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電之撕:誰謀剎了華為的對手?

2019年06月18日     7,835     檢舉

2003年5月,北京SARS疫情緊張,摩托羅拉集團總裁邁克·扎菲羅夫斯基(Mike Zafirovski)卻準備不走尋常路,決定冒險訪問中國。

飛機降落在瀰漫著消毒水氣味的首都國際機場,在穿過了無數由測溫計、白口罩和鐵欄杆組成的防線後,扎菲羅夫斯基抵達了東道主為他安排的釣魚台國賓館。第二天,他在這裡代表摩托羅拉向中國捐贈了價值1180萬人民幣的設備物資,並對發改委主任馬凱說:我對中國經濟充滿信心。

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無獨有偶,在他抵達北京20天後,高盛集團CEO亨利·保爾森的專機也降落首都機場,《人民日報》海外版在頭版頭條稱讚「患難之中見英雄」。這些長期耕耘中國市場的跨國公司高管們心裡清楚,「患難之交」的身份在東方的文化和生意里,是一筆無形的資產。

這筆無形資產是扎菲羅夫斯基急需的,在他訪華的同時,一場秘密談判正在南方的深圳進行。

談判的對象,是日後橫掃全球的華為。到扎菲羅夫斯基訪華的2003年5月,兩家公司的談判已經進行了接近一年。二者彼時體量懸殊,摩托羅拉2002年收入高達267億美金,華為勉強超過200億人民幣。但另一方面,他們的互補性又很強:摩托羅拉電信部門的短板是核心網,這正是華為的強項。

扎菲羅夫斯基很清楚華為的價值,因此極力推動此事。結束了北京的訪問後,他旋即飛往深圳,督促項目組繼續談判。又經過了6個多月的反覆拉鋸,收購條款才最終敲定:摩托羅拉出資75億美金收購華為100%股權,華為的6個業務部門3個獨立發展,3個合併吸收進摩托羅拉[1]。

2003年12月底,扎菲羅夫斯基再次回到中國,入駐海南亞龍灣的喜來登酒店。這座剛開業不久的五星級度假村,被談判雙方包下了一半房間。後來任正非回憶道[2]:「……合同簽訂了,所有手續都辦完了,就等對方董事會批准。所有談判人員都在酒店買了花衣服,在沙灘上比賽跑步、打桌球,等待批准。」

一張內部照片被拍了下來,運動員身材的扎菲羅夫斯基和一臉輕鬆的任正非在沙灘上散步,直到談判的15年後,這張照片才公布與眾。

海南亞龍灣,2003年12月,圖片來源: FT

扎菲羅夫斯基對此胸有成竹。事實上,摩托羅拉CEO小高爾文(Christopher J. Galvin)由於跟董事會嚴重分歧,在2003年9月被迫退休,留任崗位直到董事會決定繼任人選。出身通用電氣的扎菲羅夫斯基業績突出作風強悍,被小高爾文連續火箭提拔,在公司內部呼聲極高,是接任CEO的完美人選。

天雷滾滾的是,2004年1月5日,摩托羅拉董事會突然公布了人事任命,銀湖資本(Silver Lake)董事總經理愛德華·詹德出任CEO,扎菲羅夫斯基被判出局。詹德既不了解華為,也不重視中國,直截了當地否決了收購,正在等待消息的華為和任正非被兜頭澆了一盆冷水。

扎菲羅夫斯基心灰意冷,更是跟新領導水火不容,這是個「空降老大」和「強勢老二」之間的經典博弈,但擁有董事會支持的詹德逐漸占了上風。知道大勢已去的扎菲羅夫斯基選擇離職,加入了另一家科技巨頭擔任CEO,這家公司就是加拿大最大的科技公司北電網絡(Nortel Network)。

01. 餘暉:執行長的6輛跑車

貝爾早年跟父母住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一個農場裡,1876年他在美國發明了世界上第一部電話機後,很快就成立了貝爾電話公司,並在加拿大設立分公司來製造電話機。後來這家分公司的機械製造部門於1895年逐漸獨立,並於1914年成立了北電網絡的前身「北方電子」。

Northern Electric成立儀式,加拿大,1914年

這家公司自成立以來,就是加拿大「國寶級」科技公司,其在二戰時為軍隊源源不斷地提供軍用電話、微波雷達和無線電設備,戰功彪炳。後面幾經重組,公司在1995年100周歲生日時更名北電(Nortel),並迎來了其誕生以來最強勢的CEO:John Roth(中文名羅世傑)。

羅世傑1969年就加入北電,從工程師做起,一路做到北電的研發中心BNR(Bell-Northern Research)的總裁,並在1995年擔任集團CEO。他上台時對媒體說了一句經典的話:「很多人喜歡防禦,而我卻喜歡進攻。"而時代也給了他一個豪賭進攻的機會:90年開啟的光纖革命。

羅世傑,Bell-Northern Research,,1986年

當時光纖通信已經大規模應用,但人們普遍認為2.5G的帶寬就是極限,再高的速度也不會有人用。羅世傑對此有不同看法,上任伊始就豪賭研發,帶領北電開發出10G的光通信產品,在市場上供不應求,徹底甩開最大的競爭對手朗訊,市占率高達90%,羅世傑一戰成名。

在豪賭研發的同時,羅世傑大手筆併購,先後將Bay Network、Aptis、Qtera、Cambrian等公司納入麾下,用以完善公司的產品線。而隨著90年代科技股和網際網路熱潮的升溫,羅世傑發現一個秘密:併購可以大幅度提升股價,而資本市場似乎並不在乎你到底買的是什麼。

股價跟羅世傑的獎金激勵息息相關。工程師出身的羅世傑此時已經完全是一副跨國公司CEO派頭:熱衷豪宅、賽車和高爾夫,他需要高額的獎金來滿足自己的生活。而90年代末的科技股狂熱為他提供了便利,他利用泡沫化的股價進行增發併購,又進一步推高股價,形成「良性循環」。

從1997年底到2001年10月,北電花了321億美元進行併購,但所收購公司的凈資產總額全部加起來,只有11億美元[4]。

除此之外,北電向員工,高管和董事會成員發放了十幾億美金的股票期權,甚至一塊巨大的電子螢幕豎立在了位於Brampton總部的大堂里,上面滾動著公司股價,每個員工在路過時都在暗自計算自己的身價,而伴隨著北電股價的節節高漲,公司每天都洋溢著狂熱和興奮的情緒。

北電員工參加公司組織的高爾夫球培訓課,1999年

締造這一切的羅世傑更是獲益豐厚:僅在2000年就兌現了1.35億美元的股票期權。憑藉著拋售股票所得,他在風景秀麗的Caledon Hills建造了華麗的豪宅,為求安靜甚至把周圍鄰居的房產全部買下,把昂貴精緻的模型火車擺在翻新的穀倉里,還在車庫裡塞了6輛頂級跑車。

2000年,北電的收入和股價達到了頂峰:2000年收入高達303億美元,占據全球光纖設備市場的43%,幾乎是第二名朗訊的3倍;同時總市值飆漲到2670億美元,占據了整個多倫多交易所總市值的37%,並催發出驚人的財富效應:總部所在地渥太華的房價一年漲了60%。

參加Nortel招聘活動的人群,2000年

這一切全部在2000年網際網路泡沫破滅後結束:科技股大幅度下跌,電信運營商紛紛破產,北電的客戶數量從4000家縮水到400家,昔日的訂單全部化為烏有,殘存的客戶寧肯支付違約金也不願提貨,超過65億美元的產品被積壓在北電的倉庫中,其業績和股價遭遇重創。

人們在回過頭來復盤時,才會發現泡沫對企業的傷害:例如北電花10億美元收購了一家叫做Promatory的公司,17個月後就把公司關掉人員裁光;再比如,北電2000年花了78億美元收購美國公司Alteon Websystem,等到9年之後將其賣掉,價格只有1800萬美元,縮水98%。

於此同時,公司最重要的中央研發部門BNR卻被隨意拆解,研發能力逐漸掉隊,自2000年起,北電就再也沒能推出革命性的產品。

但這一切都跟羅世傑無關了,他在2001年2月向董事會提出辭職。啼笑皆非地是,其指定的繼任者,北電營運長Clarence Chandran不想接這個爛攤子,藉口舊傷復發拒絕接班,董事會敦促羅世傑繼續留任直到找到繼任者,這讓羅世傑非常生氣,但也只好勉強同意。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