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則古代笑話:古人幽默起來,也是一發不可收拾

2018年03月28日     3761     檢舉

狗 父

陸某,機智善談。

鄰家有一婦人,不苟言笑。

朋友對陸某說:「你若能說一字,逗此婦人發笑;再說一字,令此婦人罵街,我就請你吃飯。」

陸某答應,於是二人同去找那婦人。

婦人正站在門口,門外還有隻狗。

陸某急走幾步,來到狗跟前,撲通一聲跪下了:

「爹!」

婦人一愣,隨即笑了起來。

陸某又抬起頭,對婦人說:

「娘!」

婦人破口大罵。

七月兒

妻子懷孕七個月就生了。

丈夫怕早產兒養不大。

朋友勸他:

「這個無妨。我爺爺也是七個月出生的。」

丈夫很驚訝:

「那你爺爺後來養大了沒呀?」

寫 真

有個人專門給人畫像。

門可羅雀,沒生意。

朋友給他出主意:

「你把自己夫妻畫出來貼在門外,這樣別人才能知道你是畫像的。」

畫匠依言而行。

一日,岳父來串門,指著畫問:

「此女是誰?」

畫匠答:

「就是令愛。」

岳父又問:

「她為何與這野男人坐在一起?」

不准納妾

某妻,刁蠻狡猾。

夫:「我想納妾。。。」

妻:「你這麼窮,哪有錢買妾?你若有錢,我可以答應。」

於是丈夫拚命攢私房錢,又找朋友借了點,拿回家告訴妻子:「錢攢夠了,你看!」

妻子搶過錢來,納入袖中,盈盈下拜:「我情願做小,這錢正好買了奴家。」

偶遇知音

某書生愛彈琴,常感慨知音難覓,鬱鬱不樂。一日在房中撫琴消遣,忽聞隔壁有嘆息之聲。

書生大喜:「原來知音在此!」

去鄰家叩門。

開門的是個老婦,哭著說:「觸景生情啊,我兒子生前以彈棉花為生,先生您彈的太像他了。嗚嗚嗚。」

箭靶助陣

武官隨軍作戰,眼看要敗,忽然天降神兵,助其反敗為勝。

武官大喜,磕頭謝恩,問神姓名。

神說:「我是箭靶神,前來報恩。」

武官問:「小將我有何恩於您?」

箭靶神答道:「感謝你在練武場上,從不曾傷我一箭。」

訓 子

富翁有個兒子,老大不小了,還不識字。

於是給兒子聘了個老師。

老師從最簡單的開始教:「一」字是一畫,「二」字是二畫,「三」字是三畫。

兒子樂壞了,把筆一扔:「爹,我已經完全掌握文字的內涵了,還用老師幹啥!」

富翁大喜,辭去了老師。

一日,富翁想請一個姓萬的朋友來喝酒,讓兒子代寫請帖。

從清晨等到中午,還不見寫成,便去找兒子。

只見兒子一邊奮筆疾書,一邊罵罵咧咧:「半天才寫了五百畫!姓什麼不好,他媽的偏偏姓萬!」

不怕死的

媳婦懷胎十月,臨盆時難產,幾欲疼死,折騰兩三天才把孩子生下來。

對丈夫說:「我差點死了。所幸是個男孩,可以傳宗接代,咱倆就別再同床了。要是再懷孕,我就肯定活不成了。」

丈夫只好答應,自己搬到偏房去睡。

轉眼過了兩個月。

這天夜裡,丈夫滅燭登床,正要睡覺,忽有人敲門,丈夫嚇了一跳:

「誰?」

只聽門外媳婦笑道:「不怕死的來了,快開門!」

家 屬

官老爺坐在堂上,眾人中忽然有人放了個響屁。

老爺怒道:「把屁給我捉拿歸案!」

差役回稟:「老爺,屁是一陣風,早吹散了,叫小的如何捉拿?」

老爺大怒:「為何徇私枉法,放走了屁!定要拿到!」

差役無奈,出去轉了一圈,捧著一坨屎回來:「報告老爺,正犯跑了,拿得家屬在此。」

武弁夜巡

武官在城中巡夜。有個人犯了宵禁,被武官捉住。

這人自稱是書生,與同學研習功課,因此回來晚了。

武官說:「你既說自己是書生,我且考你一考。」

書生:「您請出題。」

武官開始思考。

時間過了很久。

武官:「哼,便宜了你,今天恰好沒題。」

考文章

教師在罵學生。

某監生(最高學府國子監的學生)恰好路過,問教師:「您打算怎麼教訓學生啊?要打?要罰?還是關禁閉?」

教師說:「出個題目,罰他們寫篇文章。」

監生不悅:「罪不至此!你這就太過分了!」

Ps:明清時期,有些監生是靠關係或用錢捐來的,沒有真才實學。

齋戒庫

有個姓齊的監生,家資甚富,但不怎麼識字。

一日,知府大人派差役買東西,寫了個單子:「討雞二隻,兔一隻。」

差役也不識字,便去求齊監生。

監生念道:「討雞二隻,免一隻。」

於是差役只買了一隻雞回來。

太守大怒,問過差役,遂命人拘拿齊監生來問。

適逢太守有公幹,暫將他收入齋戒庫,等候問訊。

齊監生進入庫內,見碑上「齋戒」二字,大吃一驚,然後嗚嗚哭了起來。

旁人問何故,他說:「你看這碑上『齊成』二字,乃是家父姓名。不知誰將我先人靈位建在此,睹物傷情,焉得不哭。」

書 低

書生租了一間僧房來讀書。

結果每天都出去遊玩,一玩就是一整天。

終於有一天,書生喊書童:「取書來!」

書童去找僧人借了一本《昭明文選》。

書生看了看:「太低太低!」

書童又拿來《漢書》。

書生:「低!」

書童又拿來《史記》。

書生:「還是低!」

僧人驚詫不已,前來問他:

「此三部書學問甚高,熟讀其一,足稱飽學。足下俱都嫌低,真乃大才啊!」

書生:「你說啥呢?我要睡覺,取書作枕頭。」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