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飛北京航班迫降美國,一查原因讓人傻眼

2019年04月16日     735     檢舉

旅居加拿大的華人企業家、德華國際礦業集團董事長劉乃順先生,通過其親身所見,給國人好好上了一課。這件事發生在從溫哥華飛往北京的加拿大航班上,當時劉乃順先生坐位在經濟艙倒數第三排,靠近機尾,他有幸看到了一對夫婦是如何耍小聰明,結果自討苦吃的全過程……

飛機從溫哥華起飛一個多小時,大概到達美國「飛地」阿拉斯加州領空時,一對男女有說有笑從前方走來上廁所。上完廁所後,兩人見最後兩排居然空著,遂一人一排,就躺下休息了。兩人都講中文,有說有笑,說什麼這飛機原來這麼空啊,太睏了,正好睡一會。

他們不知道,這兩排座位並不是售票的,而是留給機組人員專用的,上面有明顯的英文提示標識。

午餐過後,飛機飛行平穩,機內燈光變暗,到了大家休息的時間。空姐們也開始輪流休息。有空姐來到後面,先用英文,又用中文,輕聲對兩位說:「這是機組人員的休息位,我們要休息了,請您二位回到原座位。」

不知道這兩位是真睡著了,還是假裝,空姐都說了幾遍了,那女的才有點不耐煩地說自己頭疼噁心,渾身無力,可能生病了。那男的隨後也同樣說自己病了,需要休息。

空姐臉上立馬充滿關切,讓兩人好好躺著,立即就去報告了機長。隨後,廣播響起:「各位旅客,機上有兩名乘客生病,不能動彈,情況危急,如果有乘客是醫生,請您至機尾提供幫

但空姐的態度依舊,溫言安慰著兩位,說生命重於一切,醫生一定會好好幫他們診斷的,還說這是加航的規定,有人在飛機上病了,就必須按規定辦事,任何人都不能有僥倖心理。

這對男女見說不通,真要崩潰了,聲音都提高几倍,就差點發火掄拳頭了。

說話間,飛機已經安全著陸,機場地面人員及救護人員拿著搶救設施和擔架進入機艙。

兩人也是急了,開始橫起來,死活不下飛機。

救護人員溫言溫語,但態度和空姐一樣堅決,大概就是自己不是醫生,不能確定兩人的病情,一定要抬兩位去機場專門的救護站接受全面的身體檢查。這樣做是有關法律明確規定的,誰都不能違背。

僵持間,又上來兩名荷槍實彈的警察,同樣溫言但態度堅決地請兩位前去診斷,否則他們有權利實施強制措施。助!」

飛機上還真正好就有一位醫生,而且還有聽診器等,但他檢查了半天,也不知道兩個人得了什麼病,最後只能嚴肅地對空姐說,兩人得的病很奇怪,自己無法診斷。

要說這兩人也真是的,醫生都來了,他們居然還裝,還讓人家診斷。你沒有病,人家怎麼能診斷的出來?

兩人見實在沒辦法了,遂憤憤地表示自己可以走下飛機。但醫務人員堅持說,不知道兩人的病情如何,為了防止受到二次傷害,必須用擔架抬下去。

這對男女終於極不情願地爬上擔架,被抬下飛機,其隨身行李和託運行李也相繼撤離航班。至於最後是怎樣收尾的,又改簽的哪次航班,就不得而知了。

這對男女的遭遇,是不是給了你很大的啟發?我們很多國人愛耍小聰明,且特別能講自己的一套道理。但是,在國際社會,沒有人聽你講道理,大家都是講規則,講程序。

劉先生實在看不下去了,悄悄用英文告訴空姐說,這兩人應該是夫妻,至少是熟人,他們沒病,就是想賴著座位不想起來而已。

空姐一臉詫異,說不可能,誰會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說實話,她確實理解不了。

飛機繼續向前飛行,原本該休息的空姐,除了有一人守著兩位外,其他人都只能分散到別的座位休息。而兩位卻自認為撒謊成功,繼續躺在座椅上休息——也或許,他們需要用繼續裝病來掩蓋自己的謊言。

但事情很快翻轉。不久,喇叭再次響起,機長告訴廣大乘客,飛機已經到了美國阿拉斯加州的首府安吉雷奇上空,因有兩名病人,不得不立即在安吉雷奇機場降落。

這對男女眼見不妙,晃悠悠起來,甩甩胳膊甩甩腿,好像沒事般地說,已經好了,飛機不用降落,會耽擱大夥時間的。

他們認為這樣大家都有台階下了。但空姐卻一臉嚴肅,而且態度十分誠懇地說:「生病不是小事。你們乘坐了我們的航班,我們就必須對你們的生命安全負責,機長已經通知了機場地面的緊急醫療救護機構,相信他們會對你們進行最好的救助!」

這對男女知道事鬧大,連連說真得沒病,已經好了,千萬不用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