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日本媒體報道,當地檢方同一天還起訴了另一名加拿大人

2019年03月13日     15,081     檢舉

又一個加拿大人被抓了!

不是在中國,是在日本。

但事情還是那件事情——販蠹!

不是一般般的小販,而是一舉販到了讓整個日本都有點目瞪口呆的地步。

按照日本媒體3月11日的報道:

1,日本方面也很吃驚,抓販蠹抓了這麼多年,這還是有史以來從旅客行李中查獲的最大一樁蠹品走私案。共藏了29.94公斤,分裝在30個塑料袋中,每袋約重1公斤,用衣物包裹隱藏,分裝在兩個隨身行李箱中。

就是下面這張圖片里的行李箱。一般隨身行李最重也就一二十公斤,可以說,這兩箱行李,幾乎都是蠹品。真是夠拼!

2,被逮捕的加拿大人名叫喬納森·伊莎貝爾,只有21歲,在加拿大從事賣魚生意。他2月17日從加拿大蒙特婁飛抵達東京成田機場,也正是隨身這麼多行李,讓日本警方起意,攔下來檢查,緝度犬一查一個準。

日本海關稱,這名加拿大人當時供述:「因貪圖高額報酬,在加拿大機場受人所託運送這兩個箱子,不知道裡面有啥。」不知道是真話還是假話,但如果真是這樣,也真是糊塗到家了。

3,這批蠹品為中樞神經興奮劑,若流入市場,零售價格將超過1億元人民幣。在日本,冰蠹、安非她命等中樞神經興奮劑,屬《興奮劑管理法》的管理範圍。

這名加拿大人已被提起訴訟。按照日本相關規定:以營利為目的從國外運進興奮劑的,處無期或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根據情節輕重,處無期或三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一千萬日元以下。

這是在日本,如果在中國等其他國家,這麼大的蠹品走私,結果很可能就是斯刑了。

事實上,根據日本媒體報道,當地檢方同一天還起訴了另一名加拿大人,59歲,他被指控攜帶類似蠹品16.75公斤,若流入市場,零售價值將超過6000萬人民幣。

此前的2017年,一個加拿大知名音樂人,更絕,在隨身吉他中藏了10公斤蠹品,被日本當局逮了個正著。

請注意這些細節:

1,都是加拿大人,不遠萬里,來到日本。

2,不是毫不利己專門利人,而是專門走私蠹品,都被逮了個正著。

2,量還真不小,最新這個,還一舉刷新了日本的記錄。

日本人都有點目瞪口呆,你們這些加拿大人,真行啊!

這不由讓人想起在中國的另一個加拿大人——謝倫伯格。

按照不久前中國大連大院的判決,被告人謝倫伯格參與有組織的國際販毒活動,夥同他人走私冰蠹222.035千克,最終,他被以走私蠹品罪判處斯刑。

重拳出擊,應該說傳遞了一個重磅信號:不管是加拿大人,還是哪國人,在中國販蠹,罪不可赦,乃至會剎無赦。

這倒不是針對加拿大人。有媒體就統計,因為販毒在中國被判斯刑的,至少還有6名日本人。

在所有外國蠹販中,英國公民阿克毛最為著名。他因為攜帶4公斤海咯因入境,被判處斯刑。被處決前夕,時任英國首相布朗親自出馬,又是寫信又是求情,但最終,阿克毛還是被執行了斯刑。

為什麼,加拿大現在跟蠹品那麼關係近呢?

如果那個21歲小伙是無辜的,那他真是太傻太天真了,為了一點錢財,豁出去了自己的自由;但這背後,肯定有更齷齪的勾當。被逮住的總是少數,更多的加拿大蠹販應該還在後面。

估計加拿大總理特魯多也很焦慮,接連有加拿大人販蠹在中國、日本抓獲,弄得他出面不是不出面也不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背後肯定有大文章。

當然,也必須說一下,這種加拿大人,肯定還是極少數,但正是這種極少數,而且還這麼大膽,還惹出很多的事端,把加拿大的形象敗壞了。

以謝倫伯格為例,加拿大媒體就披露,2003年和2012年,也是因為販蠹,在加拿大曾先後被判入獄6個月和16個月。

也就是說,他是一個蠹品慣犯。

這些人自認為在加拿大不會有大事,於是把生意做到了亞洲。所以,這才有了讓日本人目瞪口呆的販蠹新紀錄。日本沒有死刑,他們也不必擔心自己的性命。

但興沖沖還想到中國來這一套,那自作孽不可活,真是斯路一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