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第一冰鑒——曾侯乙銅鑒缶 古人的冰箱

2019年02月11日     560     檢舉

古代的貴族生活離不開冰,他們祭祀要用冰,儲存食物要用冰,特別是夏天飲酒更要用冰。這時因為在古代很長一段時間內,他們飲用的是米酒。米酒最容易變質,因此古人製造了銅鑒缶來冰鎮酒。

一個小軍官的困擾

1977年9月,在湖北隨縣駐紮的武漢軍區空軍雷達修理所副所長王家貴心情有些鬱悶,這倒不是因為修理雷達出了什麼狀況,而是在他們駐地發現了古墓。

王家貴是一個年輕好學的軍官,他喜歡歷史文物,業餘時間經常看一些文物雜誌。他沒想到自己的這點愛好,讓他發現了後來震驚全國,聞名世界的曾侯乙墓。

曾侯乙墓發掘現場

事情是這樣的,他們的雷達修理所要在當地擴建營房,就在對紅色砂岩山崗實施爆破時,實然出現了一大片褐色泥土。他看過許多文物發掘的故事,據此懷疑下面可能有古墓。於是他趕緊給隨縣文化館打了個電話,請求派人來查看。然而這事沒有引起他們的注意,過了一個月了,還沒派人來。

他們每天繼續施工、爆破。那是10月底的一天,他們請的幾個農民在拉土時,撿到了幾個銅片。這幾個農民也沒有報告,就把銅片賣給了縣裡文物收購站。王家貴知道這事後非常警覺,他讓施工人員小心,看有沒有新的發現。幾天後,果然又挖出幾件舊銅器。王家貴憑藉自己所學,認定其中一件是只鼎。這次他不打電話了,直接去找縣文化館領導。

他們終於派了個人過來,不過這人是學音樂出身,對於文物一竅不通。他來到現場看了看,既沒有墳包,也沒墓碑、墓門,於是斷言沒有什麼古墓,讓他們放心施工。

王家貴一面派人繼續施工,一邊仔細觀察。幾天後,在褐土層里出現了一些黏性很大的泥土,剛開始是青灰色的,太陽一曬就成了白色。王家貴看著這些白膏泥,像極了他在一部關於馬王堆發掘的影片中看到的泥土。因此,他更加肯定,下面有古墓。

曾侯乙墓出土的青銅尊盤

他又一次去了縣文化館,再次說了他們的意見。然而文化館又一次輕率地否決了王家貴的意見。

接下來的日子裡,王家貴在施工時非常小心。在清理褐土層時,他們發現了一塊大石板。以他們多年的施工經驗,斷定這是人工放上去的,石板下面很可能就是古墓。

這次他直接請示了他們的上級部門武漢空軍後勤部,請求批准暫時停止施工,等查明情況後再做判斷。同時他第三次來到縣文化館報告。文化館這次非常重視他們的意見,派了略懂文物的考古的副館長王世振去現場勘察。他斷定這是一座古墓。

王世振立刻向湖北省的文物部門報告,同時王家貴他們也收到了上級部門的命令:暫停施工。

軍方參與考古發掘

時任湖北省博物館館長兼文物考古隊隊長的譚維四,親自帶隊來到王家貴他們施工的現場,主持發掘工作。

在雷達所官兵們的幫助下,考古工作隊經過三天時間的鑽探,探明了此墓的基本情況。確認這是一座巨型的岩坑豎穴木槨墓。此墓葬是先在紅砂岩山崗上鑿豎穴以為墓壙,壙底置巨型木質棺槨,然後回填土石。由於爆破和推土機施工的影響,古墓地面原狀及坑口已遭破壞。當時殘存坑口呈不規則多邊形,面積約有200平方米左右。這是譚維四考古生涯中見到的最大墓葬。

曾侯乙墓出土的彩漆木雕鴛鴦形盒

200平方米的古墓是什麼概念呢?它比著名的長沙馬王堆一號漢墓約大6倍,比出土越王勾踐劍的江陵望山一號楚墓約大8倍。

坑內所剩填土,最淺處距蓋板只有80-90厘米。爆破施工炮眼的底部,距蓋板最近的也只有70-80厘米。譚維四暗叫:「好險!」這萬一要是不停止施工,一炮打下來,古墓就被炸掉了。

同時,他們還在墓坑的中部偏北發現了一個盜洞。這個盜洞開口很小,直插槨頂,填土也順著這個盜洞落進了槨室。譚維四憑藉多年的考古經驗判定這個盜洞是西漢前的民間的一起小型盜竊,對古墓影響不大。他出於保護文物的考慮,趕緊打報告給國家文物主管部門,請求批准發掘。

獲得批准後,古墓發掘工作於1978年5月11日正式開始。發掘現場十分壯觀,武漢空軍派了架軍用直升飛機飛了兩個起落,航攝了發掘現場全景,取得了墓坑、槨蓋、墓地周圍的地理環境等十分珍貴的考古記錄資料及電影片、電視片所需資料。此外,解放軍駐隨縣炮兵某師派出黃河牌載重8.5噸的吊車一台,武漢空軍後勤部及雷達修理所各派出解放牌載重汽車一台,雷達修理所根據工程師的設計,特地趕製了起吊用的機械和工具多種。

曾侯乙墓出土的彩漆木雕龍鳳紋蓋豆

考古人員小心翼翼地對墓室進行清理。墓中出土了許多禮器、樂器、漆木用具、金玉器、兵器、車馬器和竹簡。器物的銘文上大多有「曾侯乙」字樣。據此專家們判斷這是曾侯乙的墓。曾侯乙是春秋戰國時期,曾國的君主。曾侯乙墓出土的文物中,最負盛名的是曾侯乙編鐘,是迄今發現的最完整最大的一套青銅編鐘。

此外,他們還在墓中室的東壁發現了一對差不多有今天的冰箱一半大的青銅器。打開其中一個的蓋頂,裡面露出一個方口的銅壺。在場的專家看到這對「寶貝」時,愣住了,這究竟是什麼東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