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企業的這個行為,讓任正非感動流淚,卻使特朗普大發雷霆

2019年05月23日     43,570     檢舉

華為總裁任正非的兩萬字採訪實錄持續刷屏,言語中的大氣平和、沉著冷靜折服了不少人。其中,談到一處細節時,任正非還自陳「(當時)我流淚了」,感到「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所為何事?他是感喟於這麼多年美國大量的零部件、器件廠家所給予的支持,即便現在面對白宮的極限施壓,一些美國供應商仍在搶時間努力備貨。

他說,「不要老罵美國企業……要罵就罵美國政客。」「美國企業和我們是共命運的,都是市場經濟主體。」

任總此言不虛。特朗普總統大棒亂舞、反覆無常,大有讓其國內企業元氣大傷之勢。5月20日,耐克和阿迪達斯等173家大型體育用品、鞋類產品的廠家、品牌商和零售商向特朗普發布一封公開信,直言「對鞋子追加關稅,將帶來毀滅性影響」,並大聲呼籲「求放過」。

信中,他們算了一筆帳,加征關稅,每年會產生30億美元的關稅成本,而進口鞋子成本的提高,將會使美國消費者的年均負擔增加70億美元。

耐克和阿迪撐不住了,「美國農業與工商業受不了了。」美國大豆協會主席戴維·史蒂芬斯說,特朗普「正把豆農推入死胡同」。一位參議員直接表示,白宮此舉只會「放大美國人的痛苦,尤其是農民」。

位列世界500強企業的美國北極星工業公司執行長斯考特·懷恩則稱,加征25%的關稅對其公司是「災難性」打擊,「如果最終沒有解決方案,我們只能將生產線遷到墨西哥」。

有人說,美國向華為打響的「禁令」槍,首先「中槍」倒下的是美國企業。誠然如是。前幾日,白宮「禁令」一宣布,高通、博通連續兩個交易日股價應聲下跌,跌幅達5%,意味著50億美元的市值蒸發。不僅兩家晶片巨頭,上至英特爾、甲骨文,下至美國各地的小型技術公司,都存在於華為在美供應鏈體系中。

從2018年的年報來看,高通67%的收入,英特爾26%的收入,英偉達24%的收入,蘋果20%的收入也都來自中國。

今天的世界,全球化程度如此之高,各大經濟體早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尤其是產業鏈條較長的通信電子行業,產業內分工越來越細,技術配套越來越複雜,各家公司已經成為了「命運共同體」。這也是由市場經濟的性質決定的。

亞當·斯密在《國富論》中說,以交換行為為基本特徵的市場經濟,依賴於專業化分工的不斷深化和市場規模的不斷擴大,最終必將使交換關係無限擴展、跨越國界、遍布世界。簡言之,市場經濟不僅是「全國化」的,而且是「全球化」的。

在這一背景下,不分青紅皂白一竿子打過去,必然傷及「自家人」。 然而,某些美國政客依然執著於給別人攪局。本質上,依然是零和博弈思維作祟,是傲慢與偏見作祟。

但問題是,這種狹隘的圍追堵截,能阻擋別人成長的步伐嗎?至少,就美方宣布將「寬限」90天實施對華為禁令,任正非是這樣回應的,「沒有多大意義,華為已經做好了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