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不是皮耶魯齊,華為不是阿爾斯通,中國更不是法國

2019年03月14日     2,568     檢舉

華為財務長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事件已發酵四個月,喧囂沉澱、真相漸露——美國動用外交、金融、司法等領域優勢發起「長臂管轄」,打壓中國。

此時,有人翻出了前法國阿爾斯通公司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魯齊案,他的六年牢獄之災,給了美國同行將阿爾斯通「吃干榨盡」的機會。

左孟晚舟,右皮耶魯齊

如此雷同的情節

讓人不僅好奇

故技重施的美國

能夠再一次得逞嗎?

為錯誤付出代價

「皮耶魯齊之囚」始於2013年,他本打算在紐約中轉,前往墨西哥開拓拉美業務,可美國司法部以「商業賄賂」之名,不僅將其投入監獄,還讓阿爾斯通陷入「外有官司,內有錢荒」的絕境,最終以公司拆分收購,皮耶魯齊刑滿釋放之際,而吃下阿爾斯通優質資產的正是美國對手通用電氣(GE)。「皮耶魯齊是法蘭西悲劇的縮影,」法國歷史學家弗朗索瓦·戈德芒2016年坦言,「至少在產業界,法國乃至歐洲早就成了被美國征服的土地,我們在全球化競爭中顯得無能為力。」

法國總統馬克龍目睹過「皮耶魯齊事件」全過程,2016年,尚為奧朗德政府經濟部長的他告訴《回聲報》,「法國為(阿爾斯通瓦解)錯誤付出代價,自2000年來,我們丟失超過100萬個就業崗位,我們處於脆弱的局面」。

「戴高樂時代,每年約170家大企業在政府組織下制定戰略發展計劃,無論國家銀行還是私人銀行,都必須依照國家方針,支持實體經濟,」戈德芒回憶,「正是在上世紀60-70年代『光榮歲月』崛起的阿爾斯通,得益於專注工業與基礎建設領域的國家投資,實現國內市場強勢地位,隨後步入國際市場,取得優良業績。」馬克龍承認,國家資本主義與家庭資本主義的結合,成就了阿爾斯通這樣的法國名企。

左阿爾斯通,右通用電氣

21世紀第二個十年發端後,席捲全球三分之一輸配電市場的阿爾斯通成了美國竭力打壓的對象。2010年,美國商務部率先追查阿爾斯通如何以「不正當」手段獲取大筆訂單,接二連三的官司和制裁讓阿爾斯通疲於應付。隨著2014年印尼、埃及等國「電力設備採購弊案」發酵,華盛頓的「司法鐵錘」與「金融鐵砧」同時發力,不僅利用《反海外腐敗法》的規定逮捕涉嫌向對象國行賄的皮耶魯齊,對阿爾斯通以7.72億美元罰金,而且美國金融財團「奇蹟般」地讓法國國債收益率出現異常波動,令法國政府急著拋售這個燙手山芋。

「征服」並非偶然

阿爾斯通的隕落並非個案。在薩科齊政府時代,法國逐漸失去一大批最優秀的企業。2008年起,已經有數百家企業被外國人收購。西班牙《阿貝賽報》記者安赫爾·富恩特斯形容,美國是最能證明法國經濟健康每況愈下的「參照物」,「移民」到美國的法國企業陣容龐大——代表「法蘭西血管」的德西尼布能源公司被美國FMC公司控股;歐洲數碼紡織品領軍企業Caldera Graphics SAS成了美國都福集團的「囊中物」等。

美國「征服」法國並非偶然,「法國幾乎赤手空拳地迎戰這場全球性戰爭:軟弱的政府沒有能推動戰略集團發展的產業政策,資本家手中沒有資本,只顧眼前利益而不重視創新。」富恩特斯提到,過去二十年,法國工業(尤其是電氣、工具機製造)錯過了自動化及產業高端化的轉向,同時因喪失金融主權,背負沉重債務的法國政府不得不靠出售優質資產來彌補財政窟窿。這其中,為人詬病的《蓬皮杜·羅斯柴爾德法》是釀成「法國病」的一部分,這部法律禁止政府以近乎零利率向國家中央銀行借款支持國內企業,理由是「防範通貨膨脹」,可真實情況是「法國中央銀行以象徵性的1%利率將錢借給私人銀行,而私人銀行基本以4%的利率借錢給國家,由國家提供給企業」,這多出來的額外利息構成法國國債的主體。

滑稽的是,法國超過1.3萬億歐元的國家債務中,三分之二的債權掌握在法國境外的銀行,說的直白點,掌握在美國華爾街手裡。據統計,20家有權發行法國國債的銀行中,僅3家為法國銀行,其餘多半是跨國銀行,而且美資背景濃重。而購買最多法國國債的,正是高盛、摩根、巴克萊這樣的美國大金融財團,實際上控制著法國經濟命脈。

順便提一下,除了皮耶魯齊,另一個試圖與美國對抗的法國金融界名人、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多米尼克·史特勞斯·卡恩據說也是遭美國「陷害」了。《費加羅報》記者洛爾·芒德維爾提到,2009年,卡恩治下的IMF有意提升新興市場國家代表權,在美國抵制下堅持設立特殊准入原則,打破貸款額度必須參照借款國對IMF的貢獻的程序,允許超額貸款。2010年,卡恩帶頭設立所謂「系統性豁免」,向岌岌可危的希臘、冰島和葡萄牙提供大額貸款,理由是不這樣做可能導致系統性風險。這讓美國認為是實質性幫助法國銀行業,這最終成為壓垮他與華盛頓關係的「最後稻草」。

果然,2011年5月,身高1米6出頭的卡恩在紐約被捕,理由是他性侵了一名身高1米8、體格健壯的32歲黑人女清潔工。該案最後雖然因原告供詞前後矛盾而不了了之,但卡恩不僅被迫讓出了國際貨幣基金總裁的位置,還退出了當時法國總統大選,讓親美派的薩科齊順利上位。卡恩下台後,新任IMF主席拉加德上台後第一件事便是取消系統性豁免,並宣布更符合美國心意的貸款規則。

多米尼克·史特勞斯·卡恩

美國沒有扼殺機會

美國有句俚語:「美國任何事情都遵循商業邏輯」,意為用最佳的組織、最小的成本,獲取最大的利益。目睹法國人的教訓,明眼人都能意識到孟晚舟事件已不是簡單的司法問題,而是帶有強烈施壓信號的政治行為,「美國正利用其法律體系在與中國競爭中推進政治和經濟利益」。

首先,經濟規模和產業鏈覆蓋面完全「碾壓」法國的中國,美國法律「長臂管轄」究竟能在多大範圍內奏效是個問題。

深度了解阿爾斯通事件的美國恩維斯特內特公司全球戰略負責人扎卡里·卡拉貝爾指出,針對華為公司及孟晚舟的訴訟,是可怕的政治錯誤。他認為,「相較敢於反抗的國家,美國如果擁有支配性實力,它就能將執法作為實現政策目標的工具,但這顯然不適用於美國與中國。」曾任小布希總統顧問的羅德·亨特說:「如果中國經濟規模與加州相當,孟晚舟和華為就很危險。但中國現在是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美國)逮捕世界最大科技公司之一的二號人物(孟晚舟),並不是實現政策目標的手段」。

其次,美國通過關稅、法律、金融等手段來減緩中國高科技發展速度,也是無效的。

中國把「防控金融風險」列為三大攻堅戰之首,一方面進一步擴大開放,一方面扎牢制度籠子。即便回到商業競爭本身,「華盛頓保護主義者希望將高科技供應鏈轉移到美國,純屬天方夜譚,這一行業就是全球化的受益者,一家美國公司有1.6萬家供應商,其中一半以上在國外。任何試圖將該行業一分為二的做法,最終將損害美國生產商和消費者。因為對這些公司來說,中國同樣是巨大的市場。」《經濟學人》周刊如是說。

第三,中國大力發展半導體行業正值千載難逢的歷史機遇期。幾十年來,晶片產業一直是靠摩爾定律來推動。根據摩爾定律,特定尺寸的晶片性能每兩年翻一番。而目前該定律正好達到物理極限。米拉博證券公司分析師尼爾·坎普林認為,華為是「最具顛覆性和技術最先進的」中國公司,是全世界最大的電信設備製造商,擁有數量最多的5G行動網路專利,「這些標準是中美大範圍智慧財產權之爭的核心,美國不擇手段要挖掉中國技術智慧財產權革命的心臟的原因」。華為等公司的創新能力早在2015年就得到證明,那一年,美國歐巴馬政府阻止英特爾晶片出口,反而刺激中國發展國內的超級計算機產業。

法國學者戈德芒表示,特朗普的前戰略顧問史蒂夫·班農形容美中關係局面類似20世紀80年代初的美蘇關係,「這是極端錯誤的」,「原蘇聯當時對西方經濟體內部的融入幾乎為零,而中國的融合是巨大的,因而所有針對它的制裁都將帶來『迴旋鏢效應』」。也因此,在全球範圍內中,很多人反對美國敲打中國。

孟晚舟不是皮耶魯齊,華為不是阿爾斯通,中國更不是法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