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天大醜聞剛剛爆發,特朗普踏上不歸路

2018年03月29日     14334     檢舉

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為了登上總統寶座,特朗普可謂無所不用其極。

過去,我們都以為特朗普的通俄門,可能涉及到俄羅斯政府對特朗普進行了幫助,在情報方面給了特朗普很多支持。

再後來,我們以為通俄門還涉及到特朗普家族和俄羅斯之間的資金往來,這裡面有說不明、道不白的關係。

甚至,我們很多人都以為特朗普在俄羅斯期間,與俄羅斯的女特工等發生了很多香艷事件,而且據說這不是八卦,而是確有其事。

點擊看大圖

後來俄羅斯就以此為要挾,脅迫特朗普進行了一些見不得光的交易,而特朗普也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然而,這兩天爆出的大事,才是真正的將通俄門推向了史無前例的高峰,這背後竟然是一場高科技操縱美國大選的驚人事件。

這可是一件驚天大醜聞,一家叫做劍橋分析的數據公司,非法盜取了5000萬Facebook的用戶資料。

點擊看大圖

然後將這些用戶資料進行大數據分析,根據他們喜好、性格、行為特點進行歸納總結,尤其是根據他們的點贊行為進行分析,然後畫像,貼上標籤。

然後預測他們的政治傾向,根據不同的政治傾向,給他們定向推送不同的新聞,而這些新聞很多是編造出來的。

他們在Facebook定製廣告系統進行購買,然後將特定的新聞定向推薦給海量的5000萬用戶,從而影響他們的判斷,支持特朗普。

點擊看大圖

比如對民粹份子,就推送給他們號召保衛美國、讓美國重新偉大之類的新聞,激發他們對特朗普的支持。

對一些情商高的知識分子、精英人士,則推送包裝得比較溫和的新聞,以獲得他們的共鳴,從而支持特朗普。

對於支持特朗普,但又不願出門投票的人,則推送給他們形勢嚴峻、非常緊迫的定製新聞,鼓動他們去投票。

然後再編造對希拉蕊不利的謠言,比如希拉蕊和柯林頓的貪污,收取賄賂,變本加厲的推送給這5000萬用戶。

對於一些人權主義者,則編製了希拉蕊和柯林頓參加一個海島上的戀童派對,激發了廣大人權主義者的反對,從而支持特朗普。

可以說,這個叫劍橋分析的大數據公司,在美國大選中可謂神通廣大,通過大數據分析和定製新聞投放,直接影響了美國大選。

這實在太可怕了,直接用網際網路技術操縱了很多人的行為,通過各種信息,甚至編造的虛假信息去影響這些投票者。

劍橋分析的負責人甚至說,真正讓特朗普登上總統寶座的人是他們,而不是別人。

然而,沒有不透風的牆,一個叫威利的人將這些內幕曝出,這個威利就是劍橋分析公司的前員工,但Facebook迅速將這個人的賬號封殺了。

可是《紐約時報》還有英國的《觀察者報》已經跟進,詳細報道了這一驚天大醜聞。

Facebook迅速陷入了風暴的漩渦,所有人都將矛頭對準了這家社交網路,如此大面積的資料泄密,並被操縱,並操縱大選,這是史無前例的醜聞。

於是這家公司的股價暴跌,將整個美國股市都拖累,直到現在,各種緊急公關在緊鑼密鼓的進行。

然而到了這裡,僅僅是這一驚天大醜聞的開始,深入下去,裡面就越來越可怕,越來越複雜。

這家劍橋分析公司的創辦人是一個和俄羅斯有著深刻聯繫的人,甚至可能是俄羅斯的特工。

這個人叫科根,他出生在東歐國家,在俄羅斯生活了很長時間,後來移0民美國,具有俄羅斯和美國雙重國籍,可以說,他就是一個俄羅斯人。

而科根還在俄羅斯聖彼得堡大學任教,而且俄羅斯政府還出錢資助他做數據分析,可以說他就是俄羅斯的一個情報人員。

接下來,更有意思了,特朗普的前安全顧問,特朗普的軍師,班農是這家劍橋分析公司的副總裁。

雖然,為了撇清關係,班農已經辭職,但是這絲毫無法掩蓋班農和這家公司緊密的關係。

而劍橋分析的投資人是班農的好朋友,美國共和黨的極端保守派羅伯特.莫瑟,他投資了劍橋分析公司1500萬美元,讓科根將這家公司建立起來。

也就是說,特朗普的兩位支持者,甚至是合作夥伴,投資了一個俄羅斯的情報人員,建立了一個大數據分析公司。

然後讓這家大數據公司竊取了海量的Facebook用戶數據,向他們推送特定的新聞,從而達到影響用戶投票的目的。

通過Facebook的在線廣告系統購買廣告,推送特定的新聞,而購買競選廣告的資金,則來自一批俄羅斯人和機構。

這樣一來,美國的FBI就要迅速介入了,這明顯是操縱美國大選了,而且俄羅斯的色彩很濃厚。

在這個緊急關頭,特朗普卻解僱了FBI實際掌權人的職位,也就是說,這是在特定時刻發生的特定事情。

接下來,美國特別檢察官穆勒應該要儘快介入了,之前穆勒曾經收集過Facebook、谷歌等競選廣告投放信息,並要求這些公司做出解答。

但沒有想到竟然發生了如此深入的大規模泄密,和通過大數據分析投放虛假新聞,來影響美國的總統大選。

現在,已經有了兩條主線,一條主線是妨礙司法公正,這已經讓特朗普焦頭爛額,因為他多次要求FBI停止調查通俄門。

前FBI局長科米已經在國會作證,說特朗普施壓終止調查,這樣一來,特朗普就有妨礙司法公正的嫌疑,只要被證實,可以被彈劾。

之前因為沒有人能證實這一點,但剛剛被解僱的FBI代理局長,表示願意作證,證實科米提供的證詞。

這樣一來,把特朗普推向了風口浪尖,特朗普已經坐臥不安,很想解僱特別檢察官穆勒。

同樣,另外一條主線通俄門,也已經越來越浮出了水面,雖然穆勒無法調查特朗普家族生意與俄羅斯之間的來往,因為這是特朗普劃出的紅線。

但是班農任副總裁的劍橋分析公司,在俄羅斯情報人員科根的帶領下,通過大面積竊取美國民眾的資料,向他們推送特定的新聞,從而影響大選。

這已經是通俄門鐵板釘釘的證據了,之前Facebook還銷毀了有關證據,並且不配合調查。

但是,目前劍橋分析的前員工曝出了深度內幕,就使得他們已經無法隱瞞了,在特別檢察官的傳喚下,他們必須要將所有的事情坦白。

這裡面牽扯到了一個關鍵人物,那就是班農。這個人是特朗普的前國師,班農也一直自詡他將特朗普送上了總統寶座。

而班農之所以如此自信的背後,是因為他任副總裁的劍橋分析公司,難怪他一直敢於在白宮橫衝直撞。

現在班農已經離開白宮,和特朗普的關係也不會像過去那樣緊密,因此一旦班農將這些情況和盤托出,那麼特朗普就無法翻身了。

即使班農和特朗普建立了攻守同盟,但只要科根能夠被美國情報機關抓獲,或者傳喚,如果能最終證實的話,那麼特朗普也將踏上不歸路。

接下來,才是真正的刀光劍影,也許有一些人會被暗殺,或者被意外死亡,以阻止調查。

因為之前,連希拉蕊的郵件門被黑客攻擊進去,也先後導致了一些人意外死亡。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