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石曼子」四兄弟——日本戰國最強一族

2019年01月11日     560     檢舉

在日本戰國時代,大家關注的焦點大多聚集在了戰國三英傑、武田信玄、上杉謙信等日本本州島中部的武將身上,很少了解九州、四國、西國、東北的戰國歷史。今天,我們就來看一看,威名遠播、三國皆知的九州島島津家的島津四兄弟——島津義久、島津義弘、島津歲久、島津家久。

島津四兄弟

戰國時代的島津家

自應仁之亂爆發以來,日本進入了後世稱呼的戰國時代。雖然各地發生戰亂的時間不一,但是在應仁之亂發生的數十年間,戰爭的風潮席捲了整個日本,其中自然包括了天高皇帝遠的九州島南部。當時日本九州島南部的最強的勢力是擁有薩摩、日向、大隅三國守護職的島津氏,不過,這支島津氏與我們後來熟知的差點統一九州島的島津四兄弟出身的島津氏卻不是同一支血脈。

島津四兄弟的這支島津氏,其實屬於島津氏的分家伊作島津家,只是他們的祖上與島津家本家血緣卻比較近。伊作家由島津家本家第三代當主島津久經的次子島津久長創立,代代都以薩摩國的伊作莊作為根據地,因而以伊作為苗字。在室町幕府中期,伊作家家系斷絕,於是又從島津家本家迎接了第九代當主島津忠國的三子島津久逸作為養子,繼承伊作家。

島津四兄弟的祖父島津忠良是伊作家的中興之祖,在他三歲之時,父親島津善久被人殺害,沒多久爺爺島津久逸也在和其他島津氏分家的戰爭中戰死。島津忠良的父祖接連去世,使得伊作家陷入了存亡危機中,在這個時候,島津忠良的母親站了出來,為孩子找了個還算強大的靠山。

島津忠良

島津忠良的母親和源義經的母親一樣,名叫「常盤」,在丈夫和公公都相繼死於非命後,她負擔起了維持伊作家存續的重擔。然而,常盤畢竟只是一介女流之輩,在當時的背景下,家臣不服、外敵入侵是常有的事,許多島津氏分家也對伊作家的地盤虎視眈眈。為此,在相州島津家的家主島津運久再三向常盤求婚的背景下,常盤以讓島津忠良成為相州家繼承人的條件嫁給了島津運久。

相州島津家出自本家第九代當主島津忠國庶出的長子島津友久,因為島津友久的官途是「相模守」,因而這家被稱為「相州島津家」。島津運久是相州家的第二代當主,也就是說,他其實與島津善久是堂兄弟。當時島津運久恰好沒有子嗣,因而便以島津忠良作為自己的養子,成為島津忠良母子的後盾。在島津忠良二十一歲時,他順利地繼承了親父與養父的地位,成為伊作家、相州家兩家的當主,統領著廣大的領地。

永正十一年(1514年),島津忠良之子島津貴久出生。在這個期間,島津家本家的家督接連出現早逝,體弱的十四代當主島津勝久成為當主後,本家勢力逐漸衰弱,島津勝久不得不仰仗島津忠良作為自己的後盾。大永六年(1526年),島津勝久迎接十三歲的島津貴久作為自己的養子,次年四月,島津勝久將島津氏本家的家督之位讓給了島津貴久,而他自身則前往伊作隱居。島津勝久出家的同年,三十六歲的島津忠良也出家入道,法號愚谷軒日新齋。

島津勝久讓出家督之位不久後,在薩州島津家的島津實久的慫恿下突然又反悔,想要復歸家督之位。島津勝久還俗後,島津實久往鹿兒島派遣了援軍,將島津忠良父子逐出了鹿兒島,擁戴島津勝久重登家督之位。然而,島津勝久的能力實在是不足以統率島津一族,沒多久,島津勝久就因為統治失敗,導致家臣離心離德,許多本家的家臣都逃到了薩州家的麾下請求庇護。薩州家的島津實久確實不是什麼好鳥,他之所以反對島津貴久繼承家督,不是因為忠於本家,而是薩州家的家祖島津好久曾出任守護代,家格要比伊作家與相州家都高,他不能容忍家格比自己要低的伊作家出身的島津貴久出任本家的家督。

島津貴久

天文四年(1535年),薩州家出兵鹿兒島,島津勝久將國內大政讓給了島津實久,隨後灰溜溜地逃出了鹿兒島。薩州家成功下克上,取代了本家,成為島津氏的一門總領,托無能的島津勝久之福,本家的許多家臣非但沒有抵抗,反而紛紛站在了島津實久一方,島津實久的勢力瞬間大增。

為了對抗島津實久,島津忠良父子拉攏了島津勝久作為自己的大義旗幟,討伐不臣的島津實久,在島津忠良的調略下,島津本家的許多家臣被官與薩摩國的國人都加入了島津忠良的麾下。島津忠良的本意自然也不是擁戴島津勝久復任家督,島津勝久在他的手下宛如傀儡一般,毫無實權,而本家的家臣被官們則逐漸被島津忠良轉化為自己的家臣與被官。

天文八年(1539年),島津忠良父子在谷山·紫原合戰中擊敗了島津實久,從這時候開始,島津實久與島津忠良的力量對比開始轉化。雖然二者的戰鬥一直持續到了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島津實久病逝為止,但是島津忠良父子的優勢地位卻已經無法改變。

天文十一年、十二年左右,被島津忠良父子架空的島津家家督島津勝久逃往母親出身的豐後國大友氏處請求庇護,終其一生再也沒有回到薩摩一步。而島津貴久在島津勝久出逃以後,得到島津家本家家臣的支持,成功繼承了本家。天文十九年(1550年),島津貴久在鹿兒島修築了內城,並以此為據點統率九州島津一族。

薩摩國

四兄弟登場

在明代的《兩朝平壤錄》里,有這麼一句話:「(秀吉)知其四弟能戰,即毒殺之,知其三弟欲反,遂命老王取其首級」。這裡的四弟,指的便是島津貴久的四子島津家久,而三弟指的便是三子島津歲久。老王不是指隔壁家的那位王叔叔,是指長子島津義久,因為侵朝時島津家家督是島津義弘,中國人便將他們以「新王」、「老王」作為區分了。

島津義久

萬曆二十二年(1594年),福建巡撫許孚遠給朝廷上了一封名為《請計處倭酋疏》的奏疏,其中大致內容是希望明朝能聯合島津家對付豐臣秀吉,這個我們後文再。該奏疏中言:「義久不得已而佯為順降,其心未嘗一日忘秀吉也。」這是說島津義久實際上對秀吉是口服心不服,無法忘懷秀吉殺害自己的弟弟的仇恨。

從上述的資料來看,島津家身為一方諸侯,但是名號已經傳到了中國,甚至連中國人都略有耳聞島津四兄弟與秀吉的過節,雖然不夠準確,但是在那個年代已是很難得的了。

島津四兄弟的父親是前文中繼承島津本家第十五代當主的島津貴久,長兄島津義久出生於天文二年(1533年),二弟島津義弘出生於天文四年(1535年),三弟島津歲久出生於天文六年(1537年),四弟島津家久出生於天文十六年(1547年)。島津義久、義弘、歲久是同父同母,而島津家久同三位兄長則是同父異母。

南九州勢力圖

島津四兄弟出生的年代,正是其父島津貴久統一薩摩的時代。天文十九年(1550年),島津貴久在鹿兒島修築了主城內城,初步平定了薩摩大部,隨後便開始朝著「三州統一」的目標前進。三州,指的是島津家的舊領薩摩國、大隅國、日向國,為了恢復島津家最鼎盛的時代,島津貴久在天文二十三(1554年)年朝著大隅國岩劍城發起攻擊。

岩劍城是支配著大隅國浦生的蒲生氏的支城,位於鹿兒島北面僅七公里左右的位置,是薩摩國與大隅國的邊境城池。雖然岩劍城只是坐小城,但是其地勢十分險要,北、東、南三面都是懸崖峭壁,西側是位於細長山脊上的一片小台地。此戰亦是島津義久、島津義弘、島津歲久的初陣,經過兩個月的激戰,島津家方才攻陷此城。緊接著,島津家繼續對蒲生進行侵攻,直到弘治三年(1555年)浦生家被逐出浦生為止。雖然島津家面對的只是大隅國的一豪族而已,但是在三年的侵攻中,島津義弘、島津歲久一度負傷,島津貴久也差點喪命。足以見得,雖然島津義久名為島津家家督,三國守護,但是此時的島津家實力仍然非常弱小,想要回復舊領,還得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三州統一

島津義弘

永祿三年(1560年),島津貴久派遣次子島津義弘前往豐州島津家島津忠親的麾下,與稱霸日向國的一大勢力伊東義祐對峙。與之相對的,伊東義祐也與大隅國的霸主肝付氏結盟,兩家一南一北夾擊島津家。

面對兩大豪強的夾攻,島津家陷入了苦戰。永祿四年(1561年),島津貴久的弟弟島津忠將在大隅國廻城附近與肝付家交戰時被肝付軍討取。為了對付肝付氏,島津貴久在次年將次子島津義弘喚回,與島津歲久一同攻打大隅國的橫川城,因為島津歲久擊破了橫川城的大門,攻入城中,該城最終落入了島津家的手中。

永祿九年,島津貴久隱居,島津家的家督由島津義久繼承。島津義久一繼承家督之位,就與島津義弘、島津歲久一同攻打伊東家麾下的日向國三山城,可惜遭到伊東勢的反擊,連島津義弘都負了傷。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