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要蓄意挑撥中國,你們必須明白我

2018年10月05日     17176     檢舉

我一直希望能夠有一篇批評中國的演講,但我不知道該批評什麼。我之前只會重複批評人民幣匯率問題、對中國的貿易赤字問題,因為我知道的不多。很多對中國的指控,我當了總統才聽說過,比如竊取智慧財產權、強制性技術轉讓、商業竊聽和軍事竊密等。今天,副總統Mike在保守智庫HudsonInstitute為我發表演講,全面列舉了中國的各種問題。休假之際,我沒有仔細看演講稿,但是,我感覺批評得很全面,展示了我們的強硬,很多指控我也是第一次聽說。我知道中國很厲害,但其中很多真是我第一次聽說。我現在看到新聞頭條都是它,那就說明這是一次成功的演講。上周主持聯合國安理會會議,我讓中國在全世介面前蒙羞。效果很好。這周這一演講,我要繼續打中國牌。

我一旦批評中國,一旦我不喜歡中國,幕僚們都會精心為我製作各種針對中國的壞消息。這是向我效忠的表現。

副總統Mike一直對我很忠誠,至少從表面上是如此。國務卿Mike說,中國的宗教和民族政策有也可以納入,包括對新疆穆斯林的打壓政策。包括在南海,被中國拒絕對話的軍方,勸我派軍艦集中多去幾趟。其實,我不知道這樣做的意義,但只要能刺激北京就行。國安顧問Bolton說,我們應該像批評當年的蘇聯那樣,批評中共。這樣的施壓策略最奏效。既然中國的宣傳機器把我們放在了世界的對立面,那麼我們就把中國放在世界的對立面。當然,自蘇聯解體的那一天起,我們和中國的冷戰就已經開始了。

所以,幕僚團隊想盡一切辦法,搜集一切可用證據,從左右兩派媒體、智庫,尤其是研究共產黨的智庫,尋找一些證據。Hudsoninstitute給了我們很多建議,比如台灣和民主層面批評北京,以及共產黨設置什麼公民信譽積分,懲罰對政府不忠的人,雖然我們也存在這種針對非法移民的積分制。我的外部智囊機構HeritageFoundation建議我關注中國的宣傳機器和全球媒體網絡,以及中國帶給其他國家的債務陷阱。它們的建議都包含在了這份包羅萬象的演講稿當中。

我個人之前的意見是,這次演講,把我執政以來對中國的批評,把無能歐巴馬時期,中國做的那些聽上去很牛逼的事情,也挖出來,包裝為威脅。谷歌在歐巴馬剛當總統時退出中國,現在到我上台後又想重歸中國。我絕對不能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我黨中期選舉壓力很大,我的連任競選壓力更大。很多國內勢力都想扳倒我,不希望順利執政,尤其內鬼作祟,以及很多針對我的各種調查。我必須轉移國內爭議和壓力。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我們必須找到一個顯眼的敵人或外部假想敵。Bolton說,這是國際關係中常見的事情。誰都可以這樣做。俄羅斯可以,中國也可以。每次我開內閣會議,或者每次和國會那群人見面,很少聽到有人為中國說好話,反而是各種讓我警惕中國的聲音,讓我多多關心台灣、新疆、西藏、民主、人權、宗教等議題。這些議題我都不懂,因為感覺和美國再次偉大距離太遙遠。此前為了在朝鮮問題上得到中國的幫助,我拒絕了國會那群人的這些要求。但我現在批評中國,國會非常贊同。批評中國有助於我和國會搞好關係。何樂而不為呢?

所以,凡是中國不喜歡聽的,凡是我們不喜歡看到的中國行為,我們都可以列舉出來。上過新聞頭條而被我忽略的,都可以曬出來,讓全世界看看。我這樣做就是為了嚇唬、挑釁和刺激中國。刺激中國繼續反制我們,批評我們。北京批評、反制我們越多,它們干涉我們選舉的證據不就自然而然第出現而且越來越多嗎。這也是我為何拒絕提供任何證據的原因。

實話說,只要我是總統,中國就不可能成功干涉我們的選舉,因為我現在是總統,我不是失敗的歐巴馬。只要我當總統,中國等一些國家就不可能成功干涉我們的選舉。但別誤解我,我是說中國有干涉的意圖,這個意圖只有我知道,我要說給支持者聽,曝光中國的這種意圖。至於證據,我沒有。因為意圖無法被證明。這種意圖也不會得逞。

2016年大選前,我的各種指控,無論真假,都奏效了。我意外贏得大選,和那些五花八門的指控是分不開的。2018年中期選舉前,我黨選情堪憂,民主黨那群人抓住各種問題不放,企圖贏得中選後查我的納稅情況、甚至可能啟動彈劾。當然,我們也存在這種反對黨重奪國會權力的政治周期。但我要創造歷史,扭轉這種歷史周期,就必須把不能扭轉這種周期的帽子扣給別人。這個別人只能是中國。誰讓中國是最大的國家。誰讓中國和我們存在最大貿易爭端,且又遲遲不答應我們提出的條件。所以,為了表達我的失望,表達我的不滿,我必須罵一罵中國,講給我的支持者聽,北京必須理解這一點。

相關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