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總統普京真實身份大曝光,全世界目瞪口呆!

2018年03月25日     91643     檢舉

開飛機、獵鯨、游泳、打撞球……在人們印象中,多才多藝的俄羅斯總統普京喜歡的事物大多具有「男人味」。在聖彼得堡舉行的一場兒童慈善晚會上,普京用行動告訴大家:他還很喜歡彈鋼琴和唱歌。

晚會主持人問普京是否願意上台表演,普京幽默地說:「和大多數人一樣,我既不擅長唱歌也不擅長表演,卻對這兩樣十分感興趣。」隨後,他上台用鋼琴彈奏了一段美國爵士樂藝人路易斯·阿姆斯特朗的歌曲《藍莓山》的前奏,然後拿起麥克風,用英文演唱這首歌!

當年,普京的恩師是葉爾欽政治上的死對頭,葉爾欽上台以後,即要把他投入監獄。

危機之時,普京冒死將恩師秘密送往國外,不料卻因此舉得到了葉爾欽的賞識,從此一步登天。

說到普京,我們都知道他是俄羅斯總統,以前,曾當過克格勃。但是你卻並不一定了解,他是怎樣從一個普通的克格勃,一步步走進權力中樞,最終成為總統的。

下面,我們就來說說,他究竟是靠什麼,一步登天的。

1.大學期間他遇到了一個好老師

1970年,普京考入了彼得格勒大學(即現在的聖彼得堡大學)法律系,索布恰克是他的經濟學教授。

普京雖然出身平民家庭,但非常聰明,學習成績很好,特別是他個頭不高,也不強壯,性格上卻桀驁不馴。

雖然索布恰克有很多學生,但他特別喜歡普京這個聰明、有個性、敢打敢拼的大男孩。

大學畢業時,普京以一篇《論國際法中的最惠國原則》論文,再次贏得了索布恰克的讚譽:「小伙子,我沒有看錯你,相信你將來一定是個不錯的人才!」他提筆在這篇論文上寫了一個大大的「優」字。

普京卻請恩師幫自己在就業上拿拿主意。索布恰克建議他畢業後進入經濟管理領域,要不就當一名律師或檢察官。但普京卻撓著頭說:「老師,不瞞您說,我對這幾個行業都沒有多大興趣。我想參加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但一直拿不定主意,所以才請您指點的。」

索布恰克吃了一驚: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就是克格勃,這是個只對蘇共中央政治局負責的特權單位,想抓誰就抓誰,甚至有先斬後奏之權,說白了這就是個特務機構,在國內外名聲都不太好,他怎麼會想加入克格勃呢?普京解釋說:「正因為它有特權,想怎麼干就怎麼干,我才覺得那是男人干一番事業的地方……」

如果是一般的老師,也許仍然會堅持自己的意見,但索布恰克認為,興趣是事業成功的基礎,以普京的性格,到克格勃去摔打摔打也不錯。

就這樣,普京進入了克格勃。不久,索布恰克也棄教從政,並於1989年通過競選當上了聖彼得堡市市長。

此時,已經在克格勃工作十幾年的普京也想到了改行,他找到索布恰克,索布恰克二話不說就答應把他調到身邊當市長助理。很多人在知道了這件事後,紛紛勸索布恰克:「普京在克格勃干過,讓他給你當助理不合適。」索布恰克卻力排眾議:「我了解普京,我看中的是他的能力。」

2.寧願被忠誠絞死,也不願為了偷生而背叛

當時,聖彼得堡有很多歷史遺留問題,普京的出色表現,讓他很快就從市長助理升任了聖彼得堡市對外聯絡委員會主席,後又出任了主管對外經濟聯繫的第一副市長,成為了索布恰克得力而忠實的助手。

1991年12月25日,時任前蘇聯黨政一把手的戈巴契夫宣布辭職,將國家權力移交給新當選的俄羅斯總統葉爾欽。隨著幾個加盟共和國的解體,蘇聯作為一個主權國家正式停止存在了。

讓普京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恩師索布恰克跟現任總統葉爾欽竟然是政壇上的夙敵。原來,在蘇聯解體之前,有兩個民主政治團體一直在爭奪權力,一派的代表人物是葉爾欽,另一派的代表人物就是索布恰克。現在,葉爾欽上台了,索布恰克仍然被視為「第二政治集團」的核心,葉爾欽當然不會允許這樣的人存在。

葉爾欽先是逐步削弱索布恰克的權力,接著在他的操縱下,1996年,索布恰克在聖彼得堡州州長選舉中敗北,隨即便遭遇了葉爾欽集團一系列的打擊和報復,直至受到軟禁。

此時的普京表現出了一個學生、部下對自己老師和上級的忠誠。他二話不說也辭了職,然後追隨索布恰克離開了聖彼得堡市政府,並說了句後來被俄羅斯媒體廣泛報道的話:「我寧願因忠誠而被絞死,也不願為了偷生而背叛。」

在離開聖彼得堡市政府後,葉爾欽還沒放過索布恰克,他讓人給索布恰克羅織了十幾個罪名,準備指控他。普京一心想幫助恩師,卻因失業在家而無能為力。他的獵槍被沒收了,唯一的消遣辦法是去釣魚。

有一次,普京見索布恰克實在太鬱悶了,就想陪他出去釣魚散心。誰知他剛把車開到索布恰克家的門口,就被人擋住了去路:「沒有俄羅斯最高檢察院的命令,索布恰克不能離開他的住所。」

普京氣不過,找到俄羅斯最高檢察院副檢察長柯西金。柯西金也是「第二政治集團」的人,在他的幫助下,普京又寫了一紙擔保書,兩人這才得以去釣魚。

在涅瓦河三角洲,面對久違了的如畫風景,兩人都無心欣賞。索布恰克當然能看出普京這個學生對自己的忠誠,他說:「瓦洛佳,謝謝你。但如果你真想幫助我,我不要你這樣追隨我,更沒有必要用這種方式,而要學會韜光養晦。好在你曾在克格勃工作過多年,蘇聯垮台時,你也沒有參與奪權,葉爾欽政府需要你這樣的人。要知道幫助我的最好辦法是你趕快成功。」

恩師的話讓普京如醍醐灌頂,恩師說得對啊,要想幫助恩師,首先我必須具備幫助他的能力。於是,1996年8月,他不再「歸隱山林」,而是應丘拜斯之邀,前往莫斯科謀職。

葉爾欽也了解普京這個人,並十分賞識他的才華,特別是他覺得普京強硬的政治風格跟自己很對脾氣,再加上有丘拜斯的力薦,葉爾欽當即任命普京為俄羅斯聯邦安全委員會秘書。

1997年9月中旬的一天,普京忽然從柯西金處得知,俄羅斯最高檢察院已經對索布恰克的案件偵查終結,馬上就要把他移交給最高法院審判了。在克格勃工作過多年的普京,非常明白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道理,他秘密找到索布恰克商量怎麼辦。索布恰克悲哀地說:「現在我是人家砧板上的魚,還能怎麼辦?」

普京卻真誠地說,「不,老師,沒有你當年的指引,就不會有我的今天,做人不能忘恩負義,我一定要想辦法救你!」索布恰克拍拍普京的肩膀說:「你有這份心意我就滿足了,你現在還沒有這個能力,再說如果你明著幫我,葉爾欽也不會放過你。」

索布恰克說得沒錯,雖然普京當時權力不小,如果救一個普通的人也許綽綽有餘,但如果他想救索布恰克這樣的大人物,他的能力還遠遠不夠。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