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德國逮捕中國光伏企業3位高管被關押候審

2019年06月15日     13,364     檢舉

近日,一則「晚點」的新聞引爆了中國光伏行業,也即是俗稱的太陽能行業。

來自德國光伏媒體pv magazine消息,德國海關官員在今年5月15-17日的德國慕尼黑太陽能光伏展覽會(Intersolar Europe)期間執行了兩項逮捕令,逮捕了兩名中國公民,被捕的原因是涉及太陽能組件的商業走私以及違法規避了2018年9月之前執行的歐盟最低限價MIP,偷稅金額涉及數百萬甚至上千萬歐元。同一時間,紐倫堡-菲爾特檢察官辦公室也證實了這起逮捕事件。

而5月底六月初,國內多家光伏龍頭企業幾乎在相同的時間段相繼發布高管辭職公告,就是這則新聞的引爆點。企業更換職業經理人,對中高層領導職務的調整都是常有的事情,可是架不住整個領導層都更換,還是龍頭企業統一換人。

當慕尼黑Intersolar Europe的消息被證實後,外界對此最大的猜測就是如此集中的高管變動或與此次的慕尼黑事件有關。畢竟對於被扣押的人員,一旦與公司脫離關係,就不需要再為公司行為擔責,也就是不需要成為「接鍋」俠了。

阿特斯陽光電力集團的董事長兼CEO瞿曉鏵博士,據說身體抱恙暫時缺席。

隆基綠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鄒宗海,因個人原因辭職。

東方日升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總裁、副總裁一起因個人原因辭職。

常州億晶光電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荀耀等6人也一起因個人原因辭職。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企業對此作出回應,可那些企業的高管們為啥就不見了呢?就算是辭職了,人呢?截至到今天,這些離職的高管們都沒有出現在任何場合中。

人去哪裡了?是否還在德國監禁中呢?疑問重重呀!但是來自德國的知情人士泄密,此次被捕人員均為中國光伏企業的高管。

慕尼黑Intersolar案件還原

2007年,中國就已經成為生產太陽電池最多的國家,產量從2006年的400MW(兆瓦)一躍達到1088MW(兆瓦)。而德國慕尼黑太陽能光伏展覽會(Intersolar Europe)是全球全球迄今為止規模大、影響深的太陽能專業展覽交易會,聚集了國際上所有業內知名企業。作為中國的光伏龍頭企業肯定是要參加的。

據德國海關透露,在今年5月份德國慕尼黑Intersolar光伏展會期間,他們對中國公民執行了兩項逮捕令並帶走多名企業高管。

據紐倫堡-菲爾特檢察官的女發言人Antje Gabriels-Gorsolke說,這兩名在光伏展期間被捕的中國公民會和另外一名於5月中旬被捕的中國公民一同被關押候審。

另外,這名於5月中旬被捕的中國公民應該是在展會前後被捕,據悉這是一家中國光伏企業的高管。他的被捕的原因也是涉嫌參與向歐洲走私光伏組件。來自奧格斯堡地方法院消息證實,該名疑犯也是他們本周結案的刑事案件的關聯嫌疑人,涉案原因還是參與光伏產品走私。奧格斯堡檢察官辦公室的指控是,他們逃避了3500萬歐元的反傾銷和反補貼關稅。

其實這並不是第一起走私光伏組件案件,早在2017年中國光伏製造商就因類似原因-走私光伏組件被歐洲檢方調查並被起訴,其中有一家光伏製造商還是一家上市公司。

在同年秋天,紐倫堡菲爾特地方法院就做出了判決:有四人因違反MIPs被定罪。這些案件涉及約1.1億歐元的逃稅漏稅。關鍵的關鍵在於該案件的主要嫌疑犯並未逮捕歸案,也就是在逃。其他兩名同謀被判商業逃稅罪名成立,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和四個月。

在判決之後,該上市公司的發布公告其總裁因個人原因遞交辭呈。

那麼發生在今年5月的逮捕事件和2017年的事件有什麼關聯呢?

來自海關的消息證實,此次在Intersolar Europe展會前後被捕的中國公民並不是2017年案件的主要嫌疑人,但他們被懷疑捲入另一起規避針對對中國光伏製造商的反傾銷和反補貼措施的案子。

Antje Gabriels-Gorsolke說,檢察官辦公室已經提出有關「更換組件標籤」指控。這些由中國製造的太陽能電池板進口到歐盟時,被貼上了台灣和印度製造的標籤,以此來規避中國製造被要求的歐盟最低限價。據悉這類案件規避MIP涉及的偷稅漏稅金額高達上千萬歐元。

根據德媒的報道,在德國還有一些因規避最低限價和逃稅有關的案件,也已啟動了訴訟程序,每一個案件通常涉及金額達數百萬歐元。

如今年2月,對紐倫堡菲爾特地區法院第三刑事司六名被告的訴訟正式開始。被告包括該地區的一名前區長,他們將面臨有關太陽能電池板走私的多項指控。在這起案件中,中國光伏製造商日向葵被指通過一家德國子公司繞過了進口程序。

據德國檢察官稱,在那起案件中,有超過2000萬歐元的反傾銷和反補貼關稅未被支付,而且太陽能組件的售價據說低於最低限價MIP。

關於規避程度的聲明

2013年,歐盟發起對中國出口至歐洲的太陽能電池與組件的反傾銷、反補貼措施,同時實施MIP方案。

歐洲太陽能製造聯合會(EU Prosun)此前曾聲稱,規避最低進口價格承諾,以及每年高達4億歐元的反傾銷和反補貼稅,對歐洲納稅人造成了損害。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經審查後從2013年底開始對中國出口的太陽能組件實施「雙反」與MIP措施。

對於歐委會的決議,歐洲太陽能聯盟(SAFE)的負責人稱,SAFE的大部分股東都認為這將不利於太陽能產業的發展。消除貿易壁壘,堅持公平競爭,才能有助於歐洲太陽能產業及市場的永續發展。在歐盟投票反對該措施後,MIP協議於2018年9月到期。

在實施「雙反」與MIP措施的這些年,歐盟委員會發現一些中國光伏製造商在規避這些措施後,一再將它們排除在協議之外。另外一些主要的中國生產商要求自己退出這個項目。

在所有這些光伏企業中,歐盟對從中國進口的光伏組件徵收了約65%的反傾銷和反補貼關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