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專家搞砸的心血管病患,中國醫生1分半疏通(圖)

2018年03月17日     1064     檢舉

手術完美成功,素來重視隱私的瑞士患者主動提出了和主刀醫生張斌合影。

原標題:外國專家搞砸的心血管病患 他1分30秒疏通了

1分30秒,張斌操控的「血管盾構機」掘開了患者堵塞冠脈的最後一處擁堵。

「you are not a human」,瑞士專家震驚時給出的評價,乍一聽以為是罵人,其實他在由衷地稱讚這位廣東醫生的技藝,已經超出人類所能達到的極限。

瑞士專家計時:1分30秒疏通冠脈

今年2月9日,瑞士洛桑沃州大學中心醫院介入手術室內,一名2天前剛剛被當地專家手術搞砸的心血管完全閉塞的病患靜靜地躺在手術台上,等待著第二次血管疏通術。他的堵塞處心臟血管近乎100%閉塞,心臟血供完全靠另一條冠脈及其分支來提供。

這天為他施術的是一名來自中國的心內科醫生———廣東省人民醫院心內科副主任、廣東省醫師協會心臟重症分會主任委員張斌教授。這名病患,雖然經外國同行從血管的正向、逆向進行了嘗試,外國專家已認定介入治療幾乎不可能對其進行疏通,張斌卻仍有將這條堵塞的心臟供血通路打開的信心,輕巧地撥弄著纖細的介入導絲,儼如擁有強悍掘進能力的地鐵盾構機,導絲一步步地通過血管閉塞處,兩天前將病患搞砸的瑞士專家,在旁邊計時。

1分30秒,冠脈堵塞完美疏通。張斌的操作震驚了同行。

2月8、9兩日,張斌在瑞士這家享譽全球醫學界的醫院演示了4次類似的技藝,全部成功。4名患者都是歐美同行努力過,卻失敗的冠脈完全閉塞病患。而瑞士,正是世界上第一例經皮冠狀動脈球囊擴張術(廣東俗稱通波仔)的發源國。

類似給國外同行的暴擊似的震撼,並不是第一次上演。時光再回溯到2016年2月和11月,在同樣享譽世界的英國倫敦國王大學醫院,張斌也憑藉這一手絕技,讓英國同行點贊不已……

前往新加坡手術演示,前往阿聯手術演示,張斌收穫的都是一地掉落的下巴。

世界醫療界難題,他摸索出好辦法

負責人類心臟運動的血液,由左右兩支冠狀動脈和其分支血管來承擔。這兩條冠脈出了故障,會引發冠心病、心梗,嚴重的,會因心臟本身缺乏血供而停跳、死亡。

在1978年現代醫學在瑞士蘇黎世大學醫院完成世界上第一例經皮冠狀動脈球囊擴張術(通波仔)之前,類似的病患一直是通過外科手術搭橋來解決。而西方國家,尤其是歐美醫學已開發國家,一直就是這項技術「執牛耳」者,而中國醫生,長期處在學習者、追趕者的位置。

在眾多導致冠狀動脈堵塞的疾病當中,冠脈慢性閉塞病變,是張斌所在的心臟介入領域最後的難關。在冠心病患者中,有15%~30%病變為出現冠脈慢性閉塞病變。貫通冠脈是這些患者的唯一生機,可是正向即順著血流方向介入治療,對於慢性完全閉塞只有50%~70%,於是,2006年日本醫生開創逆向PCI介入治療。

日本人的嚴謹,使得他們總能通過一點點的撥弄,來疏通。「日本專家的技術也能疏通類似的堵塞病變,但他們一天最多只能做兩台手術,一台手術往往需要六七個小時,價值幾千元人民幣的導絲,他們會用上一籮筐」,這樣的技術方案,在中國顯然很難大範圍應用推廣。

而歐美醫生,則更為講究效率,他們在遇到類似冠脈閉塞的病患時,往往忽視了對血管的保護。強力疏通開血管堵塞處,血管本身受傷、穿孔的幾率也大大增加。

在人口基數大,冠脈閉塞病患多的中國,需要對這一類疾病的治療方案進行重新的摸索。通過大量的病例樣本治療,張斌漸漸摸索出了一套既能保護血管,又能快速疏通堵塞的方案。

1小時手術震驚了英倫

2016年11月10日,一場英國的冠脈介入治療界最高級別的「聚會」在英國三家大醫院以手術演示進行。

張斌記得,上台做手術做了1小時,術前本持懷疑態度的英國同行明顯有了改變;在會議所在的英國倫敦國王大學醫院,他在台上做著手術,會場直接轉播,張斌按自己的「中國方法」,漂亮地完成了這個英國同行失敗了的病例治療。

此次出手,徹底鎮住了他們。結果就是張斌在離開前被拉住,被懇求做醫院心內科主任此前做失敗了的病例,這完全是計劃外的。儘管病人較胖,要局麻改全麻,張斌沒怯場,按著自己的辦法,在關鍵的步驟,逆高導絲通過0級側支血管,通過慢性閉塞病變,成功地完成了支架植入術,手術成功了!而這一次,已經是張斌第二次在英倫三島上驚艷亮相。

在2016年年初,他也曾在英國運用這一手法,愣是將英國專家通不了的血管閉塞,疏通了,乾淨利落。英國的這位同行專家來中國時談起張斌醫生做手術,表示震驚,「原來不知道中國醫生做手術會如此漂亮。」

醫學領域,中國醫生一直是以學習、追趕者的姿態來提升著技能。張斌表示,中國醫學雖與國際接軌多年,但中國醫生能在國內手術演示交流,卻很少在發達西方國家進行手術演示。由於西方法律有嚴格保護病人限制,外國醫生鮮有獲得機會在他們本國病人身上做手術。以前很多中國醫生出國學習多數是做基礎研究,國外同行很少知道中國醫生的實力。

張斌醫生這次成為英國醫學交流會上獲邀演示手術的首位中國醫生,赴會之旅相當不易,相關申請函件甚至發到了國家衛計委的對外交流司。「足足折騰了3個月。」張斌介紹,在英國人身上做手術要申請嚴格的臨時行醫執照,那些大學、碩士、博士學歷證明,醫師執業資格證明,無犯錯證明……審查非常嚴格,不少醫生臨時行醫執照申請失敗。

手術有多難?

完全閉塞的血管開通,近乎等於蒙著眼睛盲穿刺

該治療逆血流方向,導絲通過側支循環血管,或外科搭橋術後的橋血管,進入病變血管遠端,逆向通過閉塞病變段,置入支架,貫通冠脈。

通過微小的側支循環血管,來疏通閉塞的大血管,當然異常困難,因為有的側支循環血管微小甚至連造影劑都顯影不出來,即所謂的0級側支血管,相當於是盲通冠脈。難度絲毫不亞於蒙著眼睛表演飛刀絕技。

目前,這一領域的「高手」,已經將原本不能正向通血管的30%~50%的患者,通過此術將手術貫通血管的成功率提高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何以這麼牛?

頂著輻射一年操作400台閉塞手術

「為什麼別人不行的,你行?」、「你的疏通方法可以複製嗎?」很多同行都會問張斌同樣的一個問題,他都會謙遜的表示可以。在這位能用導絲穿透人體最纖細血管且不傷血管壁的頂尖高手看來,自己的這一技能,近乎於賣油翁似的熟能生巧。

研究生階段就主攻心臟介入治療,在滿是輻射的介入室一干就20多年。人類心臟冠脈、分支、側支的走向,他早已能瞭然於胸。由於介入室往往需要醫生承受大量的輻射照射,很多介入醫生在張斌這個年齡早就不幹這個了,可他依舊在堅持。

接受記者採訪的前一天,張斌的一個普通手術日,他就負責了22台心臟介入手術。頂著將近30斤的鉛醫,和數千毫西伏的輻射照射,他和手術團隊硬是逐一將患者閉塞的血管疏通。「這不是最高峰的時段,最多的一天,我們一共完成了27台類似的手術,還有5台是完全閉塞的病患。

去年一年,張斌又主導了400例心臟血管閉塞病變的介入手術,逆向手術例數達到180例。大量經驗的累積,練就了他這麼個介入高手。「現在的年輕醫生完全能夠複製這樣的手術經驗,關鍵是要能吃苦,能堅持。」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