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才霸略,卻慘被黑幾千年?毛澤東親自為他平反

2018年12月06日     1578     檢舉

商紂是 歷史上被黑的最慘的帝王,幾千年來一直被認為是頭號昏君和暴君的典範,直到建國後毛澤東親自為他正名。

1958年10月鄭州會議上毛澤東曾點評說過,「紂王是個很有本事、能文能武的人。他經營東南,把東夷和中原的統一鞏固起來,在歷史上是有功的。紂王伐徐州之夷,打了勝仗,但損失很大,俘虜太多,消化不了,周武王乘虛進攻,大批俘虜倒戈,結果使商朝亡了國。史書說:周武王伐紂,「血流漂杵」,這是虛張的說法。孟子不相信這個說法,他說:盡信書,不如無書。」

「商紂王」的正式名號是帝辛,殷商王朝第三十一代天子,「商紂王」是後世對他的貶低性稱謂。

《史記》里稱帝辛:"長巨姣美,筋力超勁,手格猛獸",皇甫謐《帝王世紀》稱帝辛"能倒曳九牛,撫梁易柱",此外他還能 "資辨捷疾,聞見甚敏",說明紂王不僅是個筋骨強勁、力大無窮,能當百人之敵的無敵勇士,而且智商極高,反應極快,能言善辯,可以說文武雙全。

紂王繼位後,用費仲治政,鼓勵農桑,推行牛耕與灌溉排水;肅清王族內部異己,削弱貴族勢力,殺比干,囚箕子,逐微子;又不拘一格選拔人才,從亡虜逃臣中簡拔健步如飛、勇搏熊虎的勇士飛廉、惡來父子為將;伐黎國,破蘇國,大搜於渭水,一度打壓了剛剛興起的周國,囚禁周文王姬昌。在周人臣服後,帝辛移兵向東,長年攻伐東夷。

當時東夷部落已經逐漸崛起,紂王的父親帝乙在位時為避免東西交戰,被迫對日益強大的周人懷柔,將商朝王女嫁給姬昌,同時全力攻打東夷,打敗了盂方、夷方、人方等東夷部族,商軍最遠到達雇(今山東鄄城)、齊(今山東淄博)等地。

但是真正完成對東夷中的徐淮部族全面征服,在中國歷史上首次征服了江淮地區、拓土開疆至渤海和東海的帝王,確實是殷商天子紂王無疑。

從這個意義上,今天的天津、連雲港等沿海城市所在地域,包括江蘇、安徽兩省在長江以北地區,被納入中國版圖,同時讓相對先進的中原文化傳播到淮河流域,促進加入這一地區的開發和民族融合,確是紂王的重大功勞,不愧為中國歷史上有傑出貢獻的一代雄主。(當然,因數千年來海岸線不斷退後,不可能完全一致)。

然而,在帝辛對東夷長年戰爭中,西方的周國在文王姬昌和武王姬發兩代英主的努力下,國力也不斷增強,吞併了大批親商部族,更有大量原來臣服於商的部族也倒戈站在周國一方。姬發會盟各路諸侯於孟津,集師伐殷,兩國決戰於牧野。

因為對東夷戰爭中,殷商軍隊損失極大,帝辛只能倉促將大批夷人戰俘武裝成軍,與周軍交戰。殷商數百年來,皆以被征服各方部族的戰俘為奴隸,殘酷對待,並動輒大規模將他們殺戮、生殉以祭鬼神,因此這些夷人戰俘對商朝的忠誠度可想而知,在戰場上他們一觸即潰,全面倒戈,商軍大敗。

紂王遂攜王后蘇妲己自焚於鹿台!

其實紂王的亡國悲劇,並非是他個人有何罪不可赦的惡行或過失,而是他所代表的殷商文明已經落後不適應於新的時代了。

一個世紀以來,考古學者在商朝的都城朝歌遺址發掘出了數量驚人的被殘殺的屍骸,一起出土的甲骨文顯示,他們死於商人血腥的祭祀典禮。累累骸骨告訴世人:這裡掩埋了被忘卻的血腥文明,夢魘般恐怖而悠長的歲月。

在殷墟一座宮殿旁邊,發掘出一百多座殺人祭祀坑,被殺人骨近六百具。這些屍骨大都身、首分離,是砍頭之後被亂扔到坑裡。兩個坑內還埋著十七具慘死的幼童。這座宮殿奠基時也伴隨著殺人祭祀:所有的柱子下面都夯築了一具屍骨;大門則建造在十五個人的遺骨之上,其中三人只有頭顱。

殷商文明盛行人殉和占卜,巫鬼當道,神權勢力強大,甚至有考證他們祭祀完鬼神和祖先後,勢必進行大規模食人行為,據考證商王一次祭祀要宰殺人牲上千人,牛羊不計其數。

殘忍的人祭文明必然被歷史淘汰,周武王滅商後就宣布徹底廢除人祭的習俗,改為人殉,當然也是歷史性的一大進步。

紂王被後世大肆渲染的眾多罪行,很大程度上將他的列位先祖的責任一起背上了。商朝貴族認為商人壟斷了向諸神祭祀的權力,也就獨享了諸神的福佑,理所當然要征服、統治大地上的所有民族。當然,這也是為了給諸神提供更多的祭品。

在這種思維方式下,商人自然成為了一個以縱慾著稱的民族。向神明獻祭的人和民族就可得到天佑,於是不必顧及什麼道德戒律,更不必擔心未來的憂患。《史記》記載了紂王建造酒池肉林、男女裸體集體淫亂等種種荒唐行為。其實,這和他敲骨看髓的故事一樣,都是將整個商族的醜惡集中到了一個人身上。種種酷刑、血腥的殺祭,都是商人集體而非紂王一人的娛樂方式。

後世越演越亂,商紂王」很大程度上已成為一個文化符號,後世君主以此警惕自身,後世臣子用以諫阻君主,至於歷史真實的帝辛究竟如何,又有多少人在意呢?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