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掌央行16年的周小川,透露了金融改革新動向

2018年03月10日     725     檢舉

昨天,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就「金融改革與發展」舉行新聞發布會。70歲的周小川第十二次以中國人民銀行行長的身份出席兩會記者會,與他一起的,還有人民銀行副行長易綱、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

作為中國任期最長的央行行長,周小川一直以堅定的改革派形象示人,曾被《歐洲貨幣》授予2011年度最佳央行行長。 前歐洲央行行長特里謝評價他:「我非常贊同周小川的智慧,他看問題非常全面,有一種大處著眼、小處著手的戰略。」

的確,這次的發布會,無論是面對路透社記者「金融去槓桿是否影響經濟」,還是彭博社記者「中國的債務水平並未下降」的犀利發問,他都沉著應答,富有邏輯。被問及央行行長生涯最難忘的事情是什麼,他則回答:很有幸與大家一起推動金融改革。

發布會還有哪些亮點?俠客島做了梳理,一起來看!

改革&開放

如果要做一個關鍵詞梳理的話,整整三個小時的答記者問,提到最多的恐怕就是去槓桿、防風險、金融改革了。這不稀奇,近兩年,談到金融業,一個繞不過去的話題就是改革。再加上近些年,無論是企業、政府,還是個人債務,都頗受社會關注,因此,昨天的發布會,中外記者們也多圍繞這些話題提問。

不過,在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員、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胡志浩看來,這次周小川將金融改革與金融業對外開放聯繫在一起談,卻是一個新的亮點。比如,他提到:

在市場准入方面對外開放可以膽子大一些,開放的程度更高一些。

這看似是在單說開放,背後卻處處都有改革的影子。

如果大家留意的話,會發現雖然此前我們一直在強調防風險、去槓桿,但是開放的步伐卻從未慢下來。比如,去年年底,在推出資管新規徵求意見稿同時,也對外資大幅度開放了股權。在胡志浩看來,這一方面宣示了我們開放的決心和姿態,呼應了習近平總書記說的「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閉,只會越開越大」;另一方面也體現了,經過幾十年的改革開放,中國確實積累了比較厚實的家底,「換做是2001年剛加入WTO的時候,哪敢談什麼金融業開放?」

其實,從更廣的層面來看,金融開放和金融改革本身就是相互促進的。這次,周小川提到:

對外開放也是實體、金融機構、金融市場參與者在開放的環境中逐漸成長,逐漸在開放中體會自己的角色、發揮作用和體會國際競爭的過程。

除了允許外面的機構在中國辦金融業務以外,對外開放還是一個更廣義的內容。其中也包括中國的金融機構走向全球。

說白了,不要怕人家進來。因為,首先,這個過程也是吸收外國先進技術、經營、管理經驗的過程,對中國金融改革將產生很大的促進作用;

其次,胡志浩指出,這些年來中國通過自身的金融改革和發展,已經積累了很多的經驗,逐漸形成了一套金融管理制度、流程。國外的金融機構進來,也需要遵循國內管理制度。拿去年年底提出的外資股權放開來說,很多人表示很擔心,但其實完全沒有必要。因為相較於股權,監管部門對於金融機構的運營影響更大。而這次,易綱也明確表示:

外資金融機構要准入或者開展業務的時候,依然要按照相關的法規進行審慎監管。

當然,從另一個維度看,進來和出去是相對應的。隨著中國外向型經濟的發展,與世界交往越來越多,中國金融機構走出去也將是一個不可避免的趨勢。在這一點上,中國不應遲疑。

M2指數

M2(廣義貨幣)增速的問題,是大眾關注的另一個熱點問題。

如果根據昨天央行公布的數據,2018年2月末M2增速是8.8%,也就是說,中國的M2增速已經連續10個月維持在個位數的增長了。相較於2016年甚至更早,這一增速幾乎是歷史新低。

來源:中國人民銀行官網

來源:海通證券研報

怎麼看?

周小川的回應直接而「驚人」:M2指標口徑總是在不斷變化,不是一個精確衡量貨幣政策鬆緊的工具;

未來應該逐漸從數量轉移到對價格的關注,不能提供一個非常簡易的指標來判斷。

對此,易綱也表示認同:市場深化和金融創新使得M2與經濟相關性比較模糊,絕大多數國家都在淡化M2作為預測目標。

所謂M2(Broad Monay),即廣義貨幣,它通常包括居民的定期存款、儲蓄存款、保證金,再加現金等。照這麼來看,M2下降就不就意味居民儲蓄較少,也就是說貨幣供應比較寬鬆嗎?為什麼周小川卻說它不是一個精確衡量貨幣政策鬆緊的工具呢?

胡志浩指出,原因在於金融創新。打個簡單的比方,以前一家公司如果需要資金,他最常見的做法是什麼呢?——去銀行借錢,而銀行借出的這筆錢派生出的存款,按照分類標準就會被計入M2。從這個角度看,M2比較容易被監測,也較適合作為衡量貨幣鬆緊以及信貸的指標。

但是隨著影子銀行的快速發展,很多事情就變了,大量金融活動開始尋求非信貸(信託、券商、基金子公司、租賃等同業)渠道進行。這樣一來,錢雖然還是從銀行借出,流向同一家企業,但這筆錢只是存款的搬家,並未派生出新的存款,自然也無法增加M2的數量。

不過,隨著近來金融整肅的開展,事情可能又有新變化。未來,大量通道性的、多層嵌套型的、錯配型的、剛性兌付型的「影子銀行」等業務將被禁止,企業的融資將更加透明規範。或許未來更多資金借貸活動將重新計入M2體系。

很顯然,無論是宏觀經濟形勢還是金融監管的變化,都會對M2的指數產生較大的衝擊。也就是周小川說的,它已經不適合作為精確衡量貨幣政策鬆緊的工具了。

那麼,如果不關注M2,應該關注什麼?

國際經驗可以作為參考。胡志浩指出,從國際上看,M2這一重點關注貨幣數量的指標,早就不是衡量信貸環境的第一選擇了。事實上,早在1993年,美國就已經放棄了這一政策中介指標,轉而關注價格,最典型的就是美國的聯邦基金利率。

當然,目前中國金融市場還在完善中,離一個比較健全的現代化金融調控體系,還有一定的距離。在當下,完全依賴價格指標也是不現實的,貨幣當局也在一直致力於完善貨幣政策調控體系,曾於2011年開始編制和公布社會融資總量數據,這就是嘗試建立更加有效的政策中介目標。接下來,中國還將進一步完善市場化利率調控和傳導機制,數量和價格同時作為政策目標可能還將繼續存在一段時期。但是,對於M2變化的意義,我們應該有一個更動態的理解。

數字貨幣

既然提及貨幣,就不能不提數字貨幣。最近一段時間,ICO、區塊鏈、比特幣,幾乎成為全民討論的焦點,各類暴富神話也在刺激著每一個投資者的神經。作為一個典型的學者型官員,周小川會怎麼看待這一新事物?

他的態度很明確:

不慎重的產品要停一下,一些有前途的要經過測試後再推廣。對比特幣和人民幣的交易我們是不支持的。

聽起來似乎有些保守,但事實上,早在去年7月份,央行就已經成立了數字貨幣研究所。這表明,在面對新技術和新事物時,央行的整體態度是開放的。

胡志浩指出,從國際上看,一些國家在監管上可能會顯得更加包容。比如美國,即將舉行第三次有關數字貨幣的聽證會了 。但其實大多數國家對這個問題都比較謹慎,俄羅斯曾宣稱,永遠不會合法化比特幣,歐盟則稱比特幣必須得到監管。對於中國來說,我們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更是發展中國家,本身的金融市場模式還有待完善。因此,在對待包括區塊鏈在內的新技術手段時,接觸和分析應該積極,但推廣和運用還是穩妥一點好。

相信前段時間魚龍混雜的ICO項目,大家都深有感觸。除了比特幣,還有「馬勒戈幣」等一系列炒作型數字貨幣,混淆普通投資者的視聽。無論是從絕對數量還是相對比例上來看,真正好的項目都是少量。這不僅會加大市場的泡沫,更可能使得原本想利用技術踏實做事的企業誤入歧途。

因此,昨天的發布會上,周小川直言:

不太喜歡創造一種可投機的產品,讓人有一夜暴富的幻想,而是要強調服務實體經濟。

不可否認,區塊鏈技術、數字貨幣將可能對傳統金融體系產生重要影響,相關理念更是一個值得監管當局高度重視的事物。但正如周小川說的:「我們主張研究新東西是好的,但除了市場動力之外,還要考慮全局,不是要鑽政策空子,搞出爆發性的事件。」對於當下的中國來說,在各種條件都不成熟的情況下,穩妥一點為妙。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樣一種監管思路同周小川本人的形象也有很大相似之處,謹慎而開放,嚴肅卻也不失幽默。3個小時的記者會,除了上面提及的問題,面對人民幣國際化、匯率、外匯儲備問題,他都一一作解答,各類數據、金融情況信手拈來。

而當發布會結束,被追問誰將是自己的接班人時,他則「狡黠」一笑:「你猜呀!」然後消失在記者的鏡頭中。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