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衛星武器:重出江湖的「衛星殺手」

2018年04月06日     4227     檢舉

來源:解放軍報客戶端 作者:張璦敏

反衛星武器想像圖。(圖片來源於網絡)

日前,俄羅斯軍工部門正式完成新型機載雷射反衛星武器的研發工作。此前,俄羅斯還多次試射了Nudol反衛星飛彈。早在冷戰時期,蘇聯就曾進行過多次反衛星試驗。繼承了蘇聯衣缽的俄羅斯,反衛星實力自然不容小覷,目前已有多種先進反衛星武器露出「端倪」。

隨著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衛星這一人類太空伴侶應用日漸廣泛,無論是國防戰備還是國民經濟發展都離不開衛星作為重要支撐。因此,信息化戰爭一旦打響,衛星勢必成為各空天大國首先攻擊的重要戰略目標。經過長期研究的反衛星武器不僅攻擊方式靈活善變,技術發展也日新月異,將成為未來空天打擊的殺手鐧。

太空殺手陰雲密布

隨著軍用衛星在現代戰爭中的作用不斷增強,瞄準太空衛星並對其開展打擊成為信息化條件下全域作戰的重要一環。反衛星武器包括反衛星飛彈、反衛星衛星、反衛星動能武器和定向能武器等,已經發展成包括陸基、海基、空基和天基4種的作戰大家族。

在反衛星武器研究領域,美國和俄羅斯具有雄厚的技術積澱。早在1963年,蘇聯就開始了地基反衛星攔截彈的試驗研究,其後蘇聯和俄羅斯進行的反衛星試驗高達數百次。蘇聯的技術優勢在於天基反衛星武器,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反衛星衛星」。此外,雷射反衛星武器也是蘇聯的拿手好戲,冷戰時期甚至成功運用了地基雷射武器致盲美國飛彈預警和光學偵察衛星。

隨著冷戰「鐵幕」的緩緩落下,俄羅斯曾一度宣布放棄以「衛星殺手」為代表的反衛星武器研究計劃。但近年來,隨著俄美在反導防禦等關鍵問題上裂痕越發難以修補,俄羅斯已經重啟了「樹冠」反衛星項目等反衛星武器的研究。目前,俄羅斯的反衛星作戰能力已經得到較大恢復和發展,反衛星武器仍是俄羅斯戰略王牌之一。

相比於俄羅斯、印度等研製反衛星武器的國家,長期強調自己是反衛星武器受害國的美國,才是真正的反衛星武器「大咖」。人類第一次反衛星試驗就是美國於1959年6月,利用B-52轟炸機在空中向近地軌道發射了1枚反衛星攔截彈。同年10月,美國又使用B-47轟炸機再次開展反衛星試驗,並首次成功命中目標。

美國雖然沒有部署專門的反衛星飛彈,但它裝備的陸基反導攔截彈大部分都具備反衛星能力。2003年,美國海軍使用「標準-3」攔截彈在「伊利湖」號飛彈巡洋艦上成功擊毀了失控的US-193衛星,進一步公開展示了其強大的反衛星能力。同時,美國也對地基戰略雷射武器攻擊衛星進行了廣泛的試驗,目前正在大力研發的X-37B軌道飛行器同樣具備較強的反衛星作戰實力,未來可用於反中、高軌道衛星。

反衛星家族「琳琅滿目」

自上個世紀中葉以來,美國和蘇聯等軍事大國一直致力於反衛星武器的研究,並將其作為控制太空、奪取制天權的重要利器。曾幾何時,蘇聯的反衛星「拿手好戲」就是飛彈反衛星和雷射反衛星,這兩個絕招至今還令美國「談之色變」。

美國和俄羅斯目前廣泛採用的反衛星方式是直升攔截方式。這種打擊衛星的手段利用通過運載火箭發射至太空的攔截彈,直接侵入衛星運行軌道,對衛星開展致命一擊,俄羅斯的Nudol飛彈就是典型的直升式反衛星武器。與之相比,共軌式反衛星武器與發射一顆衛星相差不多,在反衛星武器進入太空軌道後,再通過自身攜帶的火箭發動機變軌調節,逐漸進入待攻擊衛星軌道開展攻擊。由於採用通用太空飛行器發射方案,這種方案的技術成熟度較高,應用前景廣闊。共軌式反衛星武器可對在10000公里以上中、高軌道上運行的攔截彈鞭長莫及的衛星開展致命一擊。

相比於衛星攔截彈長驅萬里遠程打擊,反衛星衛星堪稱「太空輕騎兵」。這種衛星自帶爆炸裝置,可在目標衛星軌道上利用自身攜帶的尋的裝置跟蹤衛星,並在靠近目標衛星數十米範圍內引爆攜帶有高能炸藥的戰鬥部,利用產生的大量碎片將目標衛星擊毀。目前,美國空軍已經在研發xss系列「微型殺手」衛星,可與空間觀測網、地面發射系統共同組成完整的武器系統。

雷射反衛星武器同樣具有巨大的發展優勢。其利用衛星上光電系統結構脆弱這一軟肋,通過雷射照射產生的高熱、電離和輻射等綜合效應,可使運行軌道上衛星的各類光電傳感器以及衛星星體遭受破壞。目前,已經開展了地面雷射反衛星武器、空中雷射反衛星武器和空間雷射反衛星武器的研究。

更為恐怖的是,為達到破壞衛星目的,衛星捕獲方式顯得有些不擇手段。這種方式可發射攜帶機器人或機械手的衛星,通過接近目標衛星後直接「太空格鬥」破壞衛星結構或將其捕獲走。早在2012年6月,美國國防部就宣布開展名為「鳳凰」的衛星捕獲試驗計劃,並先後進行了多次在軌衛星捕捉與自行修複試驗。

太空大戰並不遙遠

目前,美國等西方國家在軍事和商業領域日益依賴於衛星。遍布太空的衛星網,成為決定國家安全的神經網絡之一。鑒於衛星在未來戰爭中的獨特地位和作用,以美國和俄羅斯為首的軍事大國相繼制定軍事航天發展戰略,競相提升自己的反衛星作戰實力。未來的全域信息化戰爭,軍用衛星承擔著戰場偵察、預警和通信等重要任務,勢必成為聯合作戰指揮系統的重要核心。為獲得多維度立體戰場的主動權,搶占太空戰場制高點勢在必行。

未來,反衛星武器家族還將引入粒子束反衛星武器、寄生型反衛星武器等多種方式。這些打擊方式雖然還處於探索研究階段,但隨著相關技術的快速發展,很有可能被投入實戰應用。

相比於研究各種物理化學方式對衛星公開展開破壞,還有一種方式更為隱蔽而直接。寄生型反衛星武器利用體積小巧、可吸附在目標衛星上的微納衛星為攻擊方式,平時悄悄潛伏在目標衛星身上不被發現,一旦接收到作戰指令,就可快速對目標衛星進行干擾、破壞。這種寄生衛星最小的重量可以控制到幾百克,製造成本只有常規衛星的千分之一,相當於安裝在衛星上的定時炸彈,具有極佳的作戰效費比。目前試驗已經證明,以發射寄生衛星方式對目標衛星開展攻擊,反應速度快、系統效率高,可在數十秒內全面癱瘓目標衛星系統,堪稱衛星的「奪命殺手」。

事實上,切斷衛星的命門,使其成為太空「孤島」,只要干擾衛星與地面的通信信號就可使太空飛行的衛星全部失靈。早在2004年,美國軍方就宣布啟動了第一個可臨時中斷敵方衛星通信的「反通信系統」,可通過發射的無線電信號有效壓制敵方衛星的信號傳輸。這種攻擊方式可在地面靈活機動,只是暫時對信號進行干擾和屏蔽,並不會損壞衛星元件,也不會對人類使用外層空間造成影響。

目前,俄羅斯已經提出「太空雷」反衛星武器計劃,將利用事先部署在目標衛星軌道附近的衛星,在地面作戰指令的指引下,直接引爆自身使目標衛星遭受毀滅性打擊。隨著作戰空間逐漸從陸海空戰場向外層空間擴展,未來的太空作戰也將由單純的技術裝備較量發展成包括太空突防、太空封鎖和太空打擊等多樣化新型戰法。並不遙遠的太空大戰,勢必以嶄新的面貌出現在未來戰爭舞台。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