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宋畫放大了 10 倍,嚇死

2018年04月04日     47401     檢舉

2018047

細節之美

宋畫,中國繪畫史上的一座高峰。

在他們的作品中,自然與藝術取得了完美的平衡。藝術史家高居翰曾讚嘆宋畫之美:他們使用奇異的技巧,已達到恰當的繪畫效果,但是他們從不純以奇技感人;一種古典的自制力掌握了整個表現,不容流於濫情。

大多數宋畫尺幅不大,但這並不影響他們對於畫筆的運用和意趣的表達。當我們把這些畫放大,細細品味這些作品的局部時,一種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1

《踏歌圖》 馬遠 191.8 x 104.5 cm 北京故宮博物館藏

宮廷畫家馬遠,作品多是「高大上」的題材,比如參加皇帝宴會的《華燈侍宴圖》、與文人墨客相聚的《江亭望雁圖》...

偶爾,他也畫幾張「農樂」題材的畫,比如《踏歌圖》。

主題是「踏歌」,人物占的比重也並不大,但他們在整幅畫中卻極為引人注目。也正是田埂上尺寸很小的帶著幾分醉意的 4 位老農,將「踏歌」這種古老的歌舞形式表現的淋漓盡致。

《踏歌圖》中的 4 位老農

畫中的老農寥寥數筆,但卻生動至極。

4 位老農手舞足蹈,仿佛正踏著一致的節拍正在歡快前行,下面是根據馬遠的這件作品做出的踏歌動圖,你可以體驗一下。

《踏歌圖》動圖

2

在馬遠的作品中,最具風格特徵的當屬《寒江獨釣圖》。

在這幅不足半米的作品中,四周除了寥寥幾筆的微波,幾乎全為空白。然而,就是這片空白,表現出了煙波浩渺的江水和極強的空間感,並且更加突現出了一個「獨」字。

《寒江獨釣圖》 馬遠 26.7 x 50.6 cm 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當我們將畫面中心的那一葉扁舟放大,細節更是驚人。

身著長衣的漁翁,身體並不舒展,而是團坐在船的一角,江上寒意蕭瑟的氣氛、渺遠的意境和想像餘地躍然紙上。

僅憑漁翁的這一個動作,「寒江」的冷已是觸及皮膚。

《寒江獨釣圖》局部

由於漁翁坐在船的一端,故爾船尾微微上翹。

天氣雖有些寒意,但漁翁仍保持謹慎。馬遠呈現的是他的側面,不過畫面放大後,我們還是可以從漁翁的眼角與神態感受到他的全神貫注。

《寒江獨釣圖》局部

3

《江帆山市圖》 佚名 28.6 x 44.1 cm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江帆山市圖》未署名,很難考證作者是誰。但據筆墨畫風分析,應是接近北宋燕文貴時代的作品。

整幅畫用色清雅,兩峰迴抱,山寺、野店隱現其間,廟宇坐落山坳,依山而築。谷間雲霧裊繞,飛鳥陣陣,一派繁忙景象。

《江帆山市圖》局部

這件作品的尺寸也不大,但畫中的景物用筆極其細膩,寫實嚴謹。凡船隻結構,山寺、野店等建築,無不描繪精確,栩栩如生。

4

《溪山行旅圖》 范寬 206.3 x 103.3 cm 台北故宮博物院藏

《溪山行旅圖》是北宋畫家范寬的作品,此圖是他傳世的唯一真跡,也是台北故宮的天字號重寶。

打開《溪山行旅圖》,一座大山矗立眼前,和山水一起映入人們眼帘的,還有不少收藏者的題款,而這些題款,就成了揭開名畫流傳千年的唯一線索。

隱藏的范寬簽名

這幅畫最有趣的就是畫家的簽名。

范寬的簽名相當隱蔽,如果不是將這件作品放大 10 倍,那隱藏在「運輸人」右側樹叢中的簽名恐怕不會被人發現。

局部

除此之外,放大後的《溪山行旅圖》的也經得起審視,甚至每一個局部圖都可以是一件作品。

實際上,畫過《溪山行旅圖》的不止范寬一人,南宋初年的朱銳也曾有一幅不足 30 厘米的此類題材的小畫。朱銳的《溪山行旅圖》雖沒有范寬那雄強的氣勢,但卻更顯雅致。

《溪山行旅圖》 朱銳 26.2 x 27.3 cm 上海博物館藏

在這麼一幅小畫上,人物的神態、動態刻畫的十分微妙。與范寬不同,朱銳的「行旅」更加突出的是旅途中的勞累,騎毛驢的文人身體松垮,目光有些渙散,趕路的辛苦一覽無餘。

《溪山行旅圖》局部

5

(下圖請橫屏觀看)

《寒雀圖圖卷》 崔白 23.5 × 101.4 cm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崔白擅長畫花鳥,他以非凡的才藝推動了當時的花鳥畫發展。

雖是宮廷畫家,崔白卻個性散漫。他不願每天在宮中等候差遣,想辭去公職,宋神宗見此狀況,特許他非御前有旨無需聽差。每天「閒逛」的崔白,激發出了無限潛能。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