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石曼子」四兄弟——日本戰國最強一族

2019年01月11日     589     檢舉

雖然島津家沒把豐臣秀吉放在眼裡,謹慎的島津義久仍舊派遣了家臣上洛,只是上洛的結果不盡如人意。豐臣秀吉下達的「九州國分」命令,要求島津義久放棄占領的肥後半國、豐前半國以及筑後國,將其引渡給大友宗麟,這樣大友家就能占有這些領地加上原本的分國豐後國;肥前國封給毛利輝元;筑前國由豐臣秀吉直轄;其餘的全都歸島津家所有。

豐臣秀吉命令島津家在天正十四年七月以前回復,但是島津家卻置若罔聞,在六月出陣大友家的領地,開始了自己的九州統一計劃。七月,島津軍占領了筑前國的岩屋城,十月,長宗我部元親率領四國軍勢登陸豐後國,在秀吉出陣以前先支援大友家,防止府內館落城。而島津義久則派遣島津義弘率領三萬大軍從肥後國阿蘇侵入豐後國,命島津家久率領一萬軍勢自日向國攻入豐後。

戶次川合戰

為了救援大友方的鶴賀城,四國軍勢組成的豐臣軍出陣支援,卻沒趕上,最終在戶次川與島津家久對峙。此時島津家久的軍勢已經達到了一萬八千人,而豐臣軍只有六千人左右。長宗我部元親認為應該據川防守,但是立功心切的軍監仙石秀久與十河存保卻主動渡河攻擊三倍於己的島津軍。最終,仙石秀久中了島津家久的計策,在渡河途中遭到攻擊,戰敗逃亡,長宗我部元親麾下的三千軍勢拚死抵抗,自其子長宗我部信親為首共戰死七百餘人,另一位十河存保也在此戰中戰死。戶次川合戰以後,豐臣軍的先遣部隊戰敗逃亡,島津軍更加得意洋洋,一舉攻占了大友家的居城府內館。

眼瞅著九州統一即將實現,天正十五年(1587年),豐臣秀吉親自率領十萬大軍登陸九州島。豐臣秀吉率軍朝著肥後方向進攻,而豐臣秀長則率軍朝著日向進攻。面對來勢洶洶的豐臣秀吉,島津軍拚死抵抗,卻依舊寡不敵眾戰敗。

島津家久

雖然島津義弘、島津歲久主張與豐臣秀吉決一死戰,但是家督島津義久卻想保住島津家的存續,前往豐臣秀吉的本陣表示降服。另一方面,島津家久也前往豐臣秀長的本陣投降,但是原本身體倍兒棒吃嘛嘛香的島津家久卻在歸陣後突然一病不起,一命嗚呼,因而當時到處都有傳言說島津家久是被豐臣家給毒死了。

明朝與島津家

降服於豐臣秀吉以後,島津義久、島津義弘都開始為了島津家的存亡而積極當起了豐臣秀吉的舔狗,只有弟弟島津歲久仍然保持著反秀吉的態度。

文祿·慶長之役(萬曆朝鮮戰爭)

文祿元年(1592年),豐臣秀吉發起了對朝鮮的侵略戰爭,「文祿·慶長之役」(中國方面稱為「萬曆朝鮮戰爭」)爆發。島津家也在此戰中奉命出兵,但是因為島津義久對出兵朝鮮持反對態度,因而並不怎麼配合豐臣家的行動,最終島津義弘率領著寥寥無幾的軍隊,借了其他大名的船才渡海來到朝鮮。此時侵朝的日軍早就在朝鮮各地作戰,因為朝鮮軍戰力低下,又沒有有效防備的緣故,侵朝日軍勢如破竹,立下了許多戰功。面對這樣的情況,島津義弘也是欲哭無淚,稱呼自己為「日本第一遲參陣的武士」,顏面盡失。

六月十五日,島津家的家臣梅北國兼在肥後國掀起反旗,抗議出兵朝鮮,沒有人想死在異國他鄉。雖然此次叛亂很快就被鎮壓,但是島津歲久的許多家臣卻都參加了這次叛亂,因而豐臣秀吉下令命島津義久獻上弟弟歲久的首級。

因為島津歲久之死,島津義久也開始對豐臣政權產生牴觸情緒,因而在文祿四年(1595年)的太閤檢地結束時,薩摩、大隅、日向等島津家領地收到的朱印狀不再是島津義久署名,而變成了親豐臣的島津義弘。此時的島津義弘已經因為當上了秀吉的舔狗,從而掌握了島津家的實權,成為了島津家的家主。

因為這個緣故,島津義弘在朝鮮戰場非常活躍,在泗川合戰中以寡擊眾擊敗了明·朝聯軍,使得明·朝方面的人都驚呼島津義弘為「鬼石曼子」。不過,「鬼石曼子」這個稱呼可能是日本人自己創作的,因為按照中國人的習慣,即便想形容對方勇猛恐怖,也不會在武將名字前加個「鬼」字,即便不是小溫侯、小李廣這樣的稱呼,也是啥混江龍、鑽地鼠。實際上明朝方面只稱呼島津義弘為「石曼子」,「鬼」字是日本人自己加的。

泗川城遺址

另外,在朝鮮出兵以前,島津義久的家臣中明國出身的許許儀後(即許三官,被倭寇擄至日本,後受島津家庇護,出仕島津義久)、郭國安等人就曾將日本即將出兵朝鮮的計劃通報給了福建巡撫,說秀吉打算在「來春渡高麗,征遼東,取北京城」。福建方面也派出了間諜前往薩摩刺探情報的真偽,最後得出結論秀吉的確有侵略朝鮮的計劃。於是,福建巡撫許孚遠便在《請計處倭酋疏》中建議朝廷修建戰船,出兵日本,與對秀吉不滿的島津家聯合,在豐臣秀吉出兵朝鮮以前就擊敗他。

根據許儀後的敘述,島津義久本人素來「敬服大明」,並不贊同豐臣秀吉出兵朝鮮,因而許儀後想撮合島津義久與明朝聯盟,一同對付豐臣秀吉,至於這究竟是許儀後自己的意思,還是島津義久真有此意,就不得而知了。島津家後來在關原合戰以後沒有受到處分,有一部分原因也可能是德川家康比較忌憚島津家與明國的一些聯繫吧。

日本動漫里的島津四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