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亞裔回憶種族QI視經歷:被罵滾回中國,華人警察朋友漠不關心

2018年11月08日     269     檢舉

據《亞洲青年文化雜誌》11月5日報道,在種族主義橫行的美國社會,亞裔總要面對種種不公。青年孩童長大後要面臨很大的挑戰,而他們的父母也曾不斷苦苦掙扎。我們採訪了目前居住在美國、英國和加拿大的亞洲移民的孩子,他們談論了家人曾遭受的種種歧視。

喬安娜,29歲

「1983年我媽媽剛到拉斯維加斯時,在一家熟食店當服務員,很多白人男性顧客一直騷擾她。他們甚至會揪她的馬尾辮,把她按在牆上,或者提出讓她有償陪睡。因為我媽媽是一個不會說英語的亞洲女人,所以他們把她當作肆意蹂躪的玩偶。」

勞倫,14歲

「我媽媽身體上有很大一條傷疤。她大約是在25年前搬到美國。她找到了一個白人男友,她認為他們能夠攜手白頭,然而那個男人卻因為她是黃種人而虐待她。在我還小的時候,她會和我一起洗澡,她身上的傷疤讓我觸目驚心。」

簡,21歲

「剛開始在美國初來乍到時,我還在上小學。我爸媽經常聽到很多來自鄰居的有關種族主義的帶有攻擊性的流言蜚語。我媽媽說,當她外出散步時,鄰居們喜歡問她在給誰做保姆。當他們知道我們要搬家時,他們會說這是因為我們付不起房租。只要一抓到機會,他們就會貶低我們的家庭。搬家公司還看準我父母的英語很差,於是把價格定得很離譜。搬家工人把我們幾乎一半的財產都弄丟後,還對我父母說,因為我們是亞洲人,所以負擔得起。」

桑娜,21歲

「當我爸爸第一次來加拿大時,一個老年人在車裡咒罵他,他叫我爸爸滾回中國。然而,最讓我父親難過的是,他的一位朋友是一名華裔警察,而他對此視若無睹。

凱拉,14歲

「我爸爸是在牙買加出生的中國人,他和他的母親住在一起。當他來到加拿大時,他正處於青少年時期,只會說粵語和普通話。他皮膚很黑,常被同學戲稱為黑鬼。當他們知道我爺爺是中國人時,又開始誹謗他是不堪的亞洲人。他一直都被排斥,當他和亞洲朋友在一起時他們歧視他太黑,和黑人朋友在一起時,又被嫌棄是個亞洲人。」

納西索,16歲

「有一天,我父母給我講了一個關於我小時候(大約4歲)的故事:我們剛從菲律賓搬回美國時,打算去宜家家居購物。為了方便我媽媽購物,她打算把我放在專門的小孩託管區域。我們排在第二位,但白人服務員卻讓我們靠邊站,之後告訴另一個白人家庭可以先進去。我媽媽質問他們為什麼排在我們後面的人可以進去而我們不能,服務員表示裡面已經滿了。當經理來時,我媽媽被隱晦告知,我們被放在一邊「等待」的原因是因為我們的膚色更深。儘管我知道許多家庭都會受到歧視,但我不敢相信我的家人也會面臨種族歧視——我從來沒有想到我們會成為受害者。」

薩米,23歲

「當我母親剛到英國時,她向警察問路。警察讓我媽媽走開,並把他的中指舉了起來。她回家後,還問我爸爸,中指是什麼意思。」

阿妮卡,15歲

「我媽媽來自菲律賓。她以前在伯克利的一家便利店工作,當時有人試圖偷筆被她及時制止,小偷當場罵她是亞洲婊子。我7歲的時候,我爸媽帶我去教堂禮拜。教堂的女士在我父母面前大聲地說,只有白人才能接受教會。還有一次,我父母被一家餐廳拒之門外,因為他們的膚色和那家餐廳的所有員工都不一樣。」

安農,16歲

「我的父母和祖父母都是從巴基斯坦搬到英國的。在我7歲時,我父親向我描述,他和爺爺從寺廟回家時,碰巧遇到了一個男人。他開始對他們大喊大叫,辱罵他們,還用刀刺傷了我爺爺。這一切只是因為他們在街上走。」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