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Harvard大學驚爆核彈級學術醜聞,中國哭笑不得?

2018年10月19日     17816     檢舉

這兩天,美國媒體紛紛報道了一則哈佛大學曝出的重大學術醜聞。

這則醜聞不僅立刻震驚了全世界,甚至還可能徹底毀掉一個與人們的生命健康息息相關的產業!

「世界頂級學術大牛」

根據多家美國媒體的報道,製造這起世界級的學術醜聞,是哈佛大學醫學院一位在全球學術界極富盛名的 「終身教授」。

他叫皮耶羅·安韋薩(Piero Anversa),是一位畢業於義大利的心臟病專家。早在上世紀80-90年代時,安韋薩已經因為在心肌細胞方面的研究而小有名氣。但在進入新千年以來,他因為在所謂的「心臟幹細胞」領域取得了令世人震驚的「重要發現」而徹底「飛黃騰達」,一躍成為了全球心臟病研究領域的旗幟性的人物。

啥「重要發現」呢?原來,安韋薩的團隊在2001-2003年間時先後宣稱,他們在小白鼠以及人體實驗中都發現,在把脊髓中具有自我修復功能的幹細胞在被移植到心臟後,這種骨髓幹細胞會「神奇」地轉化為心臟幹細胞,進而自動修復在心臟梗死中壞死的心臟肌肉組織。

後來,安韋薩還宣稱在心臟里也發現了幹細胞的存在,並進一步「顛覆」了學術界此前對於心臟里沒有幹細胞的認知。

用「人話」說就是,這是一項對於心臟病患者乃至全人類「福音式」的發現,因為以前人們認為心臟里是沒有幹細胞的,所以一旦心肌壞死,醫生們除了儘量控制壞死的範圍別無他法。

因此,安韋薩的發現不僅立刻震驚了全世界,被《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等全球著名的頂級學術期刊刊發,還令他獲得了諸如「美國心臟協會傑出科學家」這種學界最頂尖的殊榮,來自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大筆研究經費,以及哈佛大學醫學院的聘書,從此成為了美國乃至世界心臟病領域最著名的「大牛」和「絕對權威」。

更重要的是,他的發現還直接開創了一個全新的心臟病研究和醫療產業,即「幹細胞療法」。在過去這些年裡,無數學者都在他的研究基礎上不斷拓展著新的「學術發現」,一些醫療機構更在投資人的支持下迅速開展起了心臟病「幹細胞療法」的臨床測試,迫不及待地想要把這個新發現「變現」。

「31篇論文被撤回」

然而,安韋薩的這項被媒體稱為「人類福音」的重大發現,卻也引起了其他心臟病領域專家的質疑。因為他們發現自己根本無法「複製」安韋薩所得出的實驗結果,也無法重現安韋薩所宣稱的重大發現。

但安韋薩卻表示這都是因為這些專家太蠢,才無法複製他的實驗結果。他甚至還一度侮辱這些質疑他的專家是「白痴」(Moron)。

於是,出於對安韋薩的信任,尤其是考慮到他是這方面的「權威」,這些對他的發現存在質疑的專家們並沒有立刻就咬定他學術造假,而是進一步展開了嚴謹的檢查,但這一過程卻非常耗費時間。

與此同時,正如耿直哥前面所說,也有一批急著想「出人頭地」的醫學學者毫無保留地接受了安韋薩的發現,並在他的學術基礎上拓展出了不少很「前衛」的「學術發現」和「理論」。

結果,就在這樣的學術「拉鋸」中,安韋薩就這樣安安穩穩地在美國乃至世界心臟醫學領域的金字塔尖端坐了10多年——直到2014年,隨著醫學研究的發展和進步,有專家終於通過嚴謹的實驗發現:安韋薩所宣稱的骨髓幹細胞可以轉化為心臟幹細胞的說法根本不存在!

緊接著,安韋薩的團隊內部也開始有人「反水」,他的研究員中有人就爆料說安韋薩發布的學術論文存在篡改實驗數據的情況,更有研究員撰寫長文披露說,別人做研究是通過實驗結果驗證自己的假說是否合理,如果不合理就推翻重來;可安韋薩做研究卻是反過來,他的假說只能是對的,然後他會通過高壓式的恐怖管理和嚴密的信息控制,迫使研究人員一遍遍地給他「生產」他想要的實驗數據。

(圖為兩篇在2014年時揭露安韋薩團隊秘密的文章)

這一連串的曝光,終於也令僱傭他的學術機構也對他的誠信產生了懷疑。從2015年起,哈佛大學醫學院先是關閉了安韋薩的實驗室並對他啟動了調查,之後更是被迫賠償給安韋薩提供了大量科研經費的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一筆高達1000萬美元的巨款,以避免吃官司。

而在兩年後的今天,哈佛大學的後續調查更得出了令人震驚的結論:總共31篇出自安韋薩團隊之手的論文存在數據造假的問題,將被撤回。

為啥驚人呢?因為用美國媒體的話說,31篇論文這個數量,基本上相當於他實驗室過去這些年全部的研究成果——也就是說,安韋薩所開創的這個心臟幹細胞治療領域的一切研究,目前都已經存在嚴重的疑問了!

(截圖來自《紐約時報》的報道)

然而,面對如此惡劣的學術造假問題,這安韋薩卻展現出了令人震驚的「不要臉」的精神,居然把一切責任都推給了自己的下屬,稱所有數據造假行為都是一位名叫Jan Kajstura的資深研究員搞的,他自己並不知情——甚至他還一度起訴了哈佛大學方面,稱哈佛對他的調查是不負責任的,已經侵害了他的聲望並構成了「誹謗」……

更神的是,這位已經被哈佛大學掃地出門的安韋薩目前不僅仍然拒絕承認他的研究是造假的,而且他似乎還在其他西方國家的高校繼續任教。

同時,一些不願意承認整個心臟幹細胞醫療領域可能都構建在學術欺詐基礎上,也不願意接受自己的資金全都投入了一場騙局的部分美國乃至世界其他國家的醫療機構,仍然在繼續推進著所謂的「幹細胞療法」的臨床試驗……

看來,這場震驚全球的重大學術醜聞,還會在苦澀和幻滅中持續發酵很長一段時間……

可中國咋成了最大輸家….???

最後,大家一定會問了:這麼一起發生在美國和西方世界的重大學術醜聞,為啥你耿直哥卻要在標題中說「中國成了最大輸家」呢?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