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古墓出土千年屍骸,懷抱絕世瑰寶,專家:洗清潑給秦朝的髒水

2018年11月08日     16885     檢舉

所謂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我國是世界上王朝更迭最頻繁的國家,在5000年歷史長河中,平均每隔300年就會發生一場大規模的王朝興替。

而這其中,秦朝的滅亡最為「冤枉」。

因為大家都知道,秦朝滅亡的導火索並不是因為農民沒有活路被迫起義,而僅僅是因為陳勝、吳廣這900名戍卒在大澤鄉遇到了大雨,無法按期抵達北京,最終鋌而走險,拉開了戰國貴族後裔蜂擁反秦的序幕。

按照《史記》的記載:陳勝、吳廣目的地是漁陽(北京),結果遇到了會天大雨,道路不通延誤期限。按照秦朝律法:失期,法皆斬。

此後2000多年的時間裡,秦法始終被定性為嚴苛、暴虐。而秦朝這個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大一統王朝,也成了野蠻落後的代名詞。

史書一提到秦朝,都會說到秦本是西陲遊牧部族,是山東諸國眼中的未開化之國。商鞅以酷法變秦,使百姓俯首聽命,只知耕戰,直至始皇死而天下崩。

不過,一座千年古墓的出土,卻展現出一個完全不一樣的秦王朝。

1975年,在農業學大寨運動中,湖北雲夢縣在挖掘排水溝時,意外挖出了一座長方形豎穴土坑古墓,墓里只有一棺一槨,墓主屍骸已朽,殘存部分腦髓,陪葬品有少量漆器。除此之外,墓主頭、足部、腹部全放置著竹簡,共計1100餘枚。

看起來這似乎不是什麼貴族墓葬。但專家解讀竹簡後驚訝的發現,那堆看起來並不起眼的竹簡堪稱絕世瑰寶。原來,墓主名叫喜,出生於秦昭王四十五年(公元前262),17歲服徭役,19歲任史官,20歲在湖北雲夢當御史,28歲當典獄官,29歲從軍參加了秦統一戰爭,直到秦始皇三十年(公元前217)去世。

可以說,喜是秦從諸侯國到皇朝時代的親歷者,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將秦朝的法律制度完整的記載了下來,並懷抱著這些法律瑰寶長眠於此,讓後世得以一窺迷霧中的秦朝。

從這些法律竹簡中,我們看到的是這樣一個朝代:遇兇案要進行系統的法醫勘驗(《封診式》),審問犯人時不能嚴刑拷打,否則口供無效;罪犯在農忙時要放回家耕種;每年二月到七月要休漁休伐,給大自然繁衍的時間(《田律》)。

對於徭役這件事,喜也記載道:服徭役的人如果失期3到5日的要受責罵,6到10天的上交一個盾牌,10天以上的上交一套甲。如果是因為遇到雨水失期,則不處罰。

而且參加徭役的人還能領到糧食和衣物,一個人一生中累計服役期是四年半,這與現如今很多推行全民皆兵的國家兵役期2-4年相比,似乎並不算嚴苛。

顯然,漁陽戍卒失期皆斬,並不是秦律的規定,很可能是煽動起義的一種謠言。而關於秦朝殘暴、落後,則完全是潑給秦朝的髒水。

參與發掘古墓的考古專家們,也深感後世對秦朝的誤讀,在1976年的《發掘簡報》中寫下了下面這樣一段話:

這座墓的發掘,有助於我們對秦始皇時期的秦文化真面貌的了解。事實很清楚,秦文化根本不是大倒退,而是大前進,尤其是精美的漆器,證明秦文化是很發達的。這些情況,對於二千多年來歷代儒家和蘇修帝國主義,將秦文化說得一無是處的反動謬論,也是一個有力的批駁。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