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中國絕色美人,而她的一封跨國密信,更是改變了整個中國!

2018年04月04日     35975     檢舉

你有沒有想過,

如果中國沒有錢學森會發生什麼?

如果中國沒有錢學森,

也許中國六七十年代,

就沒有兩彈一星,

很可能遭到核大國的打擊,

或者被禁止發展核武器,

更不會有之後的載人航天技術,

台灣也很有可能趁此反攻大陸……

可是你知道嗎?

當年要不是這個女人,

也許錢學森就回不了國,

是她的一封密信,

改變了錢學森的命運,

更改變了整個中國的命運!

她,就是蔣英

蔣英父親蔣百里,是中國著名軍事家,

曾留學日本士官學校,畢業時,

獲步兵科第一名,得日本天皇佩劍,

日本人自視蒙羞,打那之後,

非日本人不得進入畢業排名。

而在中日全面開戰之前,

更是他提出了持久戰論,

成為了中國抗日的戰略思想。

後來他因不滿腐敗,竟拔槍自殺,

還好及時送醫院救治,倖免一死,

沒想到,因此他竟愛上了,

悉心照顧自己的日本護士佐藤屋登,

當他宣布要娶這個日本女人為妻時,

震驚了當時的整個中國。

蔣百里

而她就是在這樣的家庭背景下,

於1919年9月7日,出生在浙江海寧,

她的身世充滿了傳奇色彩,

不僅是蔣百里的第三個女兒,

還是大詩人徐志摩的表妹,

也是武俠小說大師金庸的表姐。

誰能想到,未來她還成了,

「中國航天之父」的妻子。

蔣百里全家福

錢學森父親錢均夫,

和蔣百里是同窗好友,

膝下只有一子的他,

羨慕蔣百里有那麼多可愛的女兒。

便請求蔣百里把三女蔣英過繼到錢家,

蔣百里一笑而允。

童年的蔣英

3歲的她,被正式接到錢家,

年長她8歲的錢學森便成了她的哥哥,

一生緣,便就此結下。

錢均夫

後來,兩家在一次聚會中,

她和錢學森當著父母們的面,

唱起了《燕雙飛》,唱的婉轉動人,

令四位大人聽得十分高興。

兒時的一曲《燕雙飛》,

竟成為日後他們結為伉儷的預言。

蔣家的五朵金花

可那時她只在錢家呆了幾個月,

就鬧著要回家,因為這個哥哥沉默寡言,

都不跟她玩,再加上她十分想念父母。

過了一段時間,蔣百里決定把她接回去,

她說:過了一段時間,

我爸爸媽媽醒悟過來了,

更加捨不得我,跟錢家說想把老三要回來。

再說,我自己在他們家也覺得悶,

我們家多熱鬧哇!

學森媽媽答應放我回去,但得做個『交易』:

你們這個老三,長大了,是我乾女兒,

將來得給我當兒媳婦。

童年的錢學森

回家後,她受父親蔣百里影響,

愛上了西洋古典音樂,

從小就立志終生從事音樂事業。

1935年,錢學森赴美留學前來蔣家辭行,

那時的她,早已出落得亭亭玉立,

他很喜歡這個愛說愛笑的妹妹,

就對她說:

「你的笑聲真美,你能保持下來嗎?」

「為什麼?」

他坦誠回答:

「因為,

沒有什麼比快活和清純更可貴的了。」

臨別前,她為他彈奏了一首鋼琴曲,

還送給他一本唐詩,

他把它當作最珍貴的禮物帶去了美國。

從此,兩人再無更多交集,

再次相見竟是十二年之後。

隨父母遊玩柏林動物園

1936年,蔣百里赴歐美考察,

帶上妻子和兩個女兒蔣英和蔣和,

他們把女兒送到柏林一所貴族學校學習,

後來蔣英考取了,

柏林音樂大學聲樂系,

留在德國全面學習西洋美聲唱法,

之後她的才華盡顯,

不僅掌握了不同時期、不同音樂家、

不同形式的聲樂作品,

還攻下了德語、法語、義大利語、英語。

她雖然是家境優渥的大小姐,

卻能為了夢想而努力不怕苦。

她留學期間剛好趕上二戰爆發,

生活條件十分艱苦,

常常早上一頓土豆,晚上一頓土豆,

有時上床睡覺時肚子就早已空空。

可在這樣的情況下,

她仍然把每天都排得滿滿當當:

白天練聲、練琴、學語言;

晚上去音樂廳、歌劇院觀摩演出。

她的信念就是,

我不能丟中國人的臉,

一定要把西方音樂學到手!

她說:

如果對音樂沒有奮不顧身的愛,

我想那段時間我根本堅持不下來。

那時候我像掉進了音樂的海洋里,

有吞不完的好東西。」

柏林音樂學院

1940年,由於英國空軍開始轟炸柏林,

她轉到中立國瑞士琉森音樂學院學習。

1944年,她應邀出席,

在瑞士舉行的國際音樂節。

用悠揚的歌聲和出色的演唱技巧,

傾倒聽眾,一舉奪得桂冠,

那時的她,被稱為:

東亞最優秀的女高音歌唱家之一。

隨後成為著名的德律風根公司的簽約歌手。

1947年,她回到上海,

舉行歸國後的第一次演出,

演出一結束,就轟動整個上海灘。

當時的報紙評論:

她戲劇性的才華得到充分發揮,

無論在音域和音量上,

她都能掌握得極為出色,

熟練的技術與豐富的經驗,

使得快速的滑音和花腔,

都顯得極為輕巧和優美。

她卓越的歌唱藝術,不僅征服了歐美人,

更是讓中國人感到,

必將吐射光華的音樂藝術信念,

中國人一樣有優越的藝術天才,

良好的資質和聰敏的頭腦。

金庸曾這樣評價她的歌聲,

「歌唱音量很大,一發音聲震屋瓦,

完全是在歌劇院中唱大歌劇的派頭,

這在我國女高音中確是極為少有的。」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