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風雲再起!中國拔掉中情局最大海外據點

2019年06月18日     96,677     檢舉

連日來,香港政府原定於今年7月前完成的《逃犯條例》修改草案審議,引來香港反對派連番發動遊行示威阻撓,甚至有釀成「暴力衝突風險」,目前香港政府已經將遊行示威定性為暴動,中國政府也表態支持香港政府完成的《逃犯條例》修改。

本次林鄭月娥宣布暫緩修訂被很多人解讀為港府的讓步妥協,但實際上林鄭月娥是在與南下負責港澳事務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港澳協調小組組長韓正商討以後做出的決定。、

香港政府的此番決定,一方面是希望有關《逃犯條例》修改能夠回歸理性,更多聽取香港民意,並非是撤回條例草案,體現了中央及香港特區政府對香港的極度負責與責任;

另一方面,以退為進,讓大家看清楚退潮後到底是誰在裸泳,對這批人怎麼處置可以拭目以待。至於修訂逃犯條例,則最終勢在必行,可以避免香港成為逃犯天堂,有利於香港長治久安。

這次的修訂案做了兩條關鍵修改,一是取消了引渡地理限制,香港方面可以用「專案」一類的一次性的協議,把居於香港土地上的疑犯引渡到中國大陸、台灣以及澳門。該條例在香港回歸前就已經存在,這次只是增修,之前條例只與20個國外司法管轄區簽有移交逃犯的引渡條例,這次是把中國大陸、台灣、澳門加進去。

第二項修改其實是改動《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簡稱刑事協助條例),就是香港執法部門可以接受其他國家、地區的要求,在香港開展搜查活動,凍結疑犯財產,把證據移交給提出要求的國家,用於他們的司法審判。

《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原計劃於6月12號會在立法院進行二讀,在這個程序里,議員可以在辯論環節發表意見,也可以提出修正案,然後表決是否進入三讀。大多數情況下,都會進入三讀環節,這是最後一個表決環節,通過以後在香港立法院的程序就算完結,再經過一些沒懸念的行政程序就能夠成為法律了。

香港的泛民主派由於失去了否決提案所需要的足夠票數,所以此議案在立法院中要強推是完全可以通過並成為法律的。於是港獨阻撓通過唯一的辦法就只有煽動民粹主義並發動大規模遊行示威甚至製造騷亂,以民意挾持那些非泛民主派議員,讓這些議員意識到如果支持這個條例,就會導致自己在2020年的立法會選舉可能因失去民意而敗選,從而轉變態度不支持這個條例通過。

這樣的事情在香港立法院曾經發生過,比如2003年發生的香港自由黨對「23條立法」的臨陣倒戈導致23條立法失敗。

實際上,這次港獨民粹分子挑動香港暴動是直接與境外勢力相勾結,由美國中央情報局在暗中指揮,而台灣情報部門和台獨勢力也參與其中,兩股勢力再次合流聯手製造的。

那麼,這一次美國為何要如此積極地插手香港事務呢?很多分析認為,這是美國為了打擊香港經濟,直接威脅中國政府。

可實際上,從香港回歸以後,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就從未停止過干涉香港事務,利用港獨打擊中國的戰略也從未改變,這只是長期原因,並非他們為何此時對香港下重手的直接原因,而且無法解釋《逃犯條例》修訂具體在什麼地方傷害到了美國利益,

究竟《逃犯條例》的修訂在哪裡戳中了美國的痛點呢?

修訂前的《逃犯條例》事實上讓香港成為全世界範圍內為數不多的國際司法管轄孤島,除了成為國際逃犯的避難天堂外,還使香港成為國際情報自由港。

香港一直以來都是國際情報活動中心,早在20世紀初,香港已是英國「遠東情報中心」。全世界各方勢力利用香港的獨特位置,從事各種不能宣之於口的情報活動。

新中國成立後,香港更成為西方搜集情報重要據點,英方曾在小西灣等地設置監聽站,令香港與柏林和伊斯坦堡並列為「冷戰三大特務中心」。2013年,中情局前雇員斯諾登逃亡香港,揭露美國監控全球通訊,震驚全球。

斯諾登之所以選擇逃往香港,就是看中了香港全球情報中心的地位,可以方便其進行情報交易,聯絡密布香港的各國特工並與其政府交易尋求避難。

修訂前的《逃犯條例》使得各國情報組織機構以及情報販子可以在這裡方便地進行情報活動,而不用擔心因間諜罪等被引渡到已經與香港簽署引渡條約的20個不包括大陸、台灣、澳門在內的國家和地區。

同時,因為這20個已經簽署引渡條約的國家和地區大部分隸屬英美系國家,而香港政府司法系統同樣是英系,導致英美澳等情報機構在香港具有天然的外交優勢,即其他與英美關係不和國家的諜報人員一旦在香港被抓,因為不能引渡大陸,就只能引渡給英美系國家,這天然限制了反美國家得在港情報活動,卻又為中情局、軍情六處等英美情報機構增加了優勢。

新中國成立後,香港更成為西方搜集情報重要據點,英方曾在小西灣等地設置監聽站,令香港與柏林和伊斯坦堡並列為「冷戰三大特務中心」。2013年,中情局前雇員斯諾登逃亡香港,揭露美國監控全球通訊,震驚全球。

斯諾登之所以選擇逃往香港,就是看中了香港全球情報中心的地位,可以方便其進行情報交易,聯絡密布香港的各國特工並與其政府交易尋求避難。

修訂前的《逃犯條例》使得各國情報組織機構以及情報販子可以在這裡方便地進行情報活動,而不用擔心因間諜罪等被引渡到已經與香港簽署引渡條約的20個不包括大陸、台灣、澳門在內的國家和地區。

同時,因為這20個已經簽署引渡條約的國家和地區大部分隸屬英美系國家,而香港政府司法系統同樣是英系,導致英美澳等情報機構在香港具有天然的外交優勢,即其他與英美關係不和國家的諜報人員一旦在香港被抓,因為不能引渡大陸,就只能引渡給英美系國家,這天然限制了反美國家得在港情報活動,卻又為中情局、軍情六處等英美情報機構增加了優勢。

對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立法,並不屬於「一國兩制」下香港原有的法制權,而是屬於國家原有的立法權,不同於《基本法》附件中說到的特區立法會自行立法後到中央政府備存的權限與流程。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也在近日的一個公開講座會上明確指出,國家安全不在特區管轄權內,不屬於特區自行立法範疇。

同理,既然特區政府無權管治國家安全事務,立法會也不應有權管治國家安全事務。有沒有送中條例,香港人只要沒有犯罪,都不會被送到香港以外任何地方。

但是,一旦逃犯條例修改,中情局或者台灣情報人員在香港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間諜活動,因為外交和國家安全事務香港特區政府無權處理,間諜就只能被移交給大陸受審,而目前港美逃犯移交雙邊協議中,也沒有列出間諜罪,雖然該協議有兜底條款,有可能將間諜罪包括在內,但目前《逃犯條例》卻沒有兜底條款,所以美國就不可能據此將間諜引渡回美國,用膝蓋想都知道美國是絕不可能允許此類事件發生的,正是這一點結結實實地踩在了美國人的痛腳之上。

同樣,根據修改《逃犯條例》,如果發生類似華為高管途徑香港被抓事件,那麼中央政府就可以出面管轄,阻止美國將中方人員帶離香港。

目前,香港已經成為中資企業中轉其他國家重要節點,這樣做無疑將再次防止加拿大扣留中國企業高管、打擊中國高科技企業的惡性事件發生,而包括台灣地區、澳大利亞、英國等西方情報機構如果侵犯中國國家安全,那麼中方亦可經由香港實施抓捕並移交大陸審判,這將極大的震懾國際反華集團。

台獨和港獨勢力之所以要求修改《逃犯條例》時將大陸排除在罪犯遣返國家之外,而只將台灣納入,就是要給美國留出退路,因為目前台灣和美國是一丘之貉,一旦被抓就可以通過引渡台灣釋放。

而一旦修改《逃犯條例》將大陸納入遣返地區,不僅台灣間諜會被移交大陸,美國中情局在海外最大的站點——香港分部的活動必將受到嚴重打壓,中情局只能儘量壓縮活動或者更多吸收香港本地人加入執行任務,而《逃犯條例》修改中第二項則是改動《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條例》,就是香港執法部門可以接受包括大陸在內其他國家、地區的要求,在香港開展搜查活動,凍結疑犯財產,把證據交供給提出要求的國家,用於他們的司法審判。

很明顯,這條規定又堵住了CIA在港活動退路,除非CIA主動撤離,否則中國一定在香港將CIA在內的台灣和西方情報機構被連根拔起。正是看到了這樣嚴重後果,CIA才會在立法會即將開始二讀的時候大規模支持港獨分子鬧事,而美國及台灣蔡英文政府也立場一致地支持香港「反送中」示威活動,為的就是保住CIA在全球最大的外部站點。

所以,這一次暴動表面是為了修改《逃犯條例》而展開的法治鬥爭,私底下里卻是中美在香港的諜戰較量。重點不在於哪裡的人殺了哪裡的人,中國大陸在乎的是CIA根本已經把香港當作泛太平洋地區的總部,對大陸不斷滲透,美國在意的是好不容易在香港建立的情報網即將被掃蕩一空。

很顯然,對中國來說,本次修改《逃犯條例》再次強化了一國兩制中的「一國」,是為了直接打擊境外諜報機構對華滲透,是為了讓香港與大陸完美實現國家安全防禦對接。

一旦徹底打擊境外勢力滲透,就可以打掉港獨背後的境外勢力靠山,釜底抽薪之後港獨自然偃旗息鼓,這將從根本上保證香港穩定與繁榮。而本次修訂《逃犯條例》香港政府也必須再次看清,導致香港動亂的並非大陸,而是境外勢力支持的港獨,他們才是香港繁榮穩定的死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