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前夕,總統親信突然攜千億美元大單向中國示好…

2019年04月15日     6,875     檢舉

印度尼西亞舉行總統大選前夕,現屆政府宣布將向中國投資者提議總價值達911億美元的項目,與中國加強「一帶一路」合作。如果現任總統佐科順利連任,目前正在推進的中資項目合作將繼續進行,由總統信任的愛將「四星將軍」盧胡特領頭推動。

以上28個總值近千億美元的項目,分布於巴厘島與印尼北部三個「外圍」省分,呼應印尼總統佐科2014年競選時提出的「九大優先政策」之一--從外圍地區發展印尼。現任印尼投資協調委員會(BKPM)主席Thomas Lembong認為選定這些地點來進行合作,契合了佐科政府「從邊緣地區發展國家」的雄心

「北三一島」

大選前夕拉投資

印尼作為擁有最多穆斯林公民的全球第四人口大國,且為疆域橫跨亞洲及大洋洲、坐落於南海南端的群島國家,以其豐沛的自然資源與年輕人口吸引海外投資者。此次合作提案在「一帶一路」倡議下也顯示出特殊意義,倡議中的「一路」——旨在連通中國與南海、印度洋地區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正是2013年10月於印尼首度提出的。

今年,正值印尼大選前夕,現屆政府的對華合作牽頭人盧胡特向中國拋出了一攬子落在「三北一島」的合作項目。3月20日至21日,中國與印尼政府代表在巴厘島召開「區域綜合經濟走廊」建設合作聯委會第一次會議,由中國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寧吉喆,與印尼海洋統籌部長盧胡特(Luhut Binsar Pandjaitan)共同主持。雙方討論中國與印尼共建「一帶一路」、產能合作、重點港口和產業園區合作等議題。

會前,3月19日,盧胡特已向《雅加達郵報》透露,印尼政府向中國投資者提議的投資項目共有28個,價值達911億美元。印尼 CNN 同日報道,這些項目將採取「企業對企業」(B2B)的方式進行。

據印尼海洋統籌部發給世界說的聲明,盧胡特稱,中方已為北蘇門答臘瓜拉丹戎港(Kuala Tanjung)第一階段的合作準備了框架協議草案。另外幾個項目包括:雙溪芒克(Sei Mangkei)工業區項目、處於第二階段的瓜拉納穆國際機場(Kualanamu)的戰略合作,仍待雙方多輪商定。

兩國擬合作的項目還有北加里曼丹雙溪卡沿(Sungai Kayan)地區的清潔能源開發項目、北蘇拉威西比通(Bitung)專屬經濟開發區項目、巴厘省庫拉庫拉島(Kura-Kura)項目。

包括寧波港、中國電建在內的中國企業,在浙江省發改委和中國商務部的陪同下,還訪問了北蘇門答臘、北加里曼丹,並會見了印尼國營企業第一港口公司(Pelindo I)。盧胡特說,由政府輔助的「企業對企業」的交流模式未來可應用於其他項目。

「三北一島經濟發展走廊」

據《雅加達郵報》報道,印尼投資協調委員會主席Thomas Lembong 解釋說,這些地點的選擇具有「戰略性」。北蘇門答臘地點鄰近馬六甲海峽,而且是印尼棕櫚油重要產地;北加里曼丹有巨大的水力發電潛力,有助煉鋁場的設立;而北蘇拉威西是地理上印尼與中國最接近的地方。

印尼政府提出了許多具有前景的基礎建設項目,但資金是個大問題,因而佐科政府積極招攬私營部門與外國資金來支持。上述這些印中合作項目的所在地,除了觀光勝地巴厘省,其他三省北蘇門答臘、北加里曼丹、北蘇拉威西,都屬於印尼較為落後、亟需基礎建設的地方。

佐科政府對於這三地與巴厘島提出了「三北一島」(3 North +)經濟發展廊道計劃,框架下的項目包括六個工業園、兩個觀光項目、兩個機場、兩個港口、水電項目、收費公路。印尼政府計劃將北蘇門答臘發展為「西印度尼西亞與東協的經濟與商業中心」,北加里曼丹為「能源與礦產中心」,北蘇拉威西為「環太平洋經濟中心」,巴厘為「高科技與創意經濟中心」。

圍繞北加里曼丹、巴厘等地的項目,盧胡特曾在2018年4月訪華期間,就已簽署了七項合作文件,包括能源、化工、鋼鐵、工業園等領域。其中五份合作協議:在北加里曼丹建設卡沿水電站,投資額20億美元;在北加里曼丹省建設二甲醚轉化煤制氣工業,投資額7億美元;建立發展卡沿水電站的合資公司,投資額178億美元;設立合資公司在巴厘省建電站,投資額16億美元;合作建設煉鋼廠,投資額12億美元。另有兩份合作諒解備忘錄:在北加里曼丹合作發展電動車電池廠、合作建設達納古寧曼古帕迪工業園。

現任總統重要策士擔任對華特使

這位多次作為印尼「總統特使」訪中的盧胡特,是現任總統佐科內閣中最具影響力的成員之一,可表明佐科對於兩國合作非常上心。無論過去作為政治法律安全統籌部長,還是現任的海洋統籌部長,盧胡特一直是代表印尼方協調對中合作的重要牽頭人。

盧胡特

現年71歲的盧胡特經歷遍及軍事、外交、商業、社會發展等多個領域,曾是印尼軍中為數不多、最高級別的「四星將軍」。他在2004年創立了自己的Toba Sejahtra集團,公司業務涵蓋採礦、能源、種植園、地產等。由於商業上的成功,盧胡特在2008年成為印尼國會主要反對黨專業集團黨(Golkar)副主席。

盧胡特與佐科的淵源早過佐科身邊的其他主要謀士,兩人於2008年因生意而結識。盧胡特在北加里曼丹有林場,佐科經營家具製造業。後來,盧胡特是佐科打總統選戰的顧問與重要金主,當2014年7月9日佐科在「印尼獨立宣言紀念碑」旁自行宣布當選時,盧胡特就站在他的身邊。

「草根總統」佐科的當選,標誌印尼1998年民主化以後,傳統軍政菁英之外新興政治力量的崛起,但這也意味著佐科缺乏寡頭家族與傳統政黨機器的支持。佐科在2014年10月上台時,面臨「朝小野大」的局面,其所屬的「民主奮鬥黨」與其同盟在國會僅有約三分之一席位。雖然在全國擁有高人氣,但佐科在自己黨內也缺乏根基。

在此期間,盧胡特先後出任兩個重要職務,被視為協助佐科合縱連橫的「左右手」。在2014年12月,佐科新設了「總統工作小組」(後更名為「總統執行辦公室」),讓盧胡特出任了參謀長(chief of staff)。

2015年7月內閣改組,盧胡特被任命為內閣中權力最大的政治法律安全統籌部長,下轄外交、內政、國防等六部以及檢察總長辦公室、軍警與情報單位等強力部門。他一度身兼兩職,直到2015年9月才卸下總統參謀長職務。

上任近兩年後,佐科拉攏了專業集團黨(Golkar)與國家使命黨(PAN),鞏固了國會的多數支持,並且在2016年7月內閣改組中做出了相應的人事調整。盧胡特在該次改組中改任海洋統籌部長。

這個職務的影響力不容小覷。海洋統籌部管轄海洋事務與漁業部、能源與礦產資源部、交通部、旅遊部。不僅管理海陸自然資源,更涉及主權邊界與諸多跨國合作事務,需要老練的政治與外交手腕。關係到交通部、包括雅萬鐵路在內的連接性基礎建設更是佐科的重要政見。

佐科是第一個為印尼提出全面性海洋政策的總統。他在就職典禮上說:「我們必須竭力讓印尼恢復為一個海洋國家,海洋、海灣、海峽是我們文明的未來。我們已經忽略海洋、海峽和海灣太久了。現在正是時候,讓我們祖先『縱橫海洋』的口號再度迴響」。佐科一上台就恢復了海洋統籌部長的職位,2017年3月出台「印尼海政策」總統令,明確並加速實施其「全球海洋支點」(Global Maritime Fulcrum)政策倡議。

海陸資源豐富的印尼是全球最大的漁業產品生產國之一。印尼領海面積是國土的三倍之大,這是世界第六、亞洲之最,印尼六成的油氣資源蘊藏在海里。在超過17000個島嶼所組成、如散落珍珠的破碎國土之下,還藏有全球第一大的金礦、第二大的銅礦。在此背景下,海洋統籌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統籌部長職務之外,盧胡特還經常以佐科總統「特使」身份赴中國招商引資,在2017至2018年期間四度訪華,也頻繁走訪中國企業投資或承建的重大項目,向各界推廣印中經濟合作策略。盧胡特領導的海洋統籌部亦多次代表印尼同中國簽署合作文件。

即將進行的印尼大選

在此次向中國提議了911億美元項目不久後,印尼即進行大選。 4月17日,1.9億選民將舉行正副總統與國會上下議院選舉。雖中國投資、對中關係都不是選戰中的主流話題,但「經濟」依然是最受選民關注的話題之一。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