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五大懸疑:特朗普為何一定要把事鬧大?

2019年05月15日     6,671     檢舉

中美貿易談判風雲突變,在即將達成貿易協議的最後一刻特朗普卻突然反悔。人們的目光幾乎都聚焦在了中美身上。目前關注的焦點無非是如下5大懸疑問題。

一、3250億美元的關稅大棒會不會落下?

在宣布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的同時,美國已經開始準備對325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意思很明確,如果中國在協議上不做出重大的妥協讓步,或者說中國要是進行反制性關稅報復,美國就會繼續報復懲罰。

然而,特朗普的極限施壓沒有起作用,中國的關稅報復措施還是按計劃出台了。也就是說,中國開始了反將軍。中國果斷把球踢給了美國。那麼,特朗普這3250億美元的關稅會不會立即生效?自然就成了一大懸疑。

由於此前特朗普已經把話說滿,繼續加征關稅的可能性非常之大。但是,正因為特朗普玩的是極限施壓戰術,實際上也就是「邊緣遊戲」。只是想通過強力施壓逼對手妥協,而非真的要硬碰硬的大幹一場。

而在中方宣布關稅反制措施之後,美國投市遭到重創。特朗普發推稱:「對中國非常不利,對美國非常好!但是中國多年來一直利用美國,讓他們領先一步(我們的總統辦事不力)。因此,中國不應該報復,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

他說「中國不應該報復,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表面上看是對中國的警告或者說是勸告,實際上更像是心虛。

在中方宣布反制措施之前,美國內就是反對聲一片,而在之後股市重挫,反對聲音更是強烈。可以說已經引發了貿易戰的恐懼。連他的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都承認關稅懲罰將傷及美國自己。而他的貿易談判代表一向強硬的萊特希澤則沒有了聲音。

特朗普狂吹「貿易戰很容易獲勝」的根據就是中國股市低迷,美國股市飄紅。這一次,美國股市也受重創,不知道他的信心是否還在?

特朗普周一在白宮告訴記者,他將於下月在日本舉行的20國集團峰會(G20)上同中國領導人和俄羅斯總統會面。很明顯,這是還想來一次「G20峰會共識」。也就意味著此前不大會宣布加征3250億美元的關稅。

當被問及是否會像之前威脅的那樣繼續對325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新的關稅時,特朗普表示他尚未決定。這也與事前的腔調不同。

其實,特朗普也得掂量一下,3250億美元的關稅牌打出去之後,手中的關稅牌也就打光了。既然是極限施壓或戰爭邊緣遊戲,這牌打光了可就沒的玩了。那麼下邊的疑問就來了:

二、貿易談判將如何繼續?

在第十一輪貿易談判之後,雙方同意談判還將繼續。

重啟談判或繼續談判,這加征的關稅恐怕就成為了新的談判議題。特朗普雖然經常是反覆無常,但在加征關稅問題上他恐怕不會。因為那意味著是承認自己的失敗。

在美方宣布對20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之時,中方依然按計劃赴美談判,可以說已經表現了最大的談判誠意,可以說是在給特朗普留後路。即使宣布了反制措施,照樣也還是給特朗普留了退路。

目前,普遍認為,加征的關稅勢必會給美國經濟帶來損失。中國一次有保留的反制,就立即引發美國和全球股市重挫,再嘴硬,事實已經擺在那裡。而從他急於與中國領導人見面的表態來看,也不像是要中止談判。畢竟他玩的是「邊緣遊戲」。

重要的是,如果中美談判破壞,美國無論如何都要承受巨大的損失。而不管對已經談好了的協議是否滿意,達成協議畢竟中方會大量的進口美國商品,對美國經濟和就業更有利。這一里一外的損失帳,他應當會算。

因此,雙方的談判肯定會暫時的擱置,但不會宣布談判破裂。或許在6月份的G20峰會上會再一次達成新的共識。然後繼續談判。

而如果特朗普真的宣布加征3250億的關稅,很容易形成騎虎難下之勢。那麼問題就來了。一旦形成騎虎難下之勢,一旦貿易戰繼續升級,有可能帶來更大的問題。

那麼第三個問題就來了:

三、雙方的損失會有多大?

目前,不僅是中美各自的專家學者,世界各國的專家學者都在從不同的角度來計算雙方的損失會有多大。有說中國的GDP會降低2-3個百分點,美國也將是3-4個百分點的損失。對各自的消費者和相關企業也都會產生一定的影響。

其實,目前這些計算幾乎都沒有什麼實際意義。中美的經濟體制與經濟結構截然不同,中美經濟關係密切又複雜,中美的社會狀況也大不相同。一旦展開大規模的貿易戰,這個損失會有多大,根本無法預料。

中國商品主要是在中低端,而美國則是高端和服務方面。互補性強又都具有極強的不可能替代性。雖然是互征關稅,但不是中止貿易。正因為如此,短時間之內對貿易額是不會產生太大的影響。遠期影響到是很難預料。

如果要是持久戰,那麼比拚的就不單純是經濟損失,更重要的是政治損失。也就是不能只算經濟帳,更要算政治帳。

目前在計算損失的時候,大都只從中美經濟自身出發,並沒有計算世界經濟形勢的變化。

如果中國能夠迅速加強與世界各國的經濟合作,如果能夠加速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和各種命運共同體建設,中國就能率先走出困境,或者說最大程度的彌補對美貿易損失。

而目前的美國,對歐對日貿易談判都不順利。一旦歐日不與美國配合。那美國的損失可就更大了。

如果從國際形勢出發,如果從美國政策的不得人心出發,美國的損失肯定要遠大於中國。

另外,目前的世界經濟特別是股市或者說金融市場,情緒化反應異常明顯。也就是說,世界經濟形勢更大程度上是受到中美貿易戰的緊張氣氛的影響。

對中國來說,現在面臨的問題,不是貿易數字損失多少,經濟增速下降多少,也不是能否承受的問題。而是中國經濟要不要按照美國的提供的道路發展。也就是要不要接受美國優先的問題。

與美國一戰,註定付出巨大的代價。可是堅決一戰,不用說擊敗美國,就是擊退美國守住陣地,這世界的局勢就立即會向中國轉變,中國的影響力就會加速轉化為領導力。

美國也應當清楚,與中國對抗,不論勝負都將極大的消耗自己霸權的實力。還是那句話,遏制中國崛起不是目的,終級目標是永遠領先世界稱霸世界。這是美國必須要算的政治帳。

正因為貿易戰的後果無法預料,所以中美會最大程度的克制對抗的衝動。那麼問題又來了:

四、如何取消已經加征的關稅?

加稅容易,取消加稅也是一個難題。特朗普的牛皮已經吹出去了,輕易是不會主動的立即取消關稅。但特朗普也急於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因為這涉及到他的大選問題。

前面說過,中方是給特朗普留出了退路,或者說沒有把路封死。6月的G20峰會,很可能是一個重要的契機。屆時雙方很可能再一次達成元首共識,重新啟動談判,選一個合適的時機找一個合適的藉口,取消關稅。

由於中國在原則問題上是絕不會讓步的,雙方以何種形式取消關稅,目前尚不得而知。

五、特朗普為何一定要把事情鬧大?

一是特朗普就是利用世界各國對貿易戰的恐懼,通過貿易戰逼世界各國妥協。

二是錯估了美國的實力和領導力,同時也低估了中國和世界各國的意志力。

三是借貿易戰綁架民意。一旦特朗普的貿易霸凌得勢,會給美國帶來極大的利益,這會讓美國保持絕對的優先。美國人自然會給予強力的支持。這就是為什麼他的支持率一直保持較高水平的重要原因。也就是美國人民把希望都寄拖在他一人身上了。

四是綁架美國政治。特朗普美國優先政策以及貿易霸凌政策,顯然易見是最大程度的體現美國霸權和利益。民主黨也不敢反對。自然也就提不出能夠讓民眾接受的政策主張。而共和黨中的反對者也不敢輕易反對。

五是轉移「通俄門」調查報復的不利影響,化解政治危機。

目前的美國雖然不能說完全是積重難返,但也是困難重重,任誰都拿不出更好的辦法來阻止衰退之勢。也只有走「美國優先」這個強硬政策的險棋,才會有一線希望。可以說,目前特朗普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大選可擺脫個人困境的唯一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