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的這首詞,只是隨手而就,卻驚艷了世人!

2019年01月07日     9,319     檢舉

說起明朝的文學家,畫家唐寅,人們都很熟悉他,《唐伯虎點秋香》,就是以他的事跡編演的。電影上的唐伯虎,滑稽可笑,戲耍人生,歷史上的唐伯虎,卻是鬱郁不得志,他有才有抱負,但是一生遭遇不平之事,最後因為家境越來越困難,妻子總和他吵架,唐伯虎不得不休了妻子。

事業,婚姻都不幸,這對於當時的男子來說,確實是很點背的。

唐伯虎不僅畫工精湛,詩文也不錯,古代的文人,就像今天的我們講德智體全面發展一樣,古代文人,講的是琴棋書畫,樣樣都要精通。

唐伯虎寫詩詞很快,文字灑脫,他的詩文,流暢貫通,讀來有時讓人會心一笑,細細琢磨,也有一種意境在其中。

例如這一首《一剪梅》,據說是他一揮而就的,但是行文瀟灑,讀來別有一番風致。

雨打梨花深閉門,孤負青春,虛負青春。

賞心樂事共誰論?花下銷魂,月下銷魂。

愁聚眉峰盡日顰,千點啼痕,萬點啼痕。

曉看天色暮看雲,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這一首詞通俗易懂,以一個女子的身份,寫了思念夫君的感情。古代的詩人,好像有點靦腆,很少有寫思念妻子的,一般情況下,以女方的角度,寫思念夫君,以表達自己的思念之情,這也是和當時的禮儀制度分不開的。

想來一個大男人,每天寫詩思念妻子,讓人會覺得此男子沒有志向,只顧著家庭倫理之樂。

我們且看這首詞的前半部分:

雨打梨花深閉門,孤負青春,虛負青春。

賞心樂事共誰論?花下銷魂,月下銷魂。

這段話說的是,雨水打濕了梨花,一副淒涼的景色,青春就這樣白白流逝了。以後還有誰和我一起夜裡賞月,花下彈琴呢?真是讓人傷心啊!我的魂魄日夜不得安寧,悲痛的心情無以言表。

這首詞一開頭,便勾勒了一副淒婉,悲痛的畫面,想來唐伯虎當時的心境不好,借閨怨詞,描寫自己失意悲傷的心情。

這首詞的下半部分為:

愁聚眉峰盡日顰,千點啼痕,萬點啼痕。

曉看天色暮看雲,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這幾句說的是,眉峰緊蹙,愁眉苦臉,天天哭也沒辦法。思念的人不回來,早晨盼了太陽升起,晚上盼到暮雲沉沉,行走坐臥都在思念夫君。

這幾句很深刻地描繪了,夫君一直不回家,女人煩悶,悲愁的心情。

唐伯虎的詞文里,籠罩著悲憤,不平的情緒。借女子的口吻,寫了自己不得志的心態。

唐伯虎有才是真,當初的鄉試第一名,又名唐解元,古代的男子以科舉功名為己任,唐伯虎本以為自己憑著考試,會大展宏圖。

唐伯虎參加京城會試的時候,有個考官隨手拿起看了起來,覺得此文行文美妙,辭藻華章,很是不凡。說了句:這篇文章寫得好。

另一個叫程敏政的考官隨口說,那肯定是唐伯虎寫的。

沒想到那篇文章還真是唐伯虎寫的,當時在場的人也多,都認為唐伯虎行賄了考官,於是唐伯虎和這個叫程敏政的考官都受了處分,唐伯虎永遠不能被錄取。

唐伯虎的命運真夠點背的,回到家,妻子一聽他受了這麼大的處分,也不高興,和他大一吵架,然後唐伯虎便把妻子休了。

此後唐伯虎放浪形骸,再也不以科舉為業,而是畫畫為生,寫的一些小詞,也不再深究規章格律,興致所盡,便揮毫為詩為畫,一生也算是灑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