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石曼子」四兄弟——日本戰國最強一族

2019年01月11日     444     檢舉

岩劍城是支配著大隅國浦生的蒲生氏的支城,位於鹿兒島北面僅七公里左右的位置,是薩摩國與大隅國的邊境城池。雖然岩劍城只是坐小城,但是其地勢十分險要,北、東、南三面都是懸崖峭壁,西側是位於細長山脊上的一片小台地。此戰亦是島津義久、島津義弘、島津歲久的初陣,經過兩個月的激戰,島津家方才攻陷此城。緊接著,島津家繼續對蒲生進行侵攻,直到弘治三年(1555年)浦生家被逐出浦生為止。雖然島津家面對的只是大隅國的一豪族而已,但是在三年的侵攻中,島津義弘、島津歲久一度負傷,島津貴久也差點喪命。足以見得,雖然島津義久名為島津家家督,三國守護,但是此時的島津家實力仍然非常弱小,想要回復舊領,還得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三州統一

島津義弘

永祿三年(1560年),島津貴久派遣次子島津義弘前往豐州島津家島津忠親的麾下,與稱霸日向國的一大勢力伊東義祐對峙。與之相對的,伊東義祐也與大隅國的霸主肝付氏結盟,兩家一南一北夾擊島津家。

面對兩大豪強的夾攻,島津家陷入了苦戰。永祿四年(1561年),島津貴久的弟弟島津忠將在大隅國廻城附近與肝付家交戰時被肝付軍討取。為了對付肝付氏,島津貴久在次年將次子島津義弘喚回,與島津歲久一同攻打大隅國的橫川城,因為島津歲久擊破了橫川城的大門,攻入城中,該城最終落入了島津家的手中。

永祿九年,島津貴久隱居,島津家的家督由島津義久繼承。島津義久一繼承家督之位,就與島津義弘、島津歲久一同攻打伊東家麾下的日向國三山城,可惜遭到伊東勢的反擊,連島津義弘都負了傷。

永祿十年(1567年)島津義久開始征服薩摩國北部的戰爭。島津軍先是突然襲擊了菱刈氏的支城馬越城,因為守軍毫無防備,很快城池就陷落了,隨後島津軍再以馬越城為據點,對菱刈氏展開攻擊。因為肥後國的大名相良義陽率軍前來支援,菱刈氏對島津家的抵抗十分激烈,直至永祿十二年實在抵抗不下去後,才打開居城大口城降服,薩摩國正式統一。

元龜元年(1570年)勢力圖

元龜二年(1571年),京畿的織田信長陷入了元龜紛亂之中,而島津四兄弟的父親島津貴久也在這年去世。島津貴久沒有能達成統一三州的願望,他的願望只能由後輩去實現了,不過島津貴久估計也萬萬沒有想到,島津家的未來可不僅僅是三州統一那麼簡單。

元龜三年(1572年),趁著島津貴久新亡,伊東家、肝付家對島津家的領地發起侵攻,伊東義祐派遣弟弟伊東加賀守率領三千人攻打島津義弘的居城加久藤城。此時島津義弘本人並不在城內,而是在附近的飯野城中,見到加久藤城起火,便率軍來援。估計雙方主將都沒有想到,留在加久藤城的島津義弘的正室夫人居然也是個狠人,在她的指揮下,伊東軍的攻勢被挫敗,只得朝著木崎原退卻整隊。在伊東軍大意之際,島津義弘率領三百餘士兵對伊東軍發起奇襲,伊東軍猝不及防,伊東加賀守為首的數名伊東軍武將都被島津義弘討取。

伊東義祐

隨著木崎原合戰伊東軍的敗北,伊東義祐無力再對島津家發起有效的攻勢。島津義久趁著這個機會揮師大隅國,在天正二年(1574年)降服了大隅國的肝付兼亮,平定了大隅國。大隅國的戰事結束以後,島津家便全力朝著日向國侵攻,天正五年(1577年),伊東義祐丟棄領地,流亡豐後國,日向國也被島津家平定。在島津兄弟的努力下,父親島津貴久的三州統一願望,終於實現。

九州制霸

在島津家擴張的過程中,家督島津義久一般都是作為家督坐鎮後方,而島津義弘、島津歲久、島津家久三人則率領軍隊出陣作戰。島津四兄弟配合默契、齊心協力,在統一了島津家的舊領之後,踏上了稱霸九州島之路。

阻擋在島津四兄弟面前的是,當時九州島最強大的大名大友宗麟。大友宗麟即大友義鎮,又名「堂·弗朗西斯科」(洗禮名),是日本有名的「吉利支丹」大名,即基督教大名。大友宗麟出生於享祿三年(1530年),在天文十九年(1550年)的「二階堂之崩」後繼承了大友家的家督,成為大友家的第二十一代家督。

大友宗麟

在大友宗麟統治時期,大友家相繼征服了北九州諸國,同時還出任了豐前、豐後、筑前、筑後、肥前、肥後六國的守護職役與九州探題,獲得幕府將軍御相伴眾的地位。大友宗麟利用自己在九州的勢力,大力發展與南蠻人(歐洲人)的貿易,從中大撈金銀以及進口新式武器。並且,大友宗麟還同織田信長一直保持著友好的關係,時不時互通書信,贈送禮物,在織田信長的幫助下,大友家也與仇敵毛利家達成了和睦。

此時的大友宗麟已經隱居數年,家督是其子大友義統,不過大友宗麟仍然在幕後掌控著大友家的大權。天正六年(1578年),大友宗麟以擁戴伊東義祐回復舊領為名,率軍五萬餘侵入了日向國。島津兄弟的四弟島津家久率軍進入高城防守,而島津義久則傾全國之力率軍來援,與大友家決戰。島津、大友兩軍在高城附近展開合戰(耳川合戰),一開始,大友軍取得了全面優勢,島津軍不敵敗走,大友軍對島津軍發起追擊。然而,大友軍沒有料到,島津軍的敗走其實是島津家的「釣野伏」戰法,在追擊過程中,大友軍左右兩翼突然冒出大量島津軍伏兵,而先前的敗軍也反身來戰,甚至後方的高城中的島津軍都出城配合夾擊,大友軍瞬間崩潰,慘遭大敗。經過耳川合戰以後,大友家一蹶不振,領地內反叛四起,家臣團之間也出現裂痕,肥前國的龍造寺家更是趁著大友家衰弱的機會崛起,不斷侵蝕大友家的領地。

沖田畷合戰

另外一方面,島津家在取勝之後,在天正八年降服了肥後國南部的勢力相良氏,開始朝著九州島中部、北部進軍。天正十二年(1584年),島津家應肥前國島原的領主有馬晴信的請求,派遣島津家久率軍渡海,支援有馬氏,而島津家久這次的對手,就是趁著大友氏衰弱崛起的西九州霸主「肥前之熊」(熊本熊是肥後)龍造寺隆信。面對龍造寺隆信的大軍,有馬·島津聯軍兵力仍然處於劣勢,在這樣的情況下,島津家久先是引誘龍造寺隆信本隊出兵沖田畷,再以別動隊繞路到龍造寺軍本陣後方,對龍造寺隆信的本陣發起奇襲。雖然龍造寺隆信也算一方霸主,不過卻也同今川義元一樣,在陰溝里翻了船,本陣被奇襲以後,龍造寺隆信不幸戰死,龍造寺家從此便也走向了衰弱。

秀吉的九州征伐

島津家相繼擊敗了九州島的兩個霸主大友氏與龍造寺氏,在九州島建立了絕對的優勢,開始統一九州島的進程,相繼征服了肥前國、肥後國、筑後國等地。此時的大友氏在島津家的進攻下猶如風中殘燭,根本無力抵抗。

天正十四年(1586年),大友宗麟親自前往大坂城,請求此時制霸了日本大部的豐臣秀吉出兵支援。豐臣秀吉在天正十年(1582年)的本能寺之變後,擊敗了織田家叛臣明智光秀,而後又成為織田家的家老之一。在四年中,豐臣秀吉不斷地壯大自己的勢力,擊敗柴田勝家、瀧川一益、佐佐成政、織田信雄、德川家康,征服了四國的長宗我部元親,平定了紀伊國、和泉國的一揆,並最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地出任了日本的「關白」,建立起了自己的武家公儀。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3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