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華裔法官發飆:特朗普中止移民計劃碰壁

2018年10月05日     7369     檢舉

【僑報訊】星期三晚些時候,一名華裔聯邦法官裁定特朗普政府暫時停止終止一項特殊聯邦移民計劃。該計劃已使數十萬移民在美國合法居住和工作數十年。

據今日美國報道,加州華裔聯邦法官鄭一芳(Edward Chen)下令禁止了大約24萬名來自薩爾瓦多、海地、尼加拉瓜和蘇丹的移民被驅逐出境。這些移民面臨著從11月開始的一系列最後期限,他們要麼離開這個國家,要麼冒著成為非法移民的風險。這些移民通過臨時保護身份計劃(TPS)獲准進入美國。這個人道主義項目成立於1990年,目的是幫助那些遭受戰爭或重大自然災害的國家的移民。

這一裁決是對美國總統特朗普全面修訂美國移民法的努力的最新打擊。此前,法院曾下令限制特朗普針對多數穆斯林國家的旅行禁令,他試圖結束推遲實施的兒童入境計劃,以及他將移民家庭沿西南邊境分開的政策。

華裔聯邦法官鄭一芳(Edward Chen)下令禁止了大約24萬名來自薩爾瓦多、海地、尼加拉瓜和蘇丹的移民被驅逐出境。(圖片來源:美國地區法庭官方網站)

負責TPS管理的國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辯稱,該項目被錯誤地延長了數年,這四個國家的情況現在適合成千上萬的居民返回家園。

但北加州聯邦法官不同意政府的意見,至少目前站在原告一邊。該法官定於10月26日舉行聽證會。

由前總統歐巴馬任命的華裔聯邦法官鄭一芳(Edward Chen)做出這一決定,如果聯邦政府終止TPS的決定暫時停止,不會對政府造成直接傷害。但他寫道,如果TPS持有者被迫離開這個國家,將對他們以及他們生活的社區造成持久的、長期的傷害。

鄭一芳說,17個州提交的一份簡報估計,如果TPS接收人被遣送回國,他們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將損失1320億美元,社保和醫療保險(Medicare)將損失52億美元,僱主離職成本將損失7.33億美元。

至於TPS的持有者本身,鄭一芳關注的是他們在美國生活以來出生的成千上萬孩子。

42歲的埃德溫•穆里洛(Edwin Murillo)和40歲的妻子米莉•里瓦斯(Mily Rivas)來自薩爾瓦多,有兩個在美國出生的孩子,面臨著非常艱難的抉擇。他們還沒有決定要做什麼,但非常反對返回薩爾瓦多。他們說,薩爾瓦多仍然受到貧窮和暴力的困擾。

在德達拉斯市的家中,穆里洛通過電話與家人取得聯繫。他和妻子都有TPS,在美國生活了20年。穆里洛和他的妻子參加了一場為期12周的活動,為TPS持有者爭取支持。他們說,他們的目標不是進一步延長TPS,而是說服國會通過立法,允許TPS持有者永久合法化他們的身份。

華裔聯邦法官鄭一芳指出:

-特朗普在2015年6月宣布參選時發表評論,將墨西哥人定性為毒販、罪犯和強姦犯。

-他在2015年12月呼籲「完全禁止穆斯林進入美國」。

-2018年1月—《華盛頓郵報》的一篇報道稱,特朗普總統將薩爾瓦多、海地和非洲國家稱為「該死的國家」。

- 2018年2月,特朗普在保守派政治行動會議上的演講中「使用MS-13(美國一個中美洲移民成立的犯罪幫派)來貶低移民,表明他們是罪犯,並把他們比作蛇」。

該法官稱,「這些問題至少足夠嚴重,足以維持現狀」。

司法部表示,鄭一芳的決定「篡奪了行政部門的角色」,並誓言要在法庭上反對他的裁決。

去年3月,南加州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of Southern California)和其他移民維權人士對國土安全部提起了訴訟。

原告在今日美國的一份聲明中說,「儘管政府努力扭轉現有TPS法令,這一初步禁令保護其長期存在的意圖,避免了超過三十萬人被驅逐出境回到不適合容納他們國家,同樣重要的是,防止成千上萬已成為美國公民的孩子與他們的父母分離」。

他們說:「鄭一芳法官的決定重申了我們的司法系統的重要性,以及對政府負責的制衡措施。」

這項裁決並不影響尼泊爾和宏都拉斯這兩個國家終止TPS。但律師們肯定會向其他法院施壓,要求其跟進,並暫停這些判決。

相關閱讀