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任正非對美國人說:華為是打不撕的鳥

2019年06月20日     502     檢舉

前一陣子那個在節目中指責中國盜竊美國智慧財產權,導致美國每年損失6000億美元的福克斯頻女主播翠西,在與劉欣的對話中,就曾試探性的問,華為是否願意跟美國分享專利。其實美國人現在是很害怕華為的,因為華為手握大量的5G專利,成為整個產業鏈的王者,整個5G產業鏈上的企業,都要在華為面前俯首稱臣!大家一定還記得當初中國的VCD\DVD產業是如何被美國企業用專利絞殺至死的。現在華為就有這個能力,向美國運營商收專利費只是一個開始,只要美國以後要搞5G,所有的美國企業都要向華為繳納專利費,華為想收多少就收多少,一切要看華為的心情!所以,我們別看美國政府表面上兇悍得很,但是真正在較量中處於強勢地位的,不是美國政府,而是華為!華為的專利、技術可以絞殺美國的5G產業!

今天(6月17日)下午2時,華為創始人、CEO任正非在深圳與《福布斯》著名撰稿人喬治·吉爾德和美國《連線》雜誌專欄作家尼古拉斯·尼葛洛龐帝進行了100分鐘的交流和談話。提出了許多精彩的觀點,值得我們關注。毛主席總結中國革命成功的關鍵,提出了毛澤東思想的三大法寶,黨的建設,武裝鬥爭和統一戰線。任總的這個訪問,以及最近以來一反常態,多次接受媒體的訪問,我們都可以看作是在構築統一戰線。

我們先來看一看對話的兩位美國嘉賓。第一位叫喬治·吉爾德。吉爾德生於1939年11月29日,美國著名經濟學家、未來學家、「數字時代」三大思想家之一。20世紀80年代吉爾德是供應學派經濟學代表人物,其倡導「減稅增加財政收入」的著作《財富與貧窮》被稱為「里根改革聖經」。上世紀90年代,他成為網際網路和新經濟的倡導者,精準預測了半導體時代的繁榮。還提出了著名的吉爾德定律(Gilder’s Law):未來25年主幹網帶寬每6個月增長一倍。他還是《福布斯》、《哈佛商業評論》等著名雜誌的撰稿人。創作《企業之魂》《通信革命》等。從上述這些履歷,我們看出吉爾德先生的地位並不下於特朗普的那幾個鷹派顧問,諸如班農、納瓦羅和庫洛德等等。

第二位嘉賓是尼古拉斯·尼葛洛龐帝。尼古拉斯生於1943年,MIT媒體實驗室主席和共同創辦人,OLPC基金會主席,媒體科技的Wiesner教授。尼葛洛龐帝自1966年起一直在麻省理工學院任教。他是建築機械集團的奠基人,負責許多人-機介面接口的關鍵新技術。他出版了紐約時報最暢銷的雜誌《Being Digital》,該讀物被翻譯成40多種語言。尼葛洛龐帝擔任摩托羅拉公司的董事會成員,WiReD雜誌的創辦人之一,是一位投資超40個(包括3個中國的)企業的「天才投資家。尼古拉斯還有一個著名的頭銜就是喬布斯的老師,所以任正非開玩笑說很崇拜他,要拜他為師,要做喬布斯的同學。

任總的訪談很有水平,也很講策略。主持人一開始就問了一個十分刁鑽的問題,華為面對來自美國政府的封殺和打壓,任總還會不會考慮與美國企業加強合作?任正非的回答真的是可圈可點,他說美國的每個企業都是富於道德良心的,這些公司是非常好的。華為在過去30年的發展,沒有離開世界上所有的先進發達的公司的支持與幫助,所以華為現在受到一些挫折不是發自他們的本心,而是發自一些政治家對事物認識的不同看法。

然後任正非強調說,華為以前不堅強的時候都加強和美國企業的合作,現在堅強了為什麼要懼怕跟他們合作呢?我們已經很堅強了,我們是打不死的鳥!可以說任總是很有水平,很講策略地,把美國政府和美國企業區分開,雖然美國政府和企業都參與了對華為的封殺,像谷歌、高通等都是封殺華為的急先鋒。

但是把美國政府和企業分開,可以避免打擊面太寬,這個就是我黨的統一戰績的智慧了。就算華為現在已經足夠強大了,也不能四面樹敵,目中無人,有一句話叫驕兵必敗。華為再強大也必競只是一家公司,與世界上最強大的政府為敵,這個壓力已經夠大啦,自然不能再橫掃一大片,把美國企業也樹立為敵。

華為與美國的企業是既競爭又協作的關係,不管怎麼說美國的高科技產業發達,尤其是智慧型手機和通訊產業基礎好,底子雄厚,長期以來與華為形成了強大的協作關係。在華為的一前一百大供應商裡面,就有32家來源於美國,占據第一,比來自中國的供應商(28家)還多。

華為2018年向美國的供應商採購的金額高達110億美元,可以說美國的供應商都是不願意失去華為這個大客戶的。雖然華為拿出了自己的備胎,從晶片到作業系統都有了,但是並不等於華為一下子就擁有了包打天下的能力,成了全能冠軍,在某些領域還是需要與美國企業開展合作的,因為電信產業是一個龐大的產業鏈。不說更複雜的電信設備,就說一台手機就有幾千個零部件,哪怕缺了一個零部件,都會是一個大麻煩。

任正非說,華為是打不死的鳥,這是從戰略上藐視敵人,並不是說華為就真的沒有缺點和弱點。正如毛主席說,革命的首要問題,是要弄清楚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華為的美國供應商雖然迫於政府的壓力封殺了華為,但是畢竟還是朋友,而不是敵人。君不見,在特朗普宣布封殺華為之後,諸多的供應商抓緊90天的緩衝期,放下其它客戶的訂單,沒日沒夜地加班加點生產,向華為供貨。

所以說,任總說華為是打不死的鳥,一方面是在向蠻橫的特朗普政府示威,你拿我沒折,你奈何不了我。另一方面也是在向美國的供應商喊話,給他們打氣。不要怕,華為死不了,只要你們繼續跟我合作,大家往後可以繼續一起發財。

事實上任總的策略是很起作用的,兩們參加對話的嘉賓都被他爭取過來了。尼古拉斯·尼葛洛龐帝說:世界應該合作而不是在科學領域敵對。美國目前正在犯一個非常大的錯誤,那就是通過一些不正當的行為來禁止華為的業務。喬治·吉爾德的段位更高,他說得更直接:

然後,任正非話鋒一轉,把矛頭集中對準了美國政府,當然還是比較委婉的。任總說,華為曾經意識到,公司發展到很快很高的時候,會有市場上的競爭,會有矛盾。但是沒有想到美國政府打擊華為的戰略決心如此之大、如此堅定不移、打擊面如此寬泛。不僅打擊零部件供應,還不能參加很多國際組織,不能跟大學加強合作,不能私有美國成分任何東西,甚至不能給美國有這些成分的網絡連結。

當然,任正非最後還是強調,這些東西阻擾不了華為前進的步伐。他說:

我們應該怎麼看任總的這翻話呢?其實華為曾經在2003年的時候差點做價100億美元賣給了摩托羅拉,就是因為任正非擔心到了最終要跟美國人拼剌刀,協議都簽了,就等摩托羅拉董事會批准了。甚至任正非連退路都想好了,準備帶著他的團隊拿著這筆錢去搞一個拖拉機集團。但是很可惜,最後新任的摩托羅拉董事長沒有批准併購協議,然後華為的少壯派也不準備繼續跟美國人談了,當時任正非就跟他們說了,要準備好在世界的頂峰與美國人鬥爭和較量。

可以說,從那個時候起,華為就做好了兩手準備,開始做晶片和作業系統等備胎,確保華為在美國人斷貨的時候仍然能夠活著。去年特朗普政府發動貿易戰,制裁中興以後,舉國上下,一片悲觀,投降派和帶路黨們更是一片哀嚎。但是任正非卻發出了不做亡國奴的號召,要求華為人提槍跨馬迎戰美國政府的打壓。

所以,我們看到聯想投降了,叛變了,中興屈服了,但是華為一直抗爭到底,拿怕美國人無恥地綁架了孟晚舟,哪怕美國政府動員了企業、高校、國際組織等一切資源來封殺華為,華為都沒有屈服,反而逆勢飛揚,在全球市場上不斷反超蘋果,2019年第一季度,蘋果手機在全球智慧型手機市場的份額已降至11.9%,同比下降2.2%,銷量也從2018年第一季度的5410萬台下跌至約4460萬台。而中國的華為華為則在今年一季度銷售了5840萬部智慧型手機,市場份額也從去年同期的10.5%上漲至15.7%。

因此,任正非說華為現在很堅強,是打不死的鳥,是很有底氣的。華為經此一劫,勢必鳳凰涅槃,達到一個全新的高度,我們看到網上都在傳,華為消費部門定下的目標是三年內做到1500億美元,也就是再增長兩倍,目前大約是500億美元,占到華為營收總額的一半左右。如果華為的這個三年目標能夠實現,那麼華為就很可能趕超蘋果和三星電子,成為全球營收第一的高科技企業。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