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這麼佛性的國家,為什麼動不動就BAO發軍事政變?

2018年12月06日     1,491     檢舉

眾所周知,在泰國這樣一個全民信仰佛教的國度,卻時常爆發軍事政變。1932年,泰國立憲革命取得勝利,開始實行君主立憲制,從那時候至今,在短短八十多年的時間裡,泰國發生了大大小小近二十次政變。軍方、王室、佛教、民選政黨,四方勢力為鞏固各自勢力,互相角逐,逐步將泰國政局推入源源不斷的動盪之中,紅衫軍和黃衫軍的街頭政治活動更是將人民群眾置於水深火熱衝突與對立之中。然而,在這種你爭我奪的激烈戰局之下,泰國社會依然基本保持穩定,國家也沒有因為各種政治分歧而爆發內戰,這著實讓人費解。接下來,我們就對這一政治界的奇特現象做一番簡單的剖析。

中央政府無法集權。

中央集權制是以中央政府掌握國家職權,全權行使國家的政治經濟權力為特點的一種國家政權制度,其優越性在於穩定。中央政府通過對政治和資本的掌控,積累了豐富的資源和足夠的實力,當國內出現動盪、災害、不協調發展等情況時,中央政府就會整合應對。

當然,中央集權國家內部也會有不同的派別,其各自代表不同的利益集團。

利益集團不會採取軍事行動解決矛盾,他們會顧慮政府權利的高度集中,而忌憚發動軍事政變;如果政府充分給予外來人進入和上升到其政治權力構架中的機會,並形成合理的競爭機制,矛盾便會得到緩和,他們就不至於採取兩敗俱傷的軍事政變手段,而是選擇政治鬥爭來維護其自身利益。中國、俄羅斯是這種這種政治體制的成功實踐者。

但是,中央集權政體要得以實現,必須倚仗一個條件,即文化同一性,就是國家各個個體在思想上存在較小的差異。在這種國情下產生的不同利益集團,分歧會相對較小,政權爭鬥多表現為經濟利益追逐,相對容易調解緩和,不會太大的影響現有政治構架。

可泰國沒有這種基礎。

一是本國宗教、王室文化不足以建立一個具體化的高度集權政治體制,二是泰國地處中南半島中部,東南亞地緣核心,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一直對其虎視眈眈。泰國自身實力不足以抵禦外部勢力的影響,內政受到干涉,產生分裂。

在外部勢力強大與本國文化薄弱的雙重影響下,泰國想通過建立強勢政府來消除軍事政變的道路行不通。

難有作為的民主。

受西方的民主思想影響,泰國開啟了君主立憲制下的民主體制。但成功的西方民主到泰國就失敗了呢?

經濟問題。

泰國人口眾多,但資源相對匱乏,要發展國家經濟,就要大力發展製造業、積極推廣勞動密集型產業,實現現代化。但兩大因素卻制約著國家的經濟轉型。

首先是國民性格,受熱帶季風氣候影響,人類從事體力勞動的精力會下降,長此以往,形成了慵懶的性格。在農業時代,泰國國民可憑藉其肥沃土壤、充沛雨水等優渥自然條件取得好的收成。但當人類進入工業時代,勞動密集型的輕工業製造逐步取代了農業為主的經濟支柱地位,而高強度的體力勞動令泰國國民力不從心。

其次,是中國的崛起。隨著日、韓、港、台陸續完成產業轉型升級後,更多勞動密集型產業會陸續向亞洲遷移,而中國隨著改革開放的號角把握了機會,並依靠廣闊的疆域,人民的智慧與勤勞,漸漸站穩了腳跟,隨後中國加入WTO,占領了世界大部分的份額,再加上不斷快速建成的基礎設施,一個十億級人口的大國造就了一個史無前例的世界級工廠。

作為一個小國,泰國沒有實力與中國競爭,漸漸失去了現代工業製造業的份額。所以,自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泰國經濟長期停滯。

工作崗位的缺失,造成泰國社會嚴重分層。無產階級:絕大多數平民,大多是依靠傳統農業生活的貧苦農民,有產階級:少數統治者和經營商業、殘存工業、旅遊業的商人,主要生活在曼谷。

國家無法為代表大多數人的無產階級提供更多的就業崗位,代表少數人的有產階級卻不斷掠奪社會財富,造成社會貧富差距越拉越大,社會不滿情緒長期積聚,泰國的政局穩定受到了動搖。

由於泰國實行西方王牌的民主選舉,要獲得國家政府首腦,就要吸收大部分選民的選票,而農民占有社會的大多數選票。既然這樣,就會有政黨和政治人物願意為農民代言。

他信—英拉的西那瓦家族,泰國清邁數一數二的大家族,本不會與窮苦平民站在一起,但為了實現家族在政治上的野心,社會上的地位和自身的抱負,達到權力的頂峰。

他信—英拉的西那瓦家族自2001年起一直代表農民階級參選國家總理。這一合理合法的做法卻遭到了上流階級和中產階級在內的所有有產階級一致反對。

這又是為何?

還是經濟的問題!

既然利用農民的支持贏得了選票,獲得了選舉,一旦上位掌權,就要履行選前承諾,為農民蒙福祉,增收入,否則必將被拋棄。

泰國農民需要的是更高的經濟收入與更好的物質生活,要實現這一目的的途徑有兩種。

上策是中國發展模式。大力發展經濟,使社會總財富增加,通過合理分配,使中下層人民的經濟收入增長。簡而言之,就是通過大規模的工廠,為農民提供更多的工作崗位,賺取比從事傳統農業更高的收入,經濟收入得到滿足。有了足夠的收入,農民就可以有多餘的錢購新房、進城市、買新衣、享美食、出境游,以更好的物質生活獲得精神上的滿足。但中國的改革開放,更早的吸收了全球的製造業,讓泰國失去了市場,因此這種方式行不通。

既然上策走不通,又不能失信於民,那就只能採取下策,將國家現有財富進行重新分配,即把財閥精英等有產階級的利益分給貧苦百姓。

精英、資本家、中產階級等對政府這種「劫富濟貧」的方法深痛欲絕,但是他信—英拉的西那瓦家族通過一系列惠民政策不斷拉攏民心,獲得了很多農民的支持,全國有產階級幾百萬,無產階級幾千萬,社會選擇和民意勢必支持這樣的政府上台。

泰國權貴階層和精英階層意識到自己的利益將不斷受到侵害,泰國王室感受到了統治受到了威脅,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威與統治,發動軍事政變,將西那瓦家族驅逐下台。

但這也只是竭澤焚藪,軍事政變之後,又有新的問題—接下來何去何從?

軍事政變發動成功,王室掌管國家權力,但王權政治本來就是一種強權政治,前面已經說過,泰國不具備中央集權的條件。但是如果長期實行王權政治,統治階級與農民階級之間、政府各內部利益集團之間的摩擦會越來越多,衝突會愈演愈烈,長此以往,矛盾升級,內戰爆發。

所以,泰國最終只能走回民主制的道路。可只要回復,政治勢力又會通過惠及農民獲得選票,上台執政。當有產階級的利益受到損害,就會再發動軍事政變推翻政府統治。泰國政局陷入了一波又一波選舉與政變的惡性循環之中。

如何化解?

社會總財富有限,有產者不願意把自己已有財富分給無產者,農民物質得不到滿足,就會與有產者持續對抗,造成社會動盪。若把社會總財富增加,一切問題將會迎刃而解。

社會總財富持續增加,採用基本公平的分配方式,農民通過勞動增加了自己的收入,滿足了自身的物質追求;而有產者的財富不僅不會減少,反而還會大幅增加(因為社會總財富持續增加了),還不用擔心廣大農民朋友來分得自己的利益,皆大歡喜。國家也會穩定而富強。

問題的關鍵在於:要社會總財富持續增加,這可能嗎?

若放在以前,那絕不可能,但是著眼未來,卻有一絲希望,賦予這個希望的人不是別人,就是中國。

1997年,東南亞爆發金融危機,美國將泰國資本洗劫一空,讓其幾十年的經濟增長成果化為烏有,2001年,中國加入WTO,高速發展、配套健全的工業體系將泰國的製造業收入囊中,致其喪失了工業復興的基礎,可以說,泰國這些年的混亂,美國、中國難辭其咎。

罪魁禍首—美國,專業剪羊毛。但是中國,改革開放前期,自己國民吃不飽、穿不暖,有這麼好一個利用製造業發展經濟的機會,當然是緊緊抓牢,也管不了別個死活。不過這十幾年,中國經濟飛速發展,國力大幅增強,機會隨之而來。

首先是中國產業轉型升級。中國政府提出加快產業轉型升級,走集約化、內涵式的發展道路。中國的低端產業將會開始向其他臨近國家轉移,泰國製造業有了轉機。

其次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近年來,中國高舉和平發展的旗幟,積極發展與沿線國家的經濟合作夥伴關係,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經濟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體、命運共同體和責任共同體。泰國只要願與中國合作,必將共贏。

積極響應 「一帶一路」倡議,泰國能獲得中國的貸款,中國將大力投資泰國的高鐵等基礎設施的建設,這會極大的改善泰國交通,提升生活品質;而中國每年大量的出境游遊客,有助於泰國旅遊業的發展,為社會提供了更多的就業崗位,為經濟提供了發展動力,有助於改善民生。

綜上所述,對於中泰兩國而言,在地緣戰略布局中,彼此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如果泰國能積極發展對華關係,借著「一帶一路」的契機,便可扭轉國內經濟困局,進而逐步清除政治動盪的局面。

然而,要達成這一目標也絕非易事。但泰國在開展對華合作時,依然面臨著不小的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