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就从之前的两位数一跃破百,导致慕尤丁在16日旋即宣布马国将从3月18日起开始实施类似“锁国封城”的行动管制令。

从接下来每日的新增病例数据来看,行管令的实施目前为止似乎还未见成效,今日甚至创下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的新高,分别达212起和4起。

若从另一个角度观察,确诊病例数增多也可能意味着更多感染源被发现,进而隔离以及截断。但潜在感染者仍然无法有效追踪,这个防疫漏洞使情况不容乐观。

马国疫情从3月中旬开始急速恶化,很大程度与2月27日至3月1日在吉隆坡大城堡回教堂的万人宣教集会有关。

根据马国卫生部公布的最新数据,马国的累计确诊病例已达1518宗,其中62%或940名确诊病患曾出席过该集会。

卫生总监诺希山指出,该场集会共有1万4500名马国当地集会者,当局已经追踪到其中1万1000人,并检验6700人。 其中,743人确诊感染冠状病毒。换句话说,每10个出席者当中就有至少一人确诊。

马国国防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今日(23日)表示,该国警方已经掌握出席者名单,目前在马国仍有约3800名出席过集会的马国人、罗兴亚难民及非法移民未现身。

警方即日起将展开行动逮捕相关人士。如果按照目前已受检测出席者超过10%的确诊率来看,接下来确诊病例数应该仍会以惊人的速度持续攀升。

这3800名四散在马国各地的民众,会不会成为移动感染源,导致进一步社区感染的严重后果,也尚是未知数。

吉隆坡大城堡回教堂感染群是马国确诊病例暴增的主因。(路透社)

医疗品质 马国社交平台昨日(22日)疯传的视频显示,几位前线医疗人员正在把垃圾袋裁缝成头部防护罩。 据了解,拍摄地点是在吉兰丹州一家受指定为冠病19治疗中心的医院。

另外一段视频则显示,医疗人员把塑胶袋作为个人防护装备使用。 这段视频引起外界担忧前线医疗人员正面对个人防护装备短缺的问题。

《马来邮报》报道,数位资深医生已发出公开信,要求当局必须尽快缓解医疗人员个人防护装备短缺的问题,同时也有医生在网络发起联署要求促请政府确保相关装备的供应。

《当今大马》报道,卫生总监诺希山坦承,医疗人员个人防护装备(PPE)短缺的问题的确存在,但他声称那只是运送和资源分配的问题。 他说,卫生部目前已紧急派发300万套个人防护装备到各大医院,并强调马国的防护装备库存依然充足。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行政疏失,医疗人员根本不必曝露于可能受感染的风险之下。

能把资源充足的一手好牌玩成让前线人员防护装备抓襟见肘的局面,也再度凸显当局调度紊乱,治理水平低落的问题。

马国至今共有19名前线医疗人员确诊,其中11人在加护病房。

不过早前诺希山曾驳斥,相关确诊医疗人员并非在执行任务期间染病,相反的他们是在非上班时段出席吉隆坡大城堡回教堂集会而染病,并再传染给同事。

马国目前共有26所综合医院为指定的冠病19治疗中心,全马共有3400个床位,以及300个加护病房床位。

目前3400个床位的使用率为20%,300个加护病房床位的使用率为18%,医疗资源尚算充裕,但当局的治理水平会不会再把情况搞坏,也是让人冷汗直流啊!

环环相扣,治理水平是核心

马国行管令会不会因为成效不彰而延长,取决于医疗品质、治理水平和社会资本是否相辅相成。

但从上述事件来看,治理水平这一环节的脆弱明显连带影响到了其余两个环节,“三脚架”在治理水平水平低落下显得摇摇欲坠。

马国疫情会否被拖入险境,分分钟将左右行管令是否因事倍功半而被迫延长。 行管令期限未过一半,马国还有奋起直追控制大局的可能,一切取决于政府下了多大的决心……

关注我们,获取最新资讯
22外劳送检测 8失联
大马     2020年05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